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1月3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告訴媒體記者,將與中國達成一個「非常大的協議」,或者雙方同意「推遲一會兒」。另外,知情人士透露,中美官員正在討論是否在2月下旬召開習特會及其地點選項。

特朗普:與中方達成最大協議或者推遲

特朗普周四在白宮表示,美方正在試圖與中國達成新的貿易協議,如果真的達成交易,那將是截至目前為止「最大的貿易協議」。

「我認為它很有可能發生,將會發生一些事情,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特朗普說,「這將是一個非常大的交易,或者我們同意推遲一會兒。」

特朗普沒有進一步說明如果未達協議,會推遲到何時,僅表示如果有可能達成協議,他會和習主席「敲定最終協議」,「我們會討論所有事情」,並稱雙方談判官員正在討論知識產權竊盜及芬太尼等議題。

特朗普周四上午發了四則有關中美貿易的推文,他表示,如果北京沒有全面性地開放市場,美國不會接受任何交易。此外,他說,中美貿易談判的最終協議「會在不久的將來我和習主席見面時決定」。

本周談判恐無法達成框架文件

去年12月習特會後,中美高級別官員首次面對面談判(中美第六輪貿易談判)於周三(1月30日)在華府登場,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及中共副總理劉鶴第一次以主談人身份交手。

《華爾街日報》周四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的話報道,第一天的會談,雙方仍存在巨大分歧,預計今天(31日)無法達成雙邊協議的框架文件,即明列雙方已達協議及待決議題的文件。該知情人士另外透露,中共副總理劉鶴提議2月下旬在海南舉行習特會。

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邁倫‧布萊恩特(Myron Brilliant)周四告訴《華日》,在周三的會議中,劉鶴並沒有花太多時間談及習特會的事,預計他會在周四下午與特朗普見面時提出這個建議。

據了解,劉鶴此行帶來的承諾,主要是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及能源產品,以及對美國製造業和金融服務業提供更開放的市場准入條件,此等承諾顯然無法滿足美國希望中方進行更深層次結構改革的要求。

「我們正處於九局比賽的第五局」,布萊恩特說,「特朗普總統認為這是歷史性機遇,但問題是特朗普政府能否與中方達成全面性協議。」

美國商會和許多商業團體一直在推動特朗普政府不要對北京太過寬容,必須要求中方進行工業和技術政策的重大改革。

習特會日期及地點各界關注

特朗普的顧問告訴《華日》,特朗普總統並不排除在習特會上解決最困難的核心問題,敲定最終協議,這意味著他將承擔巨大壓力,包括是否要在3月2日將對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從現在的10%提高到25%。

兩位消息人士告訴CNBC,中美官員正在討論下次習特會的時間,有可能是在今年二月特朗普總統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峰會後,以及在3月1日中美90天暫時停火協議截止前舉行;此外,美方依然希望中方能在下次習特會前提出完整的承諾。

至於舉行地點,知情人士表示,美方對劉鶴提議在海南舉行習特會有所顧慮,不希望在中國領土宣佈習特兩人達成協議。此外,日本和南韓等美國盟友亦擔心習特會緊接著特金會舉行,會造成相互影響的效應,兩國均希望在會後得到美方簡報。

《華日》引述特朗普顧問的話報道,下次習特會若在中國大陸召開,不論是達成協議或者未達交易,對特朗普總統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來說,都不是很好的地點。因此,特朗普顧問敦促他與習近平在其它地點會晤,可能是第三國或者在佛州的海湖莊園(Mar-a-Lago)。

布萊恩特認為,中美雙方可能會在接近3月1日停火時限到期前才決定習特會地點。

一位白宮官員周四告訴CNBC:「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專注於實質議題的討論,而非後續步驟。」

專家:即使美方維持現行10%關稅 中方都無法接受

經濟研究公司佳富龍洲(Gavekal Dragonomics)常務董事亞瑟‧克羅伯(Arthur Kroeber,中文姓名為葛藝豪)在接受NPR訪問時表示,中美貿易談判涉及中方深層次結構改革等全面性問題,相當複雜,雙方要想在3月1日前達成協議,是很大的挑戰。

葛藝豪表示,面對中國經濟衰退的壓力下,北京領導人希望美方能取消對中國商品的全部或部份懲罰性關稅。然而,對中共的關稅措施是美方在貿易談判中的重要籌碼,取消的可能性不大。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國學者大衛‧多爾(David Dollar)表示,現在中美貿易談判達成協議的最大希望「寄託在兩國領導人間的面對面會談」。

多爾補充說,對於美國的懲罰性關稅,即使維持現行的10%關稅,「習近平也難以接受」。

康奈爾大學中國專家艾斯沃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表示,北京不太可能接受美國要求的產業政策結構改革。

在雙方各有堅持的情況下,「最有可能的情況是雙方達成範圍適度的協議,特朗普總統宣佈獲勝,雙方緩和緊張局勢並在未來繼續討論尚未解決的複雜問題。」普拉薩德先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