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此宣佈,拉丁美洲的新日子即將到來。委內瑞拉與整個西半球,社會主義正走向滅亡,而自由、繁榮與民主正在重生。」美國總統特朗普強調。

2月18日,特朗普在佛州發表重要演講,再次重申美國對委內瑞拉人民反抗社會主義暴政的支持,並對馬杜羅(Nicholas Maduro)政權發出強烈警告:

「我要求馬杜羅政權每一位成員,終止這場貧困、飢餓與死亡的惡夢。放開你們的人民,讓你們的國家恢復自由!」

力促委內瑞拉和平轉型 特朗普向軍頭嚴正喊話

特朗普這次演講的重點對象,是目前仍支持馬杜羅的委國軍方。

美方與國際組織將於23日展開對委國人民的大規模人道援助行動,但馬杜羅政權揚言將動用軍力,全面阻止糧食與醫療物資進入委國境內。

為此,特朗普提前呼籲委國軍頭,不要傷害反對馬杜羅的人民百姓與臨時總統瓜伊多(Juan Guaido),停止效忠馬杜羅,否則將凍結軍方權貴的海外資產,「你們將找不到安全的避風港,找不到脫身的出口,找不到出路。你們將失去一切。」

委國臨時總統瓜伊多也強調,23日展開的大規模國際人道援助行動,不僅攸關委國人民的生命安全,同時也是一場對軍方的評測——看軍方究竟是會站在人民這邊,還是站在獨裁者那邊。

此外,隨著局勢演變,此前大力聲援馬杜羅的俄羅斯,17日也傳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Gazprombank)已經悄悄凍結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PDVSA)的帳戶,避免受到委國牽累而遭美方金融制裁。

換句話說,美方的制裁不僅大幅削弱馬杜羅政權的經濟實力,也嚇阻了俄羅斯對馬杜羅的支持;加上國際上已有將近60國宣佈承認瓜伊多政府,俄羅斯眼見馬杜羅大勢已去,不得不漸漸放手。

「現在好消息是,委內瑞拉的未來已經獲得保證,而馬杜羅也越來越孤立。」瓜伊多接受歐洲媒體專訪時強調。

委內瑞拉脫離社會主義、向自由社會轉型的腳步,已越來越近。

力促北韓和平轉型 二度特金會即將登場

再把焦點轉到北韓。

第二次特金會,即將於27日、28日在越南河內登場。

就在特金會前夕,北韓官媒《勞動新聞》18日刊出社論稱,北韓正面臨歷史重大轉折點,要求全體朝鮮人民共同努力促進經濟發展,「現在是我們繫緊鞋帶、快速奔跑的時候了。」

就在同一天,美朝外交也傳出正面消息。美國媒體披露,美朝雙方已經多次協商,美方正考慮派出數名外交聯絡官常駐平壤,為雙邊外交關係正常化向前推進。

而稍早,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特金會消息時也釋出經濟相關信息,「北韓,在金正恩領導下,將成為優異的經濟發電廠。」「北韓將成為另一種火箭——經濟火箭!」

別忘了,去年6月首次特金會上,特朗普曾經承諾,如果北韓願意放棄核武,美國將協助北韓發展經濟,並與北韓建立新型美朝關係。

如今,北韓已經超過440天沒有發射導彈或從事核武測試;川金再會前夕,美朝雙方不約而同釋出「北韓拼經濟」的積極信號,因而更令外界矚目,此次特金會是否可能出現突破性進展?北韓是否可能邁入「歷史性轉型」?

不難看出,儘管特朗普對北韓強硬實施史上最嚴厲的經濟制裁,但同時,他也對金正恩個人頻頻表達善意,目的正是希望恩威並濟地引導年輕的金正恩放棄核武,發展國家經濟,真正善待人民,並一步步走出共產極權暴政。若能如此,也將進一步實現東亞地區的和平,讓太平洋地區與美國民眾遠離核武的威脅。

事實上,特朗普已在推特上透露他對北韓的談判戰略目標,「我期待與金委員長會面,為和平的目標推進!」

因為,唯有如此,將可用最低的成本達成最大的交易:一場攸關億萬人生命財產安危與世界和平的世紀交易。

設若金正恩願意聽從特朗普建議,放棄核武,擺脫過去的流氓政權作風,則美國很可能協同南韓、日本等盟友,聯手幫助北韓發展國家經濟,改善人民生活,進一步讓市場經濟與自由社會力量在北韓栽根萌芽。

或許有人會問:北韓會不會像中共那樣,引進外國企業與資本主義經濟,但卻緊握共產體制不放?

的確,金正恩或許想仿傚中共那套黨國資本主義手法,引誘外企入駐,用資本主義經濟為共產體制輸血,卻拒絕實施自由經濟與開放市場,藉此穩固自己的獨裁政權。

但別忘了,北韓只有2500萬人口,不僅內需市場相對窄小,而且人民貧困、人力水平不高、消費力甚為薄弱,因此金正恩難以比照中共那樣,以十多億人民的龐大內需市場作為肥肉,利誘外國企業留在中國、任其宰割。

故而,未來前往北韓投資發展的產業,多數仍將以出口導向的勞力密集產業為主;同時,外國企業的母國政府也將對北韓當局握有較大的談判槓桿與政經影響力。

身為商場老將、精於談判推算的特朗普應該早已洞悉這一點,所以才會不斷向金正恩祭出「和平拼經濟」的招安策略,協助北韓發展、改善人民處境,並一步步轉變共產極權體制。

貿易談判壓制北京 點穴雙臂斷槓桿

綜上所述,南美洲社會主義政權委內瑞拉,與東北亞共產政權北韓,正同步走入「歷史性和平轉型」的關鍵時刻。

誠然,委國與北韓能否順利擺脫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糾纏,仍有待後續的局勢發展,但雙方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不可不說是與特朗普的反共立場以及他精準的「談判藝術」密切有關。

特朗普先發動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貿易戰,重創中共經濟,再祭出懸而未決的美中貿易談判壓制在中共身上,成功嚇阻中共資助馬杜羅,中共也不得不減少對北韓的操控。

此外,曾經囂張不可一世、「厲害了我的國」的中共,被特朗普政府打得鼻青臉腫、經濟與政權搖搖欲墜,讓金正恩看在眼裏、懼在心裏。

再加上特朗普上任以來重振美國軍力,推行「印太區」戰略,全面防堵中共與北韓的共產主義對外擴張,因此金正恩必將嚴肅思考,未來最關鍵的這一步該怎麼走。

反過來說,特朗普一方面壓制中共,令其不敢輕舉妄動;另一方面,特朗普同步對委內瑞拉馬杜羅政權、北韓金正恩政權施壓,推動和平轉型。從宏觀角度來說,這不啻是對中共的全球擴張野心展開「點穴」式反擊。倘若點穴順利,則中共將失去在南美洲的一支長臂,以及緊鄰身旁的一支有力短臂,跟隨中共在國際上興風作浪的「流氓小兄弟」將越來越少。

未來,國際社會也將更能集中力量,協助中國人民拋棄中共極權體制,驅散共產主義幽靈,回歸傳統自由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