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力推進的「一帶一路」項目備受各國抵制及批評後,開始轉向低調。日前,正在瑞士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王岐山,沒有現身以「一帶一路」為主題的活動。

據《紐約時報》報道,多名中共高級官員正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包括王岐山。不過,他們中無一人參加論壇在周二(1月22日)最顯眼時段舉行的一場分論壇,它的討論重點是「一帶一路」倡議。

報道說,結果中方只派出有中共政府背景的行業協會的副主席以及一家國有企業的董事長發表謹慎演說。

據報道,中共採取了不同的策略。在演說中,大陸保利集團董事長徐念沙甚至就「一帶一路」數據不充份一事表達歉意。鑒於中共企業高管或政府官員常在講話和討論中堆砌數字,這麼做實屬罕見。

報道說,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副主席王永慶和徐念沙在分論壇中提到,中共曾幫埃塞俄比亞建了製作皮革製品的產業園。但就已完成或在建的數百個「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的細節,王永慶和徐念沙都避而不談。

批評人士指,中國的建築公司行動如此之快,部份是因為他們帶了數千名中國工人,而不是培訓當地人,還因為他們和發展中國家的當地官員安排了特殊交易,讓他們運過去的機械設備得以免除關稅。

中共自2013年以來高調推行「一帶一路」,在亞洲國家、歐洲與非洲,宣揚其與西方不同的價值觀體系,甚至輸出恐懼,在國際社會引發擔憂和質疑。

華府智囊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研究顯示,中共在歐亞34國資助的交通基礎設施計劃中,約九成承包商都是中企。

此前,美國國務院的獨立報告批評中共藉「一帶一路」向弱小國家提供戰略貸款,在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16國推行「債務外交」,以謀取戰略資源,並擴大在亞太地區的政治影響力。

其中斯里蘭卡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還不起中共「一帶一路」的高息貸款,只好把有戰略意義的一個港口租借給中共99年。這件事,讓斯里蘭卡人民非常憤怒,紛紛抗議,要求把中共趕出去。

最早支持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吉爾吉斯斯坦(簡稱吉爾吉斯),今年1月17日在該國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爆發抗議活動,數百名參與者要求當局調查去年初故障的、由中企負責的熱電廠項目。

示威者提出多個要求,其中包括要求當局驅逐來自中國的非法入境者,減少吉爾吉斯對中國的負債比率,禁止當地人與中國人通婚,又要求當局徹查去年當地一家由中國公司負責維修的發電廠的倒塌事故。

之前馬來西亞調查「一馬發展基金」(1MDB)腐敗案,約230億美元與中國相關的基礎設施項目被叫停。《華爾街日報》1月7日報道披露,中共曾經提出協助「一馬基金」償還債務,換取馬來西亞當局支持「一帶一路」項目合約。

中共「一帶一路」正在世界各地遭遇強大抵制。據俄羅斯「統治新聞社」(Regnum)在1月14日的一篇題為「北京正在改換招牌 放棄『一帶一路』」的文章中引述俄羅斯專家的評論說,北京當局正在故意模糊其近年來最主要的外交項目「一帶一路」的叫法。

不過,俄羅斯東方問題專家也承認,目前北京方面沒有任何官方的正式聲明來宣佈這一點。外界只是注意到「一帶一路」的叫法正試圖不經意地淡出視線,其主要方法就是使用一些其它的模糊稱呼來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