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2月16日),在德國舉行的年度「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美國退出與俄羅斯簽署的《中導條約》成為此次會議的議題之一。德國總理默克爾要求中共加入國際軍控條約談判。

但中共代表楊潔篪表示,拒絕將軍控條約多邊化,引發關注。

綜合媒體報道,「慕尼黑安全會議」是全球每年舉行的最重要的外交、國防和安全政策的會議之一。參與者包括多國領袖、國防部官員、外交官、軍官及政策專家們。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等人參加了此次會議。

北約秘書長強調中共威脅及西方國家合作重要性

默克爾在會議上督促中共加入國際軍控條約談判。她說,由於俄羅斯的違規行為,美國在本月早些時候宣佈退出1987年與俄羅斯簽署的《中導條約》,這是「不可避免的」。

「裁軍是我們大家都關切的問題。如果有關談判不僅是在美國、歐洲和俄羅斯之間展開,而是把中國(共)也包括在內,我們當然會感到高興,」 默克爾說。

《華盛頓郵報》稱,美國政府退出《中導條約》,除了因為俄羅斯違約外,也是擔心該條約是對抗中共部署中程導彈的一個障礙,因為中共不是《中導條約》的締約國,所以不受條約限制。

楊潔篪在會上否認中共的武器會對他國構成威脅,他表示中共反對將《中導條約》多邊化。

「中國(共)不太可能放棄他們的導彈,」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Kori Schake說,該國軍火庫中的大部份武器都是《中導條約》禁止的,包括針對台灣的武器。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講話中,強調了核軍備控制機制的重要性。他說,「一個條約只得到一方的尊重是不能讓我們保持安全的,」「這就是為甚麼,所有的北約盟友支持美國宣佈打算退出這個(中導)條約」。斯托爾滕貝格呼籲俄羅斯儘快行動,遵守該協議。

斯托爾滕貝格在講話中也強調了中共的威脅及西方國家合作的重要性。他說:「北美和歐洲之間的合作從未如此重要過」。「中國(共)的崛起構成了挑戰」。一個例子就是,許多盟友國家已經表達了其對中共在關鍵基礎設施方面的投資(如5G)方面所表達的擔憂。

「我們必須更好地了解中國(共)影響力的大小和規模,以及這對我們的安全意味著甚麼」,斯托爾滕貝格說,「我們必須共同解決。」

他說,歐洲和北美在一起,就能在經濟、政治和軍事上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斯托爾滕貝格此前曾建議將《中導條約》擴大成國際條約,將中共包括進去。他警告中共的無約束發展導彈,「我們看到中國(共)在大舉投資研發新的、現代武器,包括新導彈」。

斯托爾滕貝格還表示,如果中共是《中導條約》的簽約成員的話,它們的大量導彈將違反《中導條約》

「我們支持擴大該條約,這樣中國(共)也會受限制。」他說。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慕尼黑會上呼籲北約成員國增加軍費,並督促他們從西方盟國而不是從對手那裏購買武器。

「我們已經明確表示,當北約盟國從我們的對手手中購買武器時,我們不會袖手旁觀,」彭斯說,「如果我們的盟友越發依賴東方(國家),我們就無法確保西方(國家)的防禦。」

美國退出《中導條約》 主要考慮是中共威脅

美國在本月初宣佈從2月2日起,正式啟動退出《中導條約》(INF)程序。特朗普總統表示,他希望各方坐在一起,達成一個更好的新條約。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1月28日發佈一份報告說,「特朗普政府將中國(共)列為其打算退出1987年與俄羅斯簽署的INF條約背後考慮的一個主要原因」。

報告還說,「北京不是INF條約的締約國。與INF條約對美、俄施加限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共)因在該協議之外,讓其能夠迅速擴大其導彈庫,作為其旨在打擊美國和盟軍在亞洲力量的軍事戰略的一部份。」

USCC說,中共將「導彈看成是其軍事戰略的支柱」。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北京已經建立了全球最大、最多樣化的陸基導彈庫。中國的庫存包含兩千多枚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據美國官員稱,如果中國是簽約國,其中約95%會違反INF條約。

報告認為,雖然美國盟友對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可能引發的軍備競賽表示擔憂,但也清楚,美國的退出可以作為推動產生一個多邊條約的槓桿,從而會解決中共的無約束發展武器的能力。

特朗普總統在去年首次宣佈美國要退出INF條約時曾明確說:「如果俄羅斯正在做這件事(尋求核武器),中國(中共)正在做這件事,而我們還在堅持(遵守)這一協議,這是不可接受的。」他說,「如果他們變得明智起來,其它國家變得明智起來,他們會說,『讓我們不要發展這些恐怖的核武器』,那我將會非常高興。」

2個多月前,特朗普曾在推特上表示,希望在未來的某個時候,與中、俄首腦一起,開始討論如何以有意義的方式停止大規模且無法控制的軍備競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