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人眼中,星空與人間是對應的。《後漢書》記載,有一次太史令從星空中觀測到:有客星冒犯帝座。原來,不過是當時有人把腳搭在光武帝的肚子上睡覺……

嚴光,字子陵,會稽餘姚人,年輕時的才學和道德就很有名了。在洛陽求學時,他與劉秀是同窗好友,經常結伴遊學。後來劉秀做了皇帝,嚴光就躲起來,改名更姓,退隱山林。劉秀思賢若渴,依記憶讓畫師畫了嚴光的容貌,依圖四處訪求。

後來齊國上書說,江邊有個一位男子,披著羊皮衣服在沼澤中垂釣,長得有些像嚴光。於是光武帝令人備著車馬、各色布帛,禮聘嚴光入朝。使者往返了三次,嚴光才給了個面子,勉強去了。他住在京師護衛軍營,由掌管皇帝膳食的官員早晚陪著用餐。

齊國上書說,江邊有個一位男子,披著羊皮衣服在沼澤中垂釣,長得有些像嚴光。圖為清任伯年作《嚴先生釣富春之圖》。(公有領域)
齊國上書說,江邊有個一位男子,披著羊皮衣服在沼澤中垂釣,長得有些像嚴光。圖為清任伯年作《嚴先生釣富春之圖》。(公有領域)

大司徒侯霸同嚴光以前交情也是不錯的,他派人送信給嚴光:「聽說先生來了,侯霸本打算立刻就來拜訪,因公務繁忙不能脫身。待公務處理完畢,侯霸一定親自看望,渴求聽到先生的教誨。」

嚴光也不說話,丟過去一片竹簡給來人,口授回信:「君房(侯霸字君房)老朋友,如今位極人臣啊,可喜可賀。到了這個位置,就以仁義之心輔佐皇上多做好事吧,讓天下的老百姓都高興;拍馬屁、唯唯諾諾的事就別做了,當心腦袋搬家!」

侯霸得到回信,封好呈給皇帝劉秀。皇帝笑著說:「這狂奴從前就這德性。」於是當天他就親自來到嚴光的館舍。

嚴光硬是臥床不見人,皇帝徑直進到他的睡房,摸著嚴光的肚皮,吆喝:「好你個子陵,你就這麼不願幫我治理國家嗎?」

嚴光睡過去,不理睬他。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睜開眼睛端詳著劉秀,「從前唐堯那樣高尚的品德,要授官職給巢父,巢父都去洗耳朵拒絕。人各有志,您何必逼我呢?」劉秀嘆息說:「以咱倆的交情,以我皇帝的身份,竟然還不能使你順從!」於是登車而去。

唐閻立本《歷代帝王圖》中的光武帝劉秀畫像。(公有領域)
唐閻立本《歷代帝王圖》中的光武帝劉秀畫像。(公有領域)

後來劉秀又把嚴光請進宮中,兩人推杯換盞,把酒敘舊,一起聊了好幾天。有天劉秀不經意問嚴光:「我比起過去怎麼樣?」嚴光回答說:「陛下比過去略胖一點吧。」

後來他們就睡在了同一張床榻上。這個嚴光向來逍遙慣了,夜裏更是無拘,把個大腳巴丫子擱在了劉秀的肚皮上,呼呼大睡。劉秀哭笑不得,只好將就著,湊合著睡了。

第二天一早,掌管曆法天文的太史緊急上奏:「昨夜觀星空,天垂異象,情況緊急,有客星冒犯帝座。」劉秀一聽,哈哈大笑,寬慰太史說:「不用慌張,昨夜,朕與老友嚴子陵一起睡了個大覺!」

這簡直太神奇有趣了,古代天文學精準到不可思議的程度,而且時效性超高,現代天文學怎麼比得了呢。

後來劉秀授予嚴光諫議大夫一職,嚴光不接受,到富春山種田去了。後人將他釣魚的地方取名為嚴陵瀨。建武十七年,劉秀又特別召見他,嚴光還是不去,堅持避世隱居不做官。

八十歲時,嚴光在家中去世。劉秀倍感哀傷,下令郡縣賞賜他家人錢百萬、穀千斗。

元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局部)。(公有領域)
元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局部)。(公有領域)

參考文獻

《後漢書·逸民傳·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