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 研究發現視覺第二通道

人們一直以為視覺系統是人們對大腦功能中了解得較為徹底的一部份。然而最新一份研究顛覆了人們對視覺神經系統的認知,提出了許多新的疑問,發現大腦視覺功能中還蘊藏著很多令人驚訝的秘密——也許我們對人眼看東西的現有理論並不完全正確。按照目前標準的視覺成像理論,所有來自視網膜的視覺信息必須先經過位於大腦後方的初級視皮層(V1),先提取簡單的信息,如線條和邊框,然後再經過幾個「高級處理區域」,分別提取更加複雜的信息,如形狀、陰影和動態等。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的研究首次發現,負責處理動態信息的「高級處理區域」之一——後鼻腔皮質(POR)似乎直接從位於大腦底部稱為上丘(superior colliculus)的感官處理中心獲取視覺數據。這就像發現了第二個『初級視皮層』一樣。研究者們認為,這項發現也許能夠解釋一些人的「盲視」現象——有的人由於V1受損導致失明,但是他們仍然能夠分辨物體所處的方位和繞開障礙物。

研究結果發佈於《Science》◇

俄羅斯正教會主教長基里爾(Patriarch Kirill)警告說,人們過度依賴網絡和手機等現代科技,可能會招致末日的降臨。 (KIRILL KUDRYAVTSEV/AFP/Getty Images)
俄羅斯正教會主教長基里爾(Patriarch Kirill)警告說,人們過度依賴網絡和手機等現代科技,可能會招致末日的降臨。 (KIRILL KUDRYAVTSEV/AFP/Getty Images)

No.2  俄宗教領袖:網絡是邪惡工具 意圖控制人類

俄羅斯正教會(Russian Orthodox Church)主教長基里爾(Patriarch Kirill)日前警告說,網絡是反基督者(Antichrist)意圖控制人類的工具,人們過度依賴網絡和手機等現代科技,可能會招致反基督者的到來。基里爾近日在俄羅斯-1(Russia-1)電視頻道上表示,手機用戶在使用這種互聯網裝置時應該小心,因為它代表「一種可以控制全人類的機會」。基里爾說:「反基督者就是互聯網的主宰者,意圖控制全人類。」這名現年72歲的主教長提到,每次當你使用行動裝置,無論你喜不喜歡或有沒有曝光所在地,總是有人可以知道你的確切位置、興趣和害怕的事物。基里爾說,科技遲早會發展到可以讓人不光是取得這些訊息,也可以使用這些訊息,而能掌握這些訊息的人將有難以想像的權力。基里爾擔心人們淪為手機的奴隸。他說:「如此從一個地方進行控制,預示反基督者的到來。」他補充說:「如果我們不想讓末日早點到來,就不應該設置單一的控制中心。」他還強調說,他的教會並不反對科技的進步,而是反對人們發展一種可以用來控制個人身份識別的系統。

新聞發佈於《Russia-1》◇

University of Arizona的研究組發明了一種植入式光控神經元設備。可用於關閉大腦或脊椎中的痛感神經元,從而減少鴉片或止疼藥的使用,或幫助修復大腦中受損神經元。(ShutterStock)
University of Arizona的研究組發明了一種植入式光控神經元設備。可用於關閉大腦或脊椎中的痛感神經元,從而減少鴉片或止疼藥的使用,或幫助修復大腦中受損神經元。(ShutterStock)

No.3 新光控神經元可關閉大腦痛感

University of Arizona的一個研究組發明了一種無需電線、電池、體積輕巧的植入式光控神經元設備。這種設備未來可用於關閉大腦或脊椎中的痛感神經元,從而減少鴉片或止疼藥的使用,或幫助修復大腦中受損神經元。這項研究的第一作者、亞利桑那大學生物醫學工程教授Philipp Gutruf稱,他們的發明有助於了解大腦不同部位如何工作,「光遺傳學的優勢在於可以針對特定群組的神經元研究它們的功能,以及與整個大腦的關係。」這項研究去除了上一代發明對電線和電池的需要、減小了體積,可以像一個「大腦起搏器」般植入頭皮下面,並實現了對大腦多個部位同時分別施以光刺激。新設備還能控制光感強度:強光能抵達大腦更深處。另外,該設備對生物體沒有不良影響,功能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減弱。這對目前的心臟起搏器也有潛在參考價值——目前的心臟起搏器每隔5~15年就要更換一次。該研究還顯示,植入了這種設備的實驗動物,仍可安全地接受CT掃瞄及核磁共振。這些成像技術為臨床觀察生物組織的狀態以及所植入設備的運行情況等提供更多數據。

研究結果發佈於《Nature Electron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