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耕牛趁主人休息時,信步走到農場邊緣,在鐵絲網旁邊,恰好遇到一群野牛。

隔著鐵絲網,耕牛以羨慕的口吻對野牛說:「你們真好,自由自在地,不受約束,不必耕作。」

野牛邊嚼著草邊回答:「是呀!因為我們所追求的是『不自由、吾寧死』。」

耕牛睜大無神的眼睛:「多麼令人渴慕的『自由』,這對我而言可是無價之寶啊!」

野牛再次咬起一撮草吃著:「老兄,不要祇羨慕結果,為了這兩個字,我們得四處找尋青草,暗夜還得尋覓安全處所,24小時無時不提高警覺,提心吊膽,深怕一有閃失,將會性命不保;而且時常為了食物,需要長途跋涉,既要忍受飢寒交迫,還得承受日曬雨淋,這種代價並非常牛所能及的,你還是回去協助你的主人耕作吧!三餐無慮,深眠無憂,只要認命,一生就可安穩度日。」

耕牛深深地嘆了口氣:「唉!或許是牛各有命吧!原來追求『自由』的目的,也不過圖個像我這樣『三餐無慮,深眠無憂』的日子,只是令我感到困惑,為何我已擁有了這樣的生活,卻還絲毫感受不到喜悅的氣息呢?」

野牛望著其他逐漸離去的牛群,對著耕牛說:「回去吧!各守本份,每頭牛的生活原本不盡相同,可不要再企慕他牛的自由自在,而逾越了本份,那可是一件危險的事,好啦!我要隨同伴去了。」

耕牛望著奔然而去的野牛,很難想像野牛的處境會如所說的艱難,只是他也習慣於耕牛的生活,雖然偶而升起如野牛般自由自在的念頭,卻在剛才的一席話後,更加深切地體會「認命」兩個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