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日,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被確診發生非洲豬瘟疫情。此前,大午集團自曝自家在徐水區的大午新大豬場死豬過萬頭,但當地政府不讓上報。據內部人士透露,徐水區豬場的豬已經都死光了,當地政府不作為,未採取任何措施控制疫情,使當地成為非洲豬瘟重災區。

中共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2月24日發佈消息,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發生非洲豬瘟疫情。農業農村部24日接到中國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報告,經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確診,保定市徐水區某養殖場發生非洲豬瘟疫情。

通報稱,「該養殖場現存欄生豬5600頭,已出現發病死亡病例。」

外界注意到,這是河北首次確認非洲豬瘟疫情。但通報並未指名養殖場名稱,也並未說明已經死亡的豬隻數量。

此前2日,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監事長孫大午在微博上自曝「大午新大豬場死豬1萬5000頭,還有近6000頭活豬,我們認為是非洲豬瘟,但政府不給確認,明天要撲殺」。

大午集團內部人員23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徐水區其它養殖場的豬都死光了,我們是最後一家。」「我們沒有檢疫的功能。此前上報一個多月了,政府一直不確認,也不說是不是非洲豬瘟。」

官方確認非洲豬瘟疫情後,孫大午於當日下午再次發佈微博,轉發農業村部的疫情通報,並稱「我的微博上午11點半,又可以轉發了!好危險,我們平安落地了!」

孫大午微博轉發農業村部畜牧獸醫局的疫情通報。(微博截圖)
孫大午微博轉發農業村部畜牧獸醫局的疫情通報。(微博截圖)


網友追問,「孫先生,你的微博爆料生豬死亡15000頭,還有近6000頭,明天捕殺;農業部文件說『存欄5600頭,已出現死亡病例』,為何數據差距如此巨大?」

但大午集團目前尚沒有對此問題做出公開回應。

網友跟貼表示,「死了的豬,(官方)肯定不會認啦,再說數字也不好確認,能賠就不錯了,一些地方政府不報,怕丟飯碗」;「年前我就聽說保定有這個豬瘟了,可是一直說是謠言」;「非典當年就是這樣給耽誤的」。

微博用戶「恨腐敗」說,「河北省(滄州市)肅寧縣病死豬也不少,好多豬場都全軍覆沒了,官方不敢公佈。」

新大畜牧發上訪信 政府無回應

據大午集團內部人士透露,2月8日,新大畜牧曾向徐水區政府發出《關於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的上訪信》,稱公司地處徐水區大因鎮防陵村西,自2018年11月開始,新大畜牧豬場周邊豬場就陸續出現異常,報無害化處理死豬數量成倍增長,加快淘汰母豬、銷售肥豬和仔豬。

信中指出,「種種情況表明,豬場已感染非洲豬瘟,但在這種情況下,區農業局並未重視採取任何措施控制疫情,而是任由感染豬只隨意流通,從而造成疫情迅速蔓延,使徐水成為非洲豬瘟重災區,規模豬場無一倖免。但至今未上報一例非洲豬瘟疫情。」

2月8日,新大畜牧公司向徐水區政府發出「上訪信」,陳述豬瘟疫情,要求政府賠償。但官方沒有回應。(受訪人提供)
2月8日,新大畜牧公司向徐水區政府發出「上訪信」,陳述豬瘟疫情,要求政府賠償。但官方沒有回應。(受訪人提供)


而新大畜牧公司則是從在1月初開始,出現部份母豬不食、流產,陸續異常死亡現象,治療也不起作用,給公司造成了重大損失。「到目前為止,直接經濟損失2000多萬元,間接經濟損失上億元,損失還在進一步擴大,現公司瀕於破產,經營舉步維艱。」

新大畜牧要求對農業局的不作為予以嚴肅處理,並對因此給企業造成的巨大損失給予賠償。

2月2日,新大畜牧公司還向保定市徐水區政府發出《關於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的情況反映》、《關於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補貼資金的申請》,請求政府給予資金支持。

由於新大生豬產業養殖基地是是徐水區政府的招商引資項目,2008年9月份,區政府曾與河北大午集團和四川新希望公司簽證三方協議,承諾給予項目資金支持,分期到帳,到2012年1月合計1000萬元。目前已到帳500萬元,剩餘500萬元至今沒有兌現。

自2018年8月2日瀋陽市第一宗非洲豬瘟疫情公佈後,新大公司採取積極防範措施,對飼料車及拉豬車清洗消毒,並新建1個臭氧消毒間、2個霧化消毒間、1個車輛消毒通道、2個高標準員工洗浴間、1個洗衣房,並配備了相應設備,投資100餘萬元,期間購買大量消毒藥品、設備,累計花費200多萬元。

新大畜牧公司希望政府兌現上述兩項資金支持,給予公司資金補貼,讓公司渡過難關。

據悉,這三封信件均未得到有關部門的回應。這才導致大午集團監事長孫大午用微博向社會公示疫情。

民營企業艱難生存

該內部人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大午集團有20多個公司,發展一、二、三產業,豬場的損失肯定是不小了,但還不至於說把根基動搖了。

公開資料顯示,大午集團始建於1985年,經過二十多年的自我積累,成為集養殖業、種植業、加工業、工業、教育業、旅遊業為一體的大型民營企業。但因為當局的官僚機構阻撓,大午集團多次與地方政府發生衝突。

相關資料顯示,孫大午從養雞起家開始,就拒絕村裏的支書入乾股,以至被鐵錘砸傷;逢年過節與政府部門沒有「禮尚往來」,當地信用社從不批給他貸款。孫大午公開稱地方政府各機構是嚴重阻礙農村經濟的發展的「八座大山」。

2003年,孫大午因非法集資罪名而被判刑,但外界普遍認為屬於純粹的政治案件,因其在網上批評政府農村金融政策。

新大畜牧的合資方新希望集團的總經理劉某與縣裏的一些官員有「勾兌」。2015年7月,大午集團出資修建的大午路正式開通後,劉某女下屬李某組織阻斷交通,企業被堵了四五個小時。警方沒有抓捕鬧事村民,以「涉嫌打架」傳喚孫大午及8名集團管理人員。9月,河北大午集團千人上街抗議官匪勾結。

對於合資公司新大畜牧,孫大午曾表示,「我們經營的第一年,就大約盈利3,000萬。可在他們手裏,利潤沒超出過500萬。企業掙的錢哪裏去了?除去李某他們家,那麼政府官員收了多少?」「那麼斷了他們的財路,受損失的是誰?是不是這些政府官員,是不是這些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