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土耳其外交部發言人阿克索(Hami Aksoy)突然發表了一份強硬聲明,聲明中稱,中國(中共)在新疆針對穆斯林少數民族所設立的「再教育營」,以及其在新疆地區的同化政策,違反了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的人權「早已不是祕密」,「再教育中心是集中營」,「是對維吾爾人有計劃的種族清洗行為」,他們「無法與家屬取得聯繫」,這是「重大的人道恥辱」。聲明還提到,土耳其獲知一位著名的維吾爾音樂家和詩人艾衣提在中國的監獄中死亡。艾衣提因自己的一首歌《父親》被判刑8年。為此,阿克索呼籲國際社會和聯合國祕書長採取行動,制止這場「人類悲劇」。

關於多達100萬維族人被關押在新疆各地的「再教育營」、遭到中共洗腦和虐待,此前海外媒體多有報導,西方國家、國際人權組織等也曾予以譴責。2月4日,人權觀察、國際特赦組織、國際人權服務社和世界維吾爾大會等國際人權組織發表聯合聲明,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通過決議,成立國際實際情況調查團,調查新疆穆斯林被任意拘押問題。

不過,蹊蹺的是,一直以來,與新疆維族人在種族、文化和信仰上有緊密關聯的穆斯林國家,卻保持了沉默。如去年11月,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國進行普遍定期審議時,共有13個國家要求中共關閉集中營,而伊斯蘭合作組織成員國中卻沒有一個國家公開指責中共。作為成員國之一的土耳其當時僅承認有「監禁人員缺乏法律依據」的問題存在,但沒有具體指明新疆。

然而,僅僅過去三個多月,土耳其的態度卻發生了變化,直接向北京開火。是迫於國內穆斯林的壓力?還是順應世界大勢?要知道,現在的中土關係被視為是歷史最好時期。一方面,中國公司承建了土耳其安卡拉至伊斯坦布爾的二期158公里高鐵工程,它是迄今中國高鐵走向世界真正落實的少數項目之一。另一方面,土耳其的最大發電機組是中國製造的,中興和華為占據了其電信市場的一半以上份額。2017年,雙邊貿易達到260億美元,中國赴土耳其遊客從2008年的5萬人次增加到去年的25萬人次。土耳其高層不會不知道,對北京開火可能引發的後果。

對於土耳其的指責,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在次日回應稱,土耳其發表的聲明嚴重違背事實,是「無中生有、顛倒黑白」,中方對此表示堅決反對。大使館的新聞發言人將這些再教育營稱為「教培中心」,說這些中心「根本不是土方所說的『集中營』」,維族人在裡面是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法律、學習職業技能,去極端化等,而艾衣提並未去世,其「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被依法逮捕,目前身體健康」。中共還發出了艾衣提活著的一段視頻。

信譽早已全無的中共的反駁,相信除了欺騙國內外被中共洗腦的中國人之外,是斷不會被絕大多數人相信的。一個簡單的邏輯就是:如果有選擇,沒有任何維族人會自願地在一個自由全無的環境中學習,因為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所以中共的說辭才是真正的顛倒黑白,才是無恥之極,況且以現代的技術,炮製一段視頻也不是什麼難事。

合理的推斷是,針對新疆維族人採取如此強制措施的命令,應該是得到了中共最高層的認可。其認為「暴恐活動不是民族和宗教問題,是各族共同敵人」,對於暴恐要「保持高壓態勢」,而他顯然對他2014年訪問新疆剛剛離開就發生的爆炸耿耿於懷,視為是對他的挑釁,以至於還在今年1月中舉行的中央政法會議上的講話中提及,傳遞了相當強硬的態度。顯然,新疆一把手陳全國在不折不扣執行其命令。

新疆的暴恐活動背後十分複雜,而這與中共政策失當不無關聯。至於中共最高層是否只得到片面信息,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新疆執行的清洗政策,正在使陷於中美貿易戰且將被從「厲害的國」打回原形的中共,被其從各方面滲透的西方國家日漸防範,招致世界更多國家的反感,令他們更加認清中共的惡劣和殘暴。同樣被中共滲透的阿拉伯世界也在其中,土耳其的聲明就是一個預兆。

不管土耳其聲明背後是何原因,或許有美國方面的介入,但其態度的轉變對北京而言絕不是什麼好消息,尤其是對於正被多國拒之門外的華為公司更不是什麼好消息。

早在2002年,有著中共軍方和國安背景的華為就開始在土耳其開展業務,並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爾設有辦事處。到目前為止,華為(土耳其)共有1500名員工,其中85%以上是土耳其人。華為(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辦事處有三項重要業務:研發中心、培訓中心和客戶解決方案與集成體驗中心。其已經在土耳其成功部署了4.5G基礎設施,並在2016年4月投入使用。

此外,華為還與土耳其TürkTelekom、Turkcell和沃達豐土耳其公司有著合作關係,並輻射周邊中亞國家。華為通過其當前網絡向土耳其提供的服務占到三分之二的市場份額,提供沃達豐的整個基礎設施以及Türk Telekom和Turkcell基礎設施的主要部分。這樣意味著,華為掌控了土耳其電信的命脈。不僅如此,土耳其TCDD鐵路監控項目也由華為提供。

在華為一系列醜聞曝光後,土耳其政府也不得不有所警惕,尤其在近日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表示,任何允許將華為公司或其它中國設備用於關鍵基礎設施項目的西方國家都將面臨美國反制措施的風險,促使美國在與其分享信息、業務往來等方面更加謹慎之後。畢竟土耳其傳統上是親西方的,其與美國、歐盟的關係,才是土耳其的外交重點。去年埃爾多安在美國的施壓下,最終釋放了美國牧師,就是一個例證。

土耳其在公開譴責中共對維族人的清洗後,未來緊隨美歐,遠離中共,將華為排除在5G市場之外,並非不可能,而這將是對北京和華為的又一次打擊。至於土耳其向北京開火,是否引發阿拉伯世界的同樣反應,不妨往下看,但至少中共的惡行在阿拉伯世界傳播得更廣,其名聲是更加臭不可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