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教育部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大陸幼兒園入園人數同比減少74萬人,反映了年輕人在沉重經濟壓力下不願多生小孩。此外,高中招生人數也連續第8年下降,而且中職畢業生連續5年遞減。

中共教育部發展規劃司司長劉昌亞在2月26日新聞發佈會上稱,幼兒園和高中入學人口減少與人口結構變化有關,目前大陸總體上處於入學人口下降期。

數據顯示,每年中職畢業生人數已跌入400萬量級,作為重要的勞動力蓄水池,中職生「奇貨可居」的日子或將不遠。

《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2017年,首批「單獨二孩」兒童到入園年齡,大陸入園人數增加15.87萬人。但2018年,入園兒童1863.91萬人,同比減少74.04萬人,下降3.82%。

儘管中共迫於減緩人口老齡化等的壓力,結束了一胎化政策,但「能生」並不代表「敢生」,年輕人在沉重經濟壓力下不願多生小孩,整體生育率偏低。

生育意願降低的原因之一是結婚成本越來越高。首先的阻礙就是房價。現在城市的房價,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哪裏買得起呢?結婚的人少了,自然新生人口也就降下來了。

其次是撫養成本越來越高。其實,很多人都是想要孩子的,想要多個孩子的家庭也不在少數。但孩子從出生到長大成人,要多少成本應該很多人都算過,沒有幾十萬是根本不夠的。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生育率的下降與預期壽命的增長是同時發生的,這個組合意味著整體人口的老齡化,反過來也意味著勞動年齡人口的經濟負擔日益加重。

2018年大陸高中招生人數連續8年呈下降趨勢,從2011年的1664.65萬人下降至2018年的1352.12萬人。

「高中招生人數變化既與人口波動有一定關係,也與升學率有一定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勞動力重要蓄水池的中職教育,大陸中職畢業生人數連續5年下降,至於2018年中職畢業生人數,這一年中職在校生人數下降,只有1551.84萬人。

中國的教育體系競爭異常激烈,但卻培養不出最具創造力和生產力的勞動者。教育的費用還非常高,這會妨礙父母生孩子。高昂的房價也有同樣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