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美貿易戰休戰90天最後期限的臨近,中共拋出未來6年內購買一萬億美元的美國商品而與美國討價還價。特朗普借中國經濟數據公佈的當天在推特上警告中共,解決實際貿易問題,別再耍花招了。

1月21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了2018年經濟數據,全年國內生產總值(GDP)90萬億元人民幣,比上年增長6.6%,不過,這是中國28年來的最低經濟增長率。

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後在推特上發文說:「中國公佈了自1990年以來最慢的經濟增長,原因是它跟美國貿易關係緊張和有關新政策。很合理的做法是中國最終做一個實實在在的交易,別再鬧了(stop playing around)。」

「這個說法體現了特朗普對中共現行領導人的一些看法。」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特朗普藉此機會在警告中共,「不要再胡鬧了,老老實實坐下來談判。」

謝田說,在特朗普看來,中共當局的所為都是在瞎折騰,「尤其在華為孟晚舟事件上給加拿大施壓等都是在胡鬧,還有中美的這幾輪談判,包括副部長級、部長級到副總理級的談判,中共基本上都不想真正拿出誠意去解決問題,都在找機會拖延、玩小把戲,這些在美國人看來都是在胡鬧。」

中共拋出6年萬億大單 美國要「定期審查」

綜合上周五國際媒體報道,在近期北京舉行的中美談判中,中共提出未來六年內啟動超過一萬億美元的採購美國商品計劃,以在2024年前將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降低為零。2018年,中美貿易逆差達到創紀錄的3230億美元。

不過,中共的提議遭到美國代表的質疑,美方要求在未來兩年內消除兩國貿易不平衡的根本性問題。談判代表還提出,要對中共承諾的貿易改革進展進行定期評估,以此作為達成貿易協議的一個條件。美方高層一直希望通過談判施壓中國推動結構性的經貿改革。

謝田表示,特朗普顯然不認可中共承諾的1萬億、1.2萬億,美國要求從結構上改變是必須的,「美國政府團隊、學術界、企業界也都很清楚,如果不把結構性的問題改變了,中共會很快以更快的速度來累積它的順差,以更快的速度來製造這個貿易不平衡,因為中共一直是這樣做的。」

謝田認為,面對中美貿易戰休戰90天最後期限的臨近,中共提出在6年之內把貿易逆差降為零,是在玩把戲,耍詭計,「就是不斷地拖延時間,90天拖延後,再換來1年半年殘喘的時期,而特朗普再做2年、再做第二屆,6年就已經到了,那時還是解決不了。」

謝田表示,對中共的做法,美國完全是拒絕和不承認的,「美國政府要求有一個隨時隨地能看到進度的核查,能看到它一步一步地改進、有標誌性的、可核查的改變,而一旦沒有改變馬上就會恢復關稅,實際上這是美國不承認它所謂6年內慢慢減低逆差虛假的承諾的回應,美國要看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旅美政經分析人士秦鵬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從來就沒有信譽,這是國際社會對於允許它加入WTO這十幾年慘痛的教訓,「中共最近兩年與特朗普屢次承諾,屢次違約,說要增加買產品、買牛肉最後言而無信,甚至直接參與鼓動北韓繼續在朝核問題上與美國兩面三刀,2015年承諾的不再對美國進行網絡盜竊也是無法遵守,這是中共體制決定的,所以特朗普政府看得清清楚楚,必須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監察和懲罰機制才能行。」

本月初結束的中美副部長級貿易談判,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發表的聲明中強調,所達成的任何協議必須納入確保有效執行的查核機制。而早在去年5月,美方就向中共提出進行季度履約審查的機制。 

「美國要當中共改變的監軍,『定期審查』就好比給中共戴上嚼子,是馴服它最有效的舉措。」秦鵬說。

巨變前夜 中共面臨崩潰

在經濟方面,謝田說,中國現在經濟下滑、失業增長、產業鏈外移,經濟的各個行業廣泛出現危機狀態,「10%的關稅已經出現加速下滑,包括汽車銷量下滑、房地產泡沫破滅、槓桿斷裂、地方債務開始破滅等問題,如果3月2日前沒有達成協議,25%的關稅上去,或者整個中國的5千億出口全部遭受25%的關稅,那麼,中國經濟馬上會陷入滅頂之災。」

在民心方面,謝田說,中國現在民心已經轉變,「不管是網上、在中國的街道、各種維權的地方、各種自媒體普遍都在喊怎樣解體中共、怎麼樣推翻中共,包括很多中國的知識份子都在委婉表達要中共下台,全民反共、全民倒共、全民剷除中共,在中國社會結構中去除中共這個浪潮已經形成。」

秦鵬也表示,貿易戰走到今天已今非昔比,「去年的時候,中共信心滿滿,要以牙還牙,不肯做出結構性改變、對購買產品也是臨時性大單,而現在,經濟出現嚴重問題、中興斷芯、間諜案、華為遭遇十面埋伏等,中共囂張氣焰已經消失。」

「現在不管是社會、經濟、政治、人心等所有的要素都已經具備,中國實際上處在巨大變革的前夜,而對中共來說,貿易戰中它無論怎樣做,中共自己都認識到它都面臨崩潰的下場。」謝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