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礦權案」致中共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下台,而該案背後的神秘女商人劉娟被指與趙關係密切。據報,劉娟先後拉央企、國企入局,在該糾紛案還未判決時,就套現數十億元(人民幣,下同)。

《中國經濟周刊》最新一期報道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與趙正永關係密切的劉娟亦被帶走。不過此消息尚未得到證實。

「千億礦權案」是指陝西榆林一家民企凱奇萊和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西勘院)簽訂合作勘查協議,但在探明該井儲藏約19億噸優質煤後,西勘院要求終止合同,於2006年與香港女商人劉娟的「香港益業投資公司」簽協議,「一女兩嫁」。這起涉及陜西當局搶奪民企財產的糾紛,持續了十餘年。

2005年,波羅井田被陝西省政府指定為香港益業參與投資的240萬噸甲醇MTO項目(下稱「甲醇MTO項目」)的配套煤礦。

《中國經濟周刊》報道說,這十二年裏,劉娟圍繞甲醇MTO項目與波羅煤礦反覆運作,先後拉央企、陝西國企入局,在波羅井田探礦權糾紛懸而未決之時,已套現數十億元。

「這是在用陝西資源套取陝西國有資產。」凱奇萊法人代表趙發琦說。

在這中間,央企中國化學工程集團公司(下稱「中國化學」)及陝西國企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延長石油」)被指經劉娟拉入局。

報道說,自2004年11月與榆林市政府簽訂合作協議起,甲醇MTO項目一直掛著兩家公司的名頭:香港益業、中國化學。

但2006年4月與西勘院簽訂合作勘查合同時,甲方卻只剩香港益業一家公司。

波羅礦井的項目主體為「陝西中化益業能源有限公司」(下稱「益業能源」),大股東同為陝西益業。有知情人士表示,益業能源法人代表劉浩是劉娟的哥哥,而其營業執照顯示的成立日期為2007年8月29日。

也就是說,甲醇MTO項目、波羅煤礦項目分別被裝入益業能投與益業能源。

報道引述知情人士的話透露,劉娟「能量很大」,可以請來各類領導為其「站台」。

甲醇MTO項目一期開工、配套的波羅煤礦拿到各項審批之後一年,中國化學卻抽身而去。

報道指,2008年7月,中國化學將其持有的10%的益業能源的股權轉讓給劉浩任法人代表的陝西太興置業有限公司。退出時,中國化學實際出資額為零。

中國化學退出兩個月後,延長石油入局,出資2.499億元入股劉娟實控的兩家公司,佔有51%的股權。

2010年6月,延長石油拿著兩份新的評估報告到省國資委備案,評估基準日變為2009年12月31日,但兩家公司的淨資產評估結果未變。

2010年7月,延長石油與陝西益業「共同委託」的陝西正德信有限責任會計師事務所致函陝西省國資委,稱從未出具過延長石油提及的兩份評估報告,並稱「兩份報告的印鑑均為偽造」。

報道說,就在延長石油入股計劃被陝西省國資委叫停前,2010年6月,趙正永出任陝西省代省長。

2013年,趙發琦實名舉報延長石油國有資產流失問題。之後,此事再無進展。趙發琦對《中國經濟周刊》說,他懷疑此事是被趙正永壓下的。

延長石油在沒有獲得股權的情況下,已墊付近8000萬元用於項目建設。報道說,2014年4月,劉娟將益業能投和益業能源兩家公司100%的股權作價21億元賣給了一家香港公司。

有知情人士透露,延長石油與陝西益業2010年簽訂的股權轉讓合同似乎並未解除。

報道表示,劉娟在幾乎沒有投入的情況下「空手套白狼」:她拉來了延長石油墊付資金建設項目,但延長石油並未獲得任何收益;此前2008年「估值」(實為偽造)5.5億元的兩家公司,在2014年賣出了21億元,且都進了劉娟的腰包。

劉娟原籍陝西涇陽縣,其父親劉鵬是安康地區平利縣前縣委書記,後擔任陝西省科協秘書長。劉娟於17歲進入安康文工團工作,1990年起在陜西省政府任打字員,1992年辭職前往香港,並任陝西海外聯誼會副會長、香港陝西省聯誼會副會長。

據《財經》雜誌2016年報道,調查記者李建軍指,劉娟被指為權力人士代持資本,其運作的模式,必定有高層權力人士在背後支持。

趙發琦說,他知道劉娟只是高層權力人士的白手套,和高官關係密切。具體的操控人,他九年前就知道,但現在也不敢講出來。

趙發琦說,劉娟肯定有背景,換了幾撥人,背後的人(官職)挺大的。比如她與中共前勞動部部長鄭斯林的關係很好,鄭在陝西當過副省長。趙發琦說,關鍵人物肯定比部長大,話只能說到這兒。

去年歲末,「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事件被曝光,直指中共最高法院及院長周強干預該案。而該案當事人趙發琦自趙正永卸任陝西省委書記之後,公開在網絡上實名舉報趙正永。

今年1月15日晚,趙正永被調查。趙發琦說,「在我的案子上,趙正永不是干預而是親自赤膊上陣,政府替代了司法直接辦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