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訂婚之後的臨時變故導致「門不當戶不對」,面對此一變故,仁義厚德的古人應對與思維,與當今速食愛情、感覺為上的態度,不可同日而語。

婚約,是人生的一個重大承諾。從神的一方面看,是主管眾生婚姻的月老神應允這一對男女可以結成夫妻;從人的這一方面看,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促成男女二人的婚姻。天命在先,人事在後,順理成章,水到渠成。

但有些人訂婚後發生戲劇性的變化,兩人的各方面差距拉大,產生「門不當戶不對」的狀態。這時,居於弱勢的一方先提出解除婚約,不讓對方吃虧和為難,此舉可稱得上是仁義之舉。當然,這也是厚德之人才能做出來的舉動。面對這一變故,古人的應對與思維,在當今速食愛情、感覺為上的年代,益顯珍貴。

劉庭式守誠信娶盲女

北宋時期有一位儒生,他的名字叫劉庭式,字德之。他是齊州人,齊州也就是今天山東一帶。他考取進士以後,被派往密州做通判官,當時的大文豪蘇東坡正是這裏的刺史。蘇東坡很賞識、敬重劉庭式的人品。

劉庭式沒有考取進士之前,曾與本鄉一位民家女子確定了婚姻關係,只是還沒有下聘金。

後來,劉庭式考上進士做了官,又得到名人的賞識,看來是前程遠大不可限量。可是那位女子,卻在這個時候生了場大病,結果導致兩眼全失明。女子的父母是種田人,家境貧寒,也就不敢再向劉家提起這門親事。

朋友中,有人勸劉庭式:「那位女子已經瞎了雙眼,為了你自己的前程和未來幸福,就另行擇親吧!如果一定要和那家結親,就娶她的妹妹好了。」

劉庭式回答說:「我當年與她訂立婚約時,已經把心許給她了。她現在瞎了眼睛,但是她的心還是好的。我若是違背了當初的心願,我的心倒是變壞了。再說人人都會變老,當妻子年老色衰時,我們也不能更換年輕美貌的女子吧?人得守誠信,自己不能變心。」

就這樣,他們二人結婚了。婚後,劉庭式儘量照顧好這位雙目失明的妻子,夫妻和睦度日,很是恩愛,先後養育了幾個孩子。

蘇東坡知道這個情況後,對劉庭式的行為也深為感佩,說:「劉庭式真是一位情操高尚的人啊!」

兒突患痿症 馬鳳志為兒退親

明代有一個叫馬鳳志的文士,他兒子聘定一個媳婦,雙方都已經簽訂了婚約。可婚約簽訂後沒幾天,他的兒子突然患了痿症(一種四肢軟弱無力的疾病,嚴重者手不能握物,足不能行走)。於是女方家對這門婚事頗有怨言,大有悔婚的意向。

馬鳳志聽說這種情況,當即對女方家裏人說:「我怎麼能忍心讓我有病的兒子耽誤你們家閨女的青春呢?」然後同意把婚約解除,連當初給女方的彩禮都沒有索要。婚約退掉之後,他兒子的痿症竟很快就好了,又是一個生龍活虎的小伙子。

秦簪園讓婚 獲欽點狀元

江蘇嘉定秦簪園為舉人時,妻子病故,續娶一女。新婚之夜,女子悲啼不止。問其緣由,女子說:「我幼時許配鄰村李家的兒子,父母嫌李家貧窮,逼李家休婚,迫我改嫁。我私念自己身易二姓,有悖婦道,所以痛心悲傷。」秦聽後悚然心驚,說:「怎不早說,差點讓我鑄成大錯!」

於是他退出洞房,叫僕人去找李家兒子。李子來到後,秦說明情況,又說:「今夜良宵,你倆可在寒舍成親。」並把所有娶親錢物悉數都贈與他們。二人感激涕零,不停的磕頭道謝。

三天後,新婚夫婦再三磕頭謝恩而別。乾隆二十八年,歲在癸未,秦簪園考中進士。庭試時,欽點狀元,大魁天下。

在婚姻的抉擇上,處處考慮對方的損失和難處,把艱難留給自己,這就是傳統文化中的美德。神祇月老會公平的處理每一個人對婚姻的態度和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