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1月28日宣佈,將在1月30日前向加拿大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請求。同一時間,美國白宮宣佈,總統特朗普1月31日將與中共副總理劉鶴會面。有評論認為,這只是巧合,中共不會讓華為影響中美談判。

美東時間周一(1月28日)下午4點30分,美國司法部對孟晚舟、華為公司、華為設備美國公司(Huawei Device USA Inc.)以及香港天通公司(Skycom Tech Co. Ltd.,又稱星通)等四個被告提起23項刑事起訴,指控他們涉嫌欺詐及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13項罪名)以及竊取一家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10項罪名)。

哈佛政治經濟學博士楊建利表示,美國對華為是刑事指控,比中興嚴重得多。即使引渡過程需耗費時日,但華為將長期成為輿論關注的熱點,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很多秘密將被揭露,這樣的負面信息對一個公司來說是致命的。

華為事件讓中共的《國家情報法》浮出水面。該情報法第十四條規定,國家情報機構「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

「這個《國家情報法》等於做實了華為和中國(中共)政府配合間諜活動的這麼一個事實。所以我覺得這個法律肯定是對華為不利的。」楊建利對大紀元記者說,「孟晚舟一被抓,很多人心裏都非常害怕,因為他們非常明白,他們的角色是甚麼,他們在為中國(中共)政府做甚麼。對孟晚舟的起訴,說不定哪天也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我相信他們或者想回中國,或者想跟中國(中共)政府脫離關係,但是脫離關係是非常難做到的。」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中國的這些公司,哪怕是民營公司,都不可能不聽中共的話。「黨要你幹甚麼你不可能拒絕,何況我們又看到有法律文本作為依據。」

他說:「任正非說不是政府叫做甚麼就做甚麼的,那你不是『反黨』嗎?因此他這個說法肯定站不住的,華為公司扮演這麼一個角色應該是確定無疑的。」

華為會成為貿易談判的籌碼?

幾乎同一時間,美國白宮和財政部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周一(1月28日)宣佈,總統特朗普周四(1月31日)將與中共副總理劉鶴會面,討論兩國貿易問題。

中美貿易高層談判將於1月30日展開,中方面臨著如果談判未能達成協議, 美方將在3月2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由10%提高至25%的壓力。此時美國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請求,是否會影響中美貿易談判?

胡平表示,這是個巧合,「按規定美國就應該在1月30日之前正式提出引渡請求,所以現在提出正式引渡請求,不一定是刻意的安排。」

楊建利認為,引渡孟晚舟美國肯定是要做的,因為1月29日之前必須正式提出要求,這是美國和加拿大引渡協議的規定。「美國的司法部宣佈對華為還有孟晚舟的刑事起訴,也都是預定要做的,這個基本上和要進行的貿易談判應該沒有太大關係。」

他認為,華為不會成為美中貿易談判的籌碼,「因為中共想救華為,想救孟晚舟的努力已經失敗了。他們現在也明白根本沒有辦法把孟晚舟救回去,華為受到美國和它的盟國的抵制、圍剿,這個中共也沒辦法,所以華為越來越成為一個負面形象,已經沒甚麼價值,所以它(中共)不會用一個救不活的事情,再來影響目前它非常重視的貿易談判。」

「今年的形式對中共來說確實是相當嚴峻的」

習近平在最近召開的研討會上提出7個危機,要求加強包括政治、意識形態在內的維穩。

胡平說:「今年的形式對中共來說確實是相當嚴峻的,一方面中國的經濟本來就在下行,而貿易戰無疑是雪上加霜,這個經濟情況可以說是這二十多年來最嚴峻的一次。另一方面,習近平在黨內的矛盾,這種內鬥應該也是這二十多年來特別激烈的。」

他說:「今天西方對中國(中共)普遍採取比較強硬的立場,這就使中國(中共)在國際上遭受廣泛的孤立,而這種孤立狀態也是這二十多年沒有過的。」

除此之外,中共對國內的普遍打壓,包括打壓知識界、維權人士、律師、各種信仰團體、對民營企業的歧視等等,都造成中共當局和民間各界之間的矛盾,而且相當的尖銳。

胡平說:「經濟問題可能會引發群體事件、維權運動,如果這些運動變得普遍,那麼會給當局構成相當的壓力,不管是內部的權力鬥爭也好,民間的反對也好,知識界發出的不同聲音也好,它們有可能彙集在一起,那麼就引發社會的不滿,造成一種普遍的反對,這可能使中共政權受到威脅,所以中共感到特別緊張。」

胡平認為,2019年有很多敏感的日子,中共確實感覺到今年可能會遇到很多前所未有的麻煩,但除此之外,中共也會借用這種說法來製造強化打壓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