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有個詞叫再生人,即能記得自己前世,通過轉生再回世間的人。現代科學也發現:人死之後並沒有消失,會以另外的生命形式再次出現。這些都與中國傳統的輪迴觀不謀而合……

清代才子王椷在《秋燈叢話》中記載過一個地方長官,他能非常清楚地回憶出前三世的經歷。

此人生在谷姓人家,人稱谷娃,六歲了還不開口說話,家人和鄉親就都把他當成啞巴。

有一天谷娃在外玩耍,看到同村一小孩從私塾放學回來,手裏拿著幾本書。谷娃過去將書隨手一翻,然後開口跟塾童說:「嘻!你都這麼大了,怎麼還在讀小學呀!」

那小孩大吃一驚,把書搶了回來。回去後這離奇的消息就傳開了:「谷家小啞巴竟然開口說話!而且還識字!」

谷父很快知道了,將兒子叫來問話,谷娃不開口。谷父想盡辦法誘導谷娃說話,終不奏效。於是谷父嚇唬孩子:「再不開口說話,就殺了你!」

這招靈了!谷娃嗚哇一聲大哭:「我冤啊!我一說話,就又要殺我啊!」谷父頓時驚駭:「誰要殺你啊?」谷娃這才將事情原委向父親和盤托出。

原來,他是記得前三世的人,出生以後甚麼都明白,只是不敢說話。那天他遇到小孩,翻看書本,忍不住失聲說了話,因為在他有一世就是個教書先生。

谷娃說:

「那一世,我是個教書先生借住在一個寺院。一天晚上,無意看到僧人把化緣得來的十幾兩銀錢藏在香爐灰裏,一時起了貪念。等那僧人外出,我就把那些銀錢偷走了。僧人回來後找不到銀兩,抑鬱而死。不幾日我離奇地得了一種病,也死了。

「我死之後,看到一位老婦人,領我走到一個大火坑旁,突然她用力一推,我被推下火炕。

「突然她用力一推,我被推下火炕。」圖為明代《地獄十王圖》之一,哈佛大學賽克勒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突然她用力一推,我被推下火炕。」圖為明代《地獄十王圖》之一,哈佛大學賽克勒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剛要掙扎起身,我發現場景大挪移了,自己竟在驢棚裏,變成一頭剛出生的小驢!更讓我想不到的,驢棚居然就是上輩子借住過的那個寺院。當時我就明白了:自己生前偷錢遭報了。

「我這小驢稍稍長大的時候,就想早點結束這苦不堪言的驢子生涯,盤算著如何跳崖自殺。但又擔心冥府會加重懲罰。上輩子偷錢的孽債沒有還完就死了,下輩子不照樣得接著還債嗎?冥府如果再加我一個自殺之罪,下輩子不就更苦了?我忍下來,拚力給寺院幹活,希望早日還清債業。熬了八年,結果我這頭驢給累死了。

「熬了八年,結果我這頭驢給累死了。」圖為清高其佩指畫畫《驢鳴圖》,美國馬里蘭州沃爾特斯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熬了八年,結果我這頭驢給累死了。」圖為清高其佩指畫畫《驢鳴圖》,美國馬里蘭州沃爾特斯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我一死,元神就從驢身中飄出來,又見到了上次引我轉世的老婦人。

「這回她帶我到一個大水池邊,又把我推進去。我只覺得遍體清涼,手腳一點點縮小,我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個嬰兒,我好激動啊,我大聲喊道:今生我又當人了!這下糟了,那家人嚇壞了,剛落地的嬰兒居然開口說話!結果我被當妖怪給淹死了!」

「第三世我到你們谷家當兒子」,谷娃接著對著谷父說:「為了吸取教訓,我決定閉口,不敢再說話,所以就被當成了啞巴。」

谷娃一邊說一邊落淚,「那天您一說『再不開口說話,就殺了你。』我就想起上世我被淹死的情形,很是恐懼啊!」谷父聽得目瞪口呆。

谷娃講得有條有理,都是他小小年紀不可能經歷的事情,而且與此生細節全能互為印證,谷父不得不信服,於是就為谷娃請了私塾先生,教他讀書。天資聰慧的谷娃,讀書過目不忘,少年就科舉及第,當然啦,前世是個教書先生嘛。後來谷娃累官至山西監司,即山西的一位地方監察長官。

後來谷娃累官至山西監司,即山西的一位地方監察長官。圖為清代佚名繪官員肖像,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後來谷娃累官至山西監司,即山西的一位地方監察長官。圖為清代佚名繪官員肖像,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不過,如果人真有輪迴,為甚麼大部份人憶不起前世呢?科學研究發現,人的大腦細胞絕大部份處於封閉的「未激活」狀態,只有不足十分之一的腦細胞被使用,那麼,被封存的腦細胞裏,是否儲存著人類累世的記憶呢?

參考文獻:

清 王椷《秋燈叢話》卷七《山西谷監司記三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