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想掙脫這套牢的「名」韁、纏繞的「利」鎖,但為何輾轉反側,總沒有捷徑與良方?

也曾想鑽出那錐心的煎熬與刺骨的折磨,但為何苦苦尋覓,總沒有撫平傷痛的靈丹?

多少回塵世翻滾,但為何回首過往,總想在這慾壑難填裏,尋找一股清流?

多少次隨波逐流,但為何午夜夢迴,總想在這污濁混亂中,覓得一方淨土?

也曾瞥見蛺蝶的雙翅、蜜蜂的奔忙;也曾聽聞啁啾的鳥語、四散的花香;在在昭告著「春神」對大自然的展現!但為何我生命中的春天,仍是如此的溟濛不清?

也曾在少女的髮際眉梢上,瞧見時新的化妝;也曾在櫥窗的春裝服飾裏,窺看耀眼的鮮明取代了暗沉的厚重;處處顯示「春在人間」又一次邁開了腳步!但為何我生命中的春天,仍是如此的朦朧不明?

多少次放眼凝眸!多少回翹首企盼!何時不再有複雜的人心?何時人與人之間能真誠相待?何時人們的善念能重新復甦?

多少次放眼凝眸!多少回翹首企盼!何處不再有亂象?何處不再有污穢?何處存在著生命中的春天?

也許,穿過那溟濛處,生命的春天即刻展現!

也許,俯視這周遭裏,生命的春天唾手可得!

此色顏料,只能在天際或水面,輕抹一筆,否則太豔!但費心調色之後,竟能表達出如此縹緲迷濛的意境,真是始料未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