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自從上一輪的談判結束之後,中共官員出言都相對比較謹慎。3月5日,中共商務部長鍾山對媒體表示,中美貿易磋商「富有成效」,雙方取得了階段性重要進展,在一些領域有了突破。不過他表示還有許多事情要做,要相向而行,共同努力。

中共保監會主席郭樹清3月5日也表示,在開放金融業方面,中美「絕對能達成協議」。他說儘管目前雙方還有分歧,但問題不大。

近期會有重大宣佈

相比較中共官員的謹慎,特朗普政府官員對談判進展都比較樂觀。3月4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對愛荷華州媒體表示,談判已經取得了很大進展,「在未來幾天和幾周內會有重大宣佈」。

從中美雙方官員的說法來看,雙方都看好貿易談判能夠「達成協議」。法廣引述消息說,雙方3月底達成貿易協議的機會很大,北京準備做「重大讓步」。不過有分析認為,雙方簽署協議只是剛剛走完貿易戰的第一步,要想真正終結貿易戰,北京必須做徹底的結構性改革。

蓬佩奧告訴媒體,他希望未來幾周中美能夠達成協議,使貿易更加公平互惠。他說美國正在努力糾正和解決,希望所有關稅、所有壁壘都將取消。

蓬佩奧的評論呼應了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哈塞特(Kevin Hassett)的說法。哈塞特對霍士新聞表示,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與中方的談判取得了很大進展,雙方有可能達成協議。

習近平赴美達協議

聽取過談判雙方簡報的幾名知情人也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經過2月份在華盛頓的談判後,潛在的貿易協議開始成形了。雙方雖然還存在著障礙,但談判已經取得進展。

消息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期訪問意大利和法國之後,將飛赴佛州的海湖莊園,與特朗普在3月27日會面,雙方將達成一項正式協議。

眾所周知,兩人見面,意味著北京作出了令華盛頓滿意的承諾,或者說華盛頓對北京的讓步感到滿意。

特朗普在2月5日的國情咨文演講中曾表示,中美之間達成的貿易協議,「必須包括真正的、結構性的改變,以結束不公平的貿易做法,減少我們長期的貿易逆差,並保護美國的就業。」

美國對華政策研究報告《路線修正》(Course Correction)一書經濟部份主要撰寫人葛藝豪(Arthur R. Kroeber)在紐約亞洲協會的討論會上表示,美國需要迫使中國(中共)改變與美國做生意的模式,以使北京更符合由美國及其盟國創立的傳統遊戲規則,重點是要北京做出長遠的經濟結構性改革。

知識產權保護有成果

甚麼是「結構性改革」?簡單說就是要求北京對知識產權、門戶開放、非關稅壁壘等方面,改變現有的政策、法規和行為。

大家知道,中美貿易談判包括4個方面:採購清單、市場准入、結構性改革和執行機制。

前兩個方面對中方來說都沒甚麼問題,做起來也最容易。據知情人介紹,作為協議的部份內容,中方將承諾努力提供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包括加快實施一些舉措,例如取消汽車合資企業的外商持股限制,以及把目前的15%的汽車關稅再次下調等。

中方還將加大增購美國商品,其中一項誘人方案是向美國能源公司Cheniere購買180億美元天然氣。

不過這兩個方面並不是解決雙方根本問題的主要方面。曾代表美國政府參加TPP談判的前副貿易代表卡特勒(Wendy Cutler)指出,最主要、最關鍵的就是後兩個方面,結構性改革和執行機制這兩個領域,這是「最難以取得進展的」。而在結構性改革當中,最顯著的成果就是對知識產權的保護。

上周在國會作證時,萊特希澤曾告訴國會議員,在他的100多頁工作文件中,其中涉及知識產權包括的條款部份將近30頁。此外他還在努力建立一個可以解決美國企業投訴的機制,如果兩國官員的雙邊會議不能解決糾紛,美國可能會加徵關稅。

執行機制 北京或重大讓步

參與談判的其他人士表示,美國正在敦促中共政府同意,一旦美國實施制裁,中共政府不能進行報復——至少在某些情況下。「這對於中國(中共)談判代表來說將是一個巨大讓步」。

美方官員表示,中方談判代表曾對他們表示,希望確保這次的協議不會成為像19世紀西方列強強加給中國那樣的不平等條約。就是說,中方談判人員擔心,向美國做出重大讓步,有點像19世紀列強入侵中國的感覺。

通過中共官員的這種擔心,以及美國官員透露的這些情況來看,北京方面可能作出了「重大讓步」。也就是說,北京有可能會改變一些現有的政策、法規和行為。

卡特勒估計,現在舉行的中共兩會或其它重要會議上,北京可能會提出一些改革措施,以顯示這麼做並不是因為美方的壓力。

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貿易戰引發了國內的諸多問題,北京希望儘快達成協議。但這也僅僅是走完了貿易戰的第一步,沒有關稅壓力,北京可以有更多的空間解決經濟問題。

藍述指出,如果想真正徹底的終結貿易戰,北京還需要做得更多,徹底改變經濟結構問題。如果只是為了解決一時之需而暫時妥協,用不了多久,貿易戰還可能重燃戰火。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