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共成立至建立政權期間,甚至在建政之後,除了公開的中共黨員外,還有一些中共「秘密黨員」、「特別黨員」,為中共效力。「特別黨員」也是秘密黨員,但其與之的區別是「具有較高社會地位且擔負特別的工作任務」。

按照中共的定義,「特別黨員」主要是當時社會的「中上層社會出身」或「其社會地位與中上層有聯繫」,其入黨介紹人往往由中共的中高級領導人擔任,常常需要黨中央批准。

自然對他們的管理也由「高級黨委直接管理」,他們不編入支部,不公開其中共黨員的身份,由高層單線聯繫,以便於其在「特別地區」、「特別領域」,如國統區和國民黨部隊中開展秘密活動。

從業已披露的若干中共「特別黨員」的經歷看,他們與那些為中共效命、甚至立下汗馬功勞的「秘密黨員」和黨員一樣,在沒有被利用的價值後,都被中共拋棄。

即便他們為中共奉獻出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家人也難逃被中共迫害的命運。一句話,他們就是自取其辱。本篇就說說知名的幾個人。

宋慶齡背叛孫中山 最終被中共冷落

曾被國民黨人稱為「國母」的孫中山夫人宋慶齡,在臨終時留下的遺言之一就是「請不要把我和國父放在一起,我不夠格的」。

為甚麼不夠格?一個原因應該是背叛了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加入了共產黨;另一個應與其未能守節有關。有傳聞稱宋慶齡與其有婦之夫的兒子輩警衛秘書隋學芳產生了感情,並與其同居,其後秘密結婚。

早年的宋慶齡陪伴孫中山為了中國的民主事業四處奔波,不僅成為了孫中山的得力助手,也贏得了國民黨人的尊重。

由於對共產黨認識不清,為了得到蘇聯援助的孫中山,採取了「聯俄容共」政策,即同意中共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後,違背孫中山的指令,攫取了國民黨各方面的權力。國民黨逐漸分裂,最終「清共」。

而同樣沒有認清共產黨真面目的宋慶齡,在孫中山離世後,選擇了站在共產黨一邊,並極有可能在1927年前往蘇聯、歐洲時秘密加入了共產黨,成為「特別黨員」,其後在回國後利用自己的聲望和地位為共產黨效力。

關於宋慶齡加入共產黨的事實,可以從中共領導人廖承志的回憶中一窺端倪。據廖承志回憶,1933年5月間,宋慶齡突然神秘的來到其家中與他秘密接頭,並明確告訴他:「我是代表最高方面來的。」這個最高方面就是共產國際。

當時宋慶齡問了廖承志兩個問題:「第一、上海的秘密工作還能否堅持下去?第二、你所知道的叛徒名單。」在得到答覆後,宋慶齡迅速離去。

廖承志寫道:「儘管過了將近50年,但那短暫的不及半小時的每一分鐘,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廖承志《我的回憶》)不難判斷,這個時候代表「最高方面」來秘密接頭的宋慶齡,已經加入共產黨了。

此外,蘇聯解體後公開的一份共產國際檔案資料亦可以看到宋慶齡不僅早有入黨要求,而且早在上世紀30年代初,就已經加入過共產黨了。這份文獻,是共產國際聯絡局派往遠東的一位代表,在1934年5月與共產國際聯絡局負責人談話的備忘錄。

談話的最後部份,特別提到了共產國際遠東局與宋慶齡的關係。報告人稱:「關於孫宋慶齡(孫夫人)的問題。她是個好同志,可以留在黨內。但是,把她吸收入黨是個很大的錯誤。是代表(指共產國際此前派駐中國的政治代表)提出接受她入黨的。她願意獻出一切。她對秘密工作有著很深刻的理解。她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出色的召開了反帝大會。一旦成為黨員,她就會失去其特有的價值了。」

顯然,宋慶齡不僅加入了共產黨,而且為共產國際從事秘密工作。如其曾執行來自共產國際的營救在共產國際上海的間諜牛蘭夫婦的命令,而且是不遺餘力。但其努力卻遭到了蔣介石的明確拒絕。

宋慶齡不僅為共產國際效力,也是中共的馬前卒。她幫助中共營救了若干中共要員,同時還向其秘密傳遞國民黨的情報。

當年負責其與中共聯絡的中共黨人李雲(祝秀貞)回憶,中共上海地下黨由於電台被破獲,無法和陝北的毛及中央紅軍取得聯繫。宋慶齡就幫助找來了張學良簽發的特別通行證,並提供路費,由中共派董健吾前往陝北,接通了上海地下黨和陝北紅軍的聯繫。

