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在推特上宣佈,他將推遲對華加徵關稅的期限,並將在海湖莊園與習近平舉行峰會「達成協議」。有分析認為特朗普做出延期的決定與特金會以及中共兩會有關。

2月24日下午,特朗普發推文說,談判有「實質進展」,他決定推遲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如果有更好的進展」,他計劃在佛州海湖莊園舉行習特會,「達成最終協議」。

2月25日上午,在前往越南前,特朗普與全美州長共進早餐時說:美中貿易協定會是「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協定。「如果一切順利,將在下周或兩周內發佈非常重大的消息。」至於是甚麼消息,他沒有說。

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在2月25日出席美國商會致辭時表示,美方與中方正在處理很多議題,是以特朗普總統同意稍為延後加徵關稅的期限,看雙方元首能否在海湖莊園達成可以執行的協議。

羅斯表示,一旦雙方無法達成協議,美國就會按原定計劃,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提高至25%,亦會維持目前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關稅。

關稅期限展延 特金會是籌碼?

對於特朗普最終推遲3月1日的最後期限,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他對此並不吃驚,「因為特朗普在第七輪會談時就說,如果有重大突破,就會考慮延期。現在特朗普講已經有重大突破,特朗普說下個星期會透露細節,到底中共做了甚麼讓步?」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之前他說即使延展也不會超過一個月,我估計最多30天,3月1號的大限,延遲到4月1號,但換來這30天一定是中共已經提出重大妥協,在執法問題上有重大的讓步。」

經濟學博士李松筠認為,作為習近平的特使,劉鶴可能轉達了其不干預特金會的承諾。「另外可能因為內部的壓力,他希望特朗普可以延期到兩會之後。」

她對大紀元記者說:「這是特朗普的策略,他知道習近平和劉鶴在中國國內受到來自體制內大佬的壓力,如果逼得太緊,萬一魚死網破⋯⋯特朗普也不希望換另一個人來談判。」

特朗普在出發去越南前發了一個推文,指習近平支持「特金會」。推文表示,中方根本不想要「隔壁鄰居」擁有大規模核武器,還讚揚中俄對制裁北韓的幫助。

據北韓官媒朝中社2月25日報道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話,說金正恩24日下午五點從平壤出發後,晚上9點半經過中國丹東。25日下午一點,專列到了天津站。

天津站當地警方在25日上午就開始限制進入附近建築物,但北京站並沒有相關動向,有分析認為,金正恩的專列進入天津站,卻沒有到北京,可能是習近平不要見他。

謝田表示,金正恩指望中共和俄國的支持,現在中共的經濟因為貿易戰走下坡路,中共自身難保。

「之前特朗普意識到,中共老在北韓後面攪局,所以前一段時間他用貿易戰的方式對中共實施最大的壓力,結果中共撐不住了,北韓也撐不住了。」

他認為特朗普是用一個大棒加兩個紅蘿蔔制服了中共、北韓和越南。他說:「紅蘿蔔給中共,當作誘餌,大棒給北韓。(特金會)在越南,實際上還有另一個含義,他用經濟的壓力也在迫使另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越南就範。」

兩會上會有人挑戰習近平?

今年3月上旬將是一個關鍵的節點。一個是中美貿易談判能否最終簽署協議,要看3月底可能舉行的習特會。而中共對貿易戰協議結果及導致的經濟形式的判斷要看,3月5日,中共將要召開的兩會上,李克強在發表《政府工作報告》時會把2019年的經濟增長率目標設定為多少?

由於中國經濟下滑,再加上中美貿易談判,中方巨大的讓步,兩會期間是否會有人挑戰習近平?

謝田表示有可能,現在反對習近平的一派在利用經濟、貿易戰對他進行攻擊。「毛左的孔向東指劉鶴是李鴻章,在賣國求榮。你看得出來這些毛左抓緊一切機會在反撲。對於習近平來說,我們不知道他控制局勢到甚麼程度?如果壓得很緊的話可能就沒有聲音了,壓不住,那邊的聲音就會冒出來。很可能像群狼一樣群起而攻擊,他可能面臨很大的壓力,很嚴峻的危機。」

《華爾街日報》2月23日報道,中共副總理劉鶴受到內部抵制。報道說,劉鶴去年初以來尋求加快中國保險業對外開放,但受到中國人保等國有保險巨頭及保監會的強烈抵制。

北京當局目前已承諾三年內取消外資對中國保險公司所有權相關限制。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表示,人大在中共制度設計中的定位本身是橡皮圖章,政協地位就更低,其作用就是要把社會各界統戰到黨身邊為黨唱讚歌。

他認為,兩會只有一種情況下會出現變數,那就是高層出現權力鬥爭,有反習勢力藉機發難。「這種情況在張德江執掌人大的時候還有一點可能,可現在掌握人大的是習派大將栗戰書,掌握政協的汪洋也被習派的夏寶龍架空。」他認為出現挑戰習近平的可能幾乎為零。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至於習近平本人有沒有動機借兩會推動政改,我個人非常不看好。」

謝田說:「中共政權內外交困,各種矛盾聚集在一起。內部的壓力、外部特朗普的壓力,國際局勢的壓力,中國經濟的壓力,天時地利都在逼著習近平做出重大改變,要不共產黨就很難逃過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