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落馬。其實他落馬早有前兆,其曾被中共官媒點名在秦嶺別墅案中敷衍習近平。有港媒消息說,趙正永被查,是北京當局在警告地方諸侯不作為,而前陝西省長、現任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或因此受牽連。

1月15日20點30分,中紀委官網通報稱,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趙正永是2019年落馬的首名正部級高官。

1月9日,中共央視播出有關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的新聞專題片,就已暗示了趙正永落馬的原因。當時包括現任省委書記、時任省領導、幾任西安書記市長等出鏡做了檢討,唯獨缺了「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

香港《星島日報》16日報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話透露,趙正永在央視缺席審判,已經註定被秋後算帳。這次整肅趙正永,北京就是藉此殺雞儆猴,警告地方諸侯不得「陽奉陰違」,現任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預料也將受處分。

該專題片稱,接到習批示後,「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只是簡單地批示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委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 而此時的陝西省委書記正是趙正永。

此外,秦嶺違建別墅近千棟卻只報了202棟,陝西省委卻令這一虛假數字沿用了4年。趙正永亦牽涉其中。

趙正永於2018年3月退休。直到2018年7月,秦嶺違建別墅才被全部拆除。

趙正永的落馬被指牽涉秦嶺別墅案和陝西千億礦權案兩宗陝西大案。

據《中國經濟周刊》報道,2018年8月下旬,陝西官場盛傳:趙正永被紀委辦案人員從家中帶走,之後失去自由;8月初,趙正永便曾被叫去談話;更早之前,與趙交往甚密的多位商人相繼被控制。

早在2018年6月中旬,趙正永的下屬、陝西省衛計委黨組書記、榆林市前市委書記胡志強被宣佈落馬。趙胡兩人關係密切。

報道引述知情人士透露,「榆林是陝西的煤炭資源重地、能源經濟大市,資源在地方、審批權在省裏,兩人有很多共同的商人朋友。」

去年歲末,「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事件,直指中共最高法院及院長周強干預該案。而該案當事人趙發琦自趙正永卸任陝西省委書記之後,公開在網絡上對實名舉報趙正永。

「千億礦權案」錯綜複雜。陝西榆林一家民企凱奇萊和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西勘院)簽訂合作勘查協議,但西勘院之後與一家港企簽訂協議,引發「一女兩嫁」爭議,雙方纏訟十多年。

凱奇萊老闆趙發琦指控,有很多中共高層干預司法,港企背後涉及前勞動部部長鄭斯林,兩名陝西省前省長袁純清、趙正永,以及已落馬的最高法副院長奚曉明、前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等。

趙發琦在舉報材料中稱,趙正永對該案事無鉅細事必躬親。時任陝西省省長的趙正永曾兩次召開省政府黨組專題會,直接認定勘查合同無效,並指令工商局撤銷凱奇萊公司的工商登記,嚴令陝西省公安廳和榆林市公安局以涉嫌虛報註冊資本罪對趙發琦進行逮捕和審判。

趙發琦對《中國經濟周刊》說,「在我的案子上,趙正永不是干預而是親自赤膊上陣,政府替代了司法直接辦案。」他認為,趙正永權力膨脹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據報,因牽涉陝西「千億礦權案」而遭到實名舉報的陝西省省長袁純清曾與趙正永在陝西省搭檔九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