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1月21日),中國經濟再發增長放緩警訊。北京宣佈2018年經濟增長為6.6%,而去年第四季度的增長率只有6.4%,達過去30年來最低。

同日,習近平在中共省部級主要領導專題研討班上稱,2019年要「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並列舉了7個領域風險。專家分析,更大的風險是中共自己,所謂「六穩」實際是在「穩泡沫」,中國經濟面臨「全面崩潰」。

實際增長低於官方數據

對於北京公佈的最新經濟數據,《美國之音》報道表示,許多經濟學家根據具體經濟數據估計,中國經濟放緩的情況比政府數據顯示得更糟。

一些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實際數字只是官方公佈的6.6%中的一小部份,而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實際增長只比6.6%低1或2個百分點。

「中國經濟正在放緩,而放緩的情況可能比北京所描述的更糟糕。」《紐約時報》星期一(21日)也刊文表示,從投資到消費支出再到工廠活動,中國經濟在去年下半年明顯放緩。這些數據也表明,中共與美國的貿易戰給中國帶來了更多的影響。

中國的製造業呈現萎縮,上個月中國的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9.4, 這是2016年2月以來的最弱水平。2018年,中國的主要股市指數呈兩位數損失,上證指數這一年跌了24%,是10年裏最大的年度下挫。

中國的零售在過去六個月顯著放緩,一些經濟學家認為最主要原因是汽車銷售的下滑,代表了整體放緩的一半甚至更多。其次,智能手機銷售普遍疲弱, 對新工廠和辦公樓等固定資產的投資乏力。

為了挽救疲弱的經濟,北京當局近兩周可謂使盡解數,如大幅放水增加流動性,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1%。當局還通過其它政策工具為市場注入新資金,單單上周央行已為市場注入超過一萬億元中短期資金等。

更大風險是北京的政策

不過,英國金融雜誌《金錢周》認為,中國經濟存在著更深刻的問題,第一是中美衝突,其次是北京政府對經濟發展和自由的整體政策的改變。

文章說,雖然中美貿易談判看起來會達成協議,但是英國經濟學家戴安娜·喬伊列娃(Diana Choyleva)說,「當前的中美貿易戰只是個開端。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緊張局面已經擺上桌面。在科技、軍事和金融領域,他們都是競爭對手。」

喬伊列娃說,更大風險事實上是北京領導人,沒有真正開放經濟的意識。商業和中產階級被看作是潛在的麻煩製造者,「政府 ——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共產黨是老闆,他們最好不要忘記了這一點。」

文章表示,中國現在已經不是一個鼓勵自由消費、鼓勵企業家精神的環境。比如,當你被視為對國家的挑戰而非對社會的貢獻時,你不想冒風險或出甚麼好主意。

喬伊列娃說:「這意味著無論市場從這次中美談判達成的任何臨時協議中獲得了甚麼樣的短期緩解,都並不保證會持續很長時間。」她認為,「這種緊張局面將成為今年市場潛在動盪的主要原因。」

專家警告明斯基時刻

日前,大陸經濟學家向松祚再度發表驚人演講。他警告,2019年中國經濟要謹防「明斯基時刻」。

向松祚說,中國人「玩槓桿,玩債務,玩金融,最終是建立在沙漠上的海市蜃樓,很快要全面崩塌,這個崩塌就是明斯基時刻」。

「如果突然有一刻大家意識到,你所購買的資產變得一錢不值,會瘋狂地逃走,所有的金融是建立在資產的信心之上的,當有一天人們對所有的金融資產,對股票、房地產、基金、銀行、證券公司都失去信心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逃得出去,這就是明斯基時刻。」

大陸金融學者賀江兵去年曾撰文警告,中國經濟的三大定時炸彈,首當其衝的就是中國內債問題,以及中國樓市的瘋狂泡沫、人民幣存在大量泡沫等問題。而大陸政府內部的政策性分歧已暴露無遺,就連國家領導人自己都不知如何是好,東一鎯頭西一鎯頭,救命稻草沒找到。

「現在你(大陸)非要和美帝挑戰,但你的泡沫不支持(貿易戰的角逐)。你非要往特朗普的鋼針上碰,那你碰唄。現在很多人說這是雞蛋碰石頭,那不對。那是肥皂泡沫碰鋼針。」他說。

此前,中共高層接連放風要「過緊日子」,李克強強調,經濟運行「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斷崖式下跌』」。

經濟學家何清漣直言,北京所謂「六穩」實際是在「穩泡沫」,讓泡沫慢慢癟下去,不能一下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