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打假者」理查德霍奇森博士(Richard Hodgson)說:「我作為一個篤定的唯物主義者走進她的家門,並不相信死後還有生命。 現在,我要說,我相信了。展現給我的真相,讓我不再有任何懷疑。」

理查德霍奇森博士(Richard Hodgson)曾任劍橋大學講師,他喜歡揭穿靈媒,並因此而聞名。(資料圖片)
理查德霍奇森博士(Richard Hodgson)曾任劍橋大學講師,他喜歡揭穿靈媒,並因此而聞名。(資料圖片)

關於超自然現象的重要報告,總是會引起那些相信報告真實性和試圖揭穿謊言者之間的爭論。有些人會相信是真的,無論反對者擺出甚麼樣的證據;有些人抱定超自然現象不存在的觀念,會盡所能找出駁斥證據的理由。

理查德霍奇森博士(Richard Hodgson,1855~1905年)曾任職劍橋大學講師,是廣為人知的「打假者」(debunker),他親身經驗了無法套入慣常觀念的神秘現象,禁得起考驗的神秘現象改變了他對這個世界的認識與成見。

讓無神論學者轉變觀念的超自然案例:一位可信的靈媒

利奧諾拉派珀是著名的通靈者,在波士頓的數百次通靈的案例讓篤定的唯物主義者理查德霍奇森博士相信人死後還有生命。(資料圖片)
利奧諾拉派珀是著名的通靈者,在波士頓的數百次通靈的案例讓篤定的唯物主義者理查德霍奇森博士相信人死後還有生命。(資料圖片)

回溯歷史,看看這個和著名「精神靈媒」麗歐諾拉派珀(Leonora Piper,1857~1950年)有關的案例。

英國心靈研究協會(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前會長大衛豐塔納博士(DrDavid Fontana)在紀錄片《此生,來生》(This Life, Next Life)中說道:「真正明星的出現頗為罕見。派柏太太可能是最佳例證,因為她曾接受如此審慎和著名的一些專家的調研。」(譯註:據文獻,派柏自少擁有召魂及以物測人(psychometry)能力,接觸物件就能知道主人的事。)

理查德霍奇森博士(Richard Hodgson,1855~1905年)曾任劍橋大學講師,在降神風靡一時的年代裡,他喜歡揭穿靈媒,並因此而聞名。據紀錄片介紹,霍奇森曾說:「幾乎所有的專業靈媒都屬於一個低劣的騙子團夥。」

但是,觀看派珀在波士頓的數百次通靈後,他說:「坦白講,12年前我就到過派珀夫人家,為的是揭穿她。我作為一個篤定的唯物主義者走進她的家門,並不相信死後還有生命。現在,我要說,我相信了。展現給我的真相,讓我不再有任何懷疑。」

今天的懷疑論者還在不斷質疑著派珀的能力,強調她通靈的一個法國靈魂不會講法語,而且她的一些敘述明顯不合事實。不過,假使靈媒與靈魂之間真能溝通,那麼他們能否清楚地溝通,可能並不是懷疑論者所想。例如,派珀有限的法語水平或許限制了法語表達,而靈魂有可能在對自己的身份扯謊,有時派珀的信息也可能是來自她的下意識,而不是通靈的結果——但這不意味著她從未通靈。霍奇森也曾考慮過人們對派珀是否真有能力的種種質疑,但一些案例似乎摒除了他所有的疑慮。

哥倫比亞大學前倫理學和邏輯學教授詹姆斯希斯洛普博士(Dr. James H. Hyslop)。(資料圖片)
哥倫比亞大學前倫理學和邏輯學教授詹姆斯希斯洛普博士(Dr. James H. Hyslop)。(資料圖片)

例如,派珀的一系列通靈實踐,不但讓霍奇森這個旁觀者信服,作為派珀交流對象的詹姆斯希斯洛普博士(Dr. James H. Hyslop,哥倫比亞大學倫理學和邏輯學教授)也不得不信服了。派珀早前並不知希斯洛普的身份,且希斯洛普對她幾乎是三緘其口。但派珀仍然說出了他的很多事情,包括他的名字,還有他的父親和哥哥生前與他談話的細節。

據記載,希斯洛普已故的父親通過派珀夫人說道:「詹姆斯,你還記得我們談論史威登堡吧?你記得我們有天晚上在圖書館談論他對《聖經》的解釋嗎?」希斯洛普確實記得他和父親談過這個話題。

從事死後生命研究寫作的美國學者邁克爾E提姆(Michael E. Tymn)在「精神和意識研究學院」(Academy for Spiritual and Consciousness Studies)網站上概括介紹了相關案例:「(他父親)問他的老馬怎麼樣了,並且說出了馬的名字——湯姆。他說,他的老朋友斯蒂爾佩理(Steele Perry)已經歸西。他提到另一位朋友,哈珀克洛福德(Harper Crawford),後者因為想在他們的教堂放置風琴而引發爭議。後面這兩件事都不在心靈感應(他心通)範圍內,因為希斯洛普一無所知;後來他詢問親戚,才知道這都是真的。」

「希斯洛普得出結論,明顯可以排除欺騙的可能。即使派珀夫人知道他要來拜訪她(實際上她不知道),她也得僱私家偵探到千里之外的小鎮去挖掘材料,而在那個年代,交通和通信既緩慢又昂貴。而且她也必須假定,希斯洛普的親戚都不會向他提及曾有私人偵探來打聽馬的名字、人的小名、教堂糾紛等等。而且研究者還得挖出希斯洛普與父親私下談話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