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市8歲女童下體遭虐事件仍備受關注。1月19日,當地政府上演了一場搶孩子的鬧劇,女童原定去北京治療,結果被政府強行轉院至蘭州婦幼保健院,家屬目前仍然處於政府人員施壓與監控狀態下。

1月19日,女孩的表哥從外地趕回和盛鎮,原定當晚7時帶女童飛往北京治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志願者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當日的搶孩子事件。

19日上午,政府方面向女童的表哥和爺爺做工作,勸其去蘭州檢查,如果病情好轉就不去北京,家屬雖然不願意送往蘭州,但是迫於政府的壓力,被迫接受。

下午,女童被送上救護車轉院,但是在家屬沒有上車情況下,救護車載著女童一路飛奔而去,女童的表哥聞訊後,駕車進行追趕攔截。

志願者透露,女童的表哥開著車在後面以160公里/小時的速度狂奔,窮追不捨,中間5次超車攔截都未成功,最後救護車在下長慶橋坡前面被逼停,救護車旁邊多了一輛黑色的不明身份的小轎車。

家屬與政府人員爭執起來,質問他們是否是搶孩子,家屬執意將孩子帶回家。

事件過程中,女童受到驚嚇,哭成了淚人。當晚,寧縣縣長上門道歉,聲稱政府沒有安排好,沒有處理妥當,去北京實在是不方便,目前只能去蘭州,於是無權無勢的家屬為了孩子的治療再次妥協去蘭州,晚上9時許,女童被送至蘭州市婦幼保健院。

記者欲採訪家屬,但是家屬方面迫於政府方面的壓力拒絕接受採訪。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家屬只把孩子的治療放在第一位,孩子將來是否能生育是最關鍵問題,省級政府已介入此案,家屬想再一次相信政府,等待處理結果。

據了解,女童的身體狀況有所好轉,肚子有時會有疼痛現象出現,進一步檢查結果還未出來。政府人員仍然一直在監控家屬的一舉一動,同時「陪護」女童。18日女童的奶奶病倒之後,「陪護」人員被爺爺罵走。

21日,關注此事的兩名志願者也被警察盯上,但是目前還未有事。

據大陸媒體報道,12月14日,女童的班主任(語文老師肖銀依)懷疑女童偷了自己的口紅(口紅後來在老師的宿舍裏找到)。女童的爺爺還因此事到學校與老師發生爭執,之後,女童被毆打。

女童在接受梨影片採訪時說:「我老師叫了四個同學,三個男的一個女的,老師就在我這(下體)踢了兩腳,(同學也)一塊打的。」隨後同學把她的褲子脫掉,用教鞭戳捅她的下體,「老師就站在一旁看著」。

該事件直至1月13日,女童的叔叔將事件曝光在網絡上,才引起各界關注,當地政府對此案件也才「重視」 起來。

但是直至1月21日,官方最新的通報也一直聲稱事件起因為女童與兩名男同學之間橡皮之爭以及未還1元錢,將班主任老師排除事件之外。

上述志願者透露,事件在網上公開之後,政府人員一直糾纏女童的爺爺和奶奶,各種詢問筆錄,鄉鎮人員天天「守候」在女童家裏。

志願者還表示,女童的奶奶親口告訴他,家屬與政府關於「口紅」問題交涉長達一個月之久,直至事件在網上曝光後,警方在給奶奶做筆錄時突然冒出「橡皮」論,奶奶不承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了三天,最後奶奶犯高血壓和心臟病住院。

知情人士也向記者表示,女童一直堅稱因為口紅原因,班主任老師與同學一起打了她,家屬也堅決不接受官方的通報,涉事老師一定要受到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