另據中共媒體披露,曾從事中共情報工作、後負責替中共與日軍秘密聯絡的大特務潘漢年就曾在1936年將毛澤東的親筆信帶給宋慶齡,宋慶齡由此積極配合潘漢年與國民黨的談判。

潘漢年在1937年對宋慶齡有過這樣的評價:「孫夫人堅定不移地與我黨合作,她用她特殊身份、特殊地位,起了特殊的作用,任何人也替代不了。」

對於宋慶齡的通共行為,蔣介石與宋家人都是一清二楚的,但重視親情的他們對此採取了縱容的態度。蔣介石後來在日記中直呼宋慶齡的名字,而非「孫夫人」或「二姐」,透露出的就是對其的厭惡。

中共建政後,宋慶齡這個「特別黨員」當選為國家副主席,身上光環無數。但隨著中共政權的鞏固,宋慶齡的花瓶作用開始降低,其就公私合營、反右、文革等運動寫信給毛表達不同的意見,都遭到了毛的不客氣的批示。

毛還在1959年人大會議上,在「宋慶齡出任國家副主席」一事上投了反對票,毛甚至還說:「她不願意看到今天的變化,可以到海峽對岸,可以去香港、去外國,我不挽留」。

更讓宋慶齡痛心的是,其父母在上海的墳墓在文革爆發後被挖、被掘,造反派還衝進宋慶齡的居所,要剪掉她的頭髮;孫中山在南京的銅像也被移走。

此時的她或許才認清共產黨的真面目吧?可惜實在是太晚了。

周佛海兒子坐了18年監獄

周佛海曾是中共「一大」代表,在認清了中共後,他於1924年脫離共產黨,加入蔣介石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並擔任中央宣傳部部長,撰寫了大量反共文章,也因此被中共視為「不可饒恕的叛徒」。

1938年,他加入汪精衛的日偽政府。抗戰勝利後,被國民黨南京高院判處死刑,後改為無期徒刑。1948年因心臟病猝死。

自小被罵為「小漢奸」的周佛海的兒子周幼海,年輕時在讀了美國記者斯諾寫的美化中共的《西行漫記》等書刊後,開始對中共抱有好感,並於1946年秘密加入中共,成為中共「特別黨員」,並改名為周之友。

其後,背景深厚的他接受中共特務頭子之一揚帆的指令,在上海從事策反工作,而他的公開身份是在中央商場二樓交易所做投機生意的商人。

周之友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結交了大批國民黨上層人物,並多次暗中策反,還不時把重要情報報告給中共。他曾參與策反上海警察局的重要頭目和浙東稅警大隊長,為中共順利進入上海立下重要功勞。

中共建政後,周之友1955年因潘(漢年)揚(帆)冤案牽連被捕,被關押於北京秦城監獄10年。出獄後,以「反革命罪」又被判處管制3年。1967年受劉少奇冤案株連,再度被投入秦城監獄,一關就是8年。

1983年周之友獲「平反」,出獄兩年後離世。其人生中最美好的18年都在中共的監獄中度過。這焉知不是助共的報應?

張學良被中共耍終生不回大陸

因參與策動1936年西安軍事叛變,在關鍵時刻拯救了中共的國民黨高級將領張學良,曾在口述歷史中,承認自己「就是共產黨」,但對於他如何申請參加中共的,以及他被批准為「中共特別黨員」的事情,都絕口不提,而且他還絕口不提自己與中共的關係以及西北國防政府之事。

近年來披露的史料顯示,當時,中共、張學良的東北軍、楊虎城的西北軍這三方已商議要組建一個西北國防政府,目的是聯合蘇聯,推倒南京國民政府,然後抗日。很明顯,這個所謂的新政府就是「叛亂」、「叛國」。

張學良在口述中還透露,西安軍事叛變中楊虎城是主角,但名義上自己是主角,因為楊的妻子和部下大多是中共黨員。

另據中共黨建雜誌披露,中共中央統戰部原部長閻明復曾就張學良是不是中共黨員的問題問過呂正操,呂明確答覆說:「張漢公是中共黨員。」

作為「中共特別黨員」的張學良在關鍵時刻拯救了中共,自然讓中共感激不盡,這也是為何中共高調宣傳西安軍事叛變,將張、楊視為「民族英雄」。

然而,中共建政後無論怎樣邀請張學良回大陸,都遭到了婉拒。從張學良其後稱自己是「罪人中的罪人」來看,他應該已經意識到了自己上了中共的大當,害慘了蔣介石,因此絕不願再回大陸為中共塗脂抹粉。這是張一生中最為明智的決定。(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