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星期二(1月22日)以5對4票通過禁止某些跨性別人士(變性人)參軍的禁令,這是特朗普政府的又一重大勝利。

現役軍人、依照奧巴馬政策進行性別轉變的人士,可以被允許繼續留在軍中服務,但從現在開始、禁止任何軍人在服務期間轉變性別。此外,禁止已做過變性手術的人士申請參軍。

5名保守派大法官批准了特朗普政府的要求——解除下級聯邦法官對禁止變性人參軍的禁令;但4名自由派大法官表示,他們將部份保留禁令。

禁止變性人參軍案件回顧

2017年8月,特朗普向國防部發出指示,禁止軍隊招募變性人,以及採用其它措施限制變性人的權利。他曾表示,變性人參軍造成「巨大的醫療費用和破壞」。

此舉推翻了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2016年宣佈的政策。奧巴馬在任期間宣佈允許變性人參軍,並可接受變性手術的醫療照護。

同年,公民自由、同性戀和變性人(跨性別權利)團體代表軍隊中的變性人提起訴訟,反對特朗普政府這一禁令。

2018年3月,特朗普簽署備忘錄,正式授權國防部禁止變性人參軍,但是特殊情況除外。備忘錄支持了時任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Jim Mattis)的計劃,該計劃取代了之前對所有跨性別人士的禁令。

馬蒂斯在報告中說,根據專家組和國防部最佳軍事判斷, 如果接收和保留那些有病史或「性別不安症」診斷的變性人士,對美國軍事效能將「存在巨大風險」。

修訂後的政策禁止為尋求或經歷過性別轉變步驟的跨性別人士提供服務,仍廢除了奧巴馬時期的重新僱用變性人參軍的政策。

在奧巴馬允許跨性別人士參軍前,五角大樓2016年委託第三方機構進行的研究發現,當時有大約2,450名跨性別人員在軍隊中服役。

特朗普的禁止變性人參軍決定遭到華盛頓州、加州及首都華盛頓的聯邦地方法庭的反對。隨後聯邦法庭下令暫停總統的臨時禁制令,案件上訴進入加州的聯邦第九巡迴法庭。

2018年11月,美國司法部為避免案件審理造成長時間拖延,故繞過上訴法院、直接提請最高法院就地方法院的臨時禁令作出裁決。高院隨後受理此案,因為加急審理、未就此案聽取辯論。通常,高院不會在程序上跨過聯邦上訴法院。

美高院形成保守派佔優的穩定格局

美國法律界人士曾預測,在最高法院形成五名保守派大法官佔大多數的格局後,2019年可能成為美國高院具有歷史性意義的一年,對某些爭議性案件的審理將為未來指明風向,並有望讓美國在未來幾十年堅守回歸傳統價值的方向。

高院的保守派法官分別是: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塞繆爾 ·阿利托(Samuel Alito)、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和佈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

自由派法官包括:魯思·金斯伯格(Ruth Ginsburg)、斯蒂芬·佈雷耶(Stephen Breyer)、艾蕾娜·卡根(Elena Kagan)和索尼婭·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

其中,大法官金斯伯格現年85歲,近期接受癌症手術治療後、疑仍存健康問題,現已改為在家工作。外界認為,總統特朗普可能有機會再次推舉一位保守派大法官。特朗普任期前兩年,已經推選了兩名保守派大法官進入高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