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北大著名教授鄭也夫,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公開敦促執政黨——中共「淡出歷史舞台」。這是不久前繼經濟學家茅于軾公開宣佈退出中共後,中國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又一次仗義執言、挺身而出。

鄭的呼籲,如同沉悶的黑暗中劃過一道強烈的閃電,迅速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也為至今仍保持沉默的多數知識份子,開啟了一個光輝的示範。

當然,鄭老師的這一壯舉,也令許多知識份子為之捏一把汗。要知道,中共藉助手中的司法工具與暴力,對民眾言論的強勢控制,尤其是對知識階層的言論控制,早已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程度。這次是中共奪取政權70年來所遇到的第一次公開挑戰,中共權貴們的心中如何氣急敗壞可想而知。

歷史教訓

上世記40年代前期在延安,青年學者王實味僅指出中共在延安「食分五等,衣著三色」的等級制度,隨即遭毛澤東發起的批判與圍攻,繼而被非法剝奪自由,最後被殘忍砍掉頭顱。著名民主黨派人士羅隆基,只因在私人信件中,表示了「堅持民盟自主,不受中共控制」的意見,1957年即遭遇批判與打擊,成為欽定大右派被打倒在地,直至生命終結。

同一年著名報人儲安平僅僅因說出共產黨搞「黨天下」,也被無情打翻在地,遭受中共發起的無數次批判與羞辱,最終捱到文革連屍骨都不知何處。文革中,民間思想家遇羅克僅僅向野蠻的血統論「老子英雄兒好漢」提出異見,就遭中共瘋狂迫害,直至命喪刑場。文革結束後中共高調提出搞「四個現代化」,民運人士魏京生僅在西單民主牆加上「政治現代化」,即遭打擊迫害,飽受牢獄之災,至今流亡海外……同樣的案例舉不勝舉,而這些受害者中,尚無一人公開呼籲要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顯然,鄭的驚天呼籲,從中共的角度而言,可惡、可殺的程度遠遠大於上文提及的大批因言論遭迫害的知識精英們。儘管中共高層內部勾心鬥角、四分五裂、矛盾重重,但作為一個既得利益集團,在竭力維護中共苟延殘喘、消滅民主力量這一方面,他們又會暫時抱成一團,隨時準備向自由知識份子與民主人士大開殺戒。

然而若干天過去了,至今未聞鄭老師被中共非法拘押的消息,估計在今後較長的一段時間內,鄭老師的政治風險也不會增大。除非在今後幾年內,中共真能度過難關,極權主義勢力再次重新強大起來。到那時對鄭老師的秋後算賬,恐怕在所難免。

不過此種可能性幾乎是零,如同癱在床上的晚期癌症病人做「中國夢」,準備重返拳擊台一樣。

當然誰都明白,鄭老師之所以未被拘押,這絕不是中共已開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更不是中共無緣無故地形成對持不同政見者的容忍態度。

事實是,在今日之局勢下,中共已完全陷入內外交困、焦頭爛額、病入膏肓、回天無力的「結構鎖定」(Default)狀態。由此,鄭老師審時度勢,以一介書生的綿薄之力,勇敢挑戰中共存在的合理性,與中共形成博弈較量。因為在鄭的身後站立著的,有大批自由主義知識份子與民主人士,有中華民族無數的、拒絕洗腦的優秀兒女。這一點,中共高層看得也很清楚。只要中共掌控的警察一旦將鄭老師抓走,必將引發國內外更廣泛的抗議浪潮,更增加中共對於走向滅亡的恐懼心理。這是人心所向,只要未達致深度洗腦,中華民族的兒女誰不希望中共早日退出歷史舞台?何況正值特朗普總統因貿易戰而給予中共90天的緩刑期內。

中共必須退出歷史舞台

退出歷史舞台,有不同退出形式。中共若滅亡,本身就是一種退出;或者雖未滅亡,在劇烈的社會震盪中,面對覺醒的民眾節節敗退,最終被踢出歷史舞台。同樣的退出舞台,蘇共的退出與羅馬尼亞共產黨的退出就不同,只要一想起尼古拉壽西斯古身中槍彈有多少,就足以讓中共權貴們心驚膽戰。越共的退出又不同。鄭老師的措辭經過斟酌,他呼籲中共「淡出歷史舞台」,意在提示中共避免作垂死掙扎,從而給社會帶來更大震盪,給民眾帶來更多不可測風險。儘管「淡出舞台」的概率很小,但並非不可能。

世界範圍內,越共大概可算成功「淡出歷史舞台」的一例——越共領袖穩穩地避免了被押往刑場正法的那一幕。在我看,劇變的時間不會太久,中共可能「淡出歷史舞台」的寶貴時間早已錯過了!「六四」那場屠城血債、法輪功學員的大筆血債、多少民居被強拆、多少維權律師遭非法關押、多少大學教師被逐出教室、多少街頭小販光天化日之下遭城管暴打……這種種一切,中華民族真的會輕易淡忘嗎?

其實中共高層權貴們,自己早已開始為自己被踢出歷史舞台而擔憂。因此他們一邊在國內繼續作惡造孽、瘋狂斂財、魚肉百姓、加劇鎮壓手段以作垂死掙扎;一邊早已開始安排第二代、第三代太子黨們,帶著大批不義之財移民美國,或盎格魯—撒克遜文化圈的各國,以為綠卡到手,等於登上可以逃避懲罰的諾亞方舟。這是匪徒大規模洗劫後的共同行為規律。可惜劇變將臨的時候,人算不敵天算。屆時大量變數絕非中共就能心想事成地躲避,正如誰也無法預知風從哪裏來?又吹向哪裏的道理一樣。

中共必須退出歷史舞台,這也是中共必然的結局。

然而,鄭也夫教授呼籲中共「淡出歷史舞台」,依然不失其意義。原因在於,劇變將臨之前,中共若能「淡出歷史舞台」,將有利減少震盪,從而也有利降低給民眾帶來的不可測風險。問題在於,無論是中共「淡出歷史舞台」,還是被「踢出歷史舞台」,以下3點絕不能放棄:第一,70年來中共洗腦政策造成的意識形態污染,必須全力清除;第二,中共所欠下血債應當按法律程式作清算;第三,中共既得利益階層必須按法律程式受到相應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