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中後期,科舉考場上的徇私舞弊情況嚴重。有一種考生與考官、判卷官串通作弊的方法叫「關節」,俗稱「條子」。因為卷子密封了考生的姓名,所以考生與考官事先會約好「關節」,即在試卷某處用一些字,如虛詞「夫」、「也」、「矣」等作為暗號,批卷時,這種有「關節」的卷子就會得到關照。

道光丁酉年(公元1837年)中舉的歐陽兆熊曾在日記中寫下這樣一段故事。

歐陽兆熊,湖南湘潭人。道光庚子年(公元1840年)間,他和同鄉李君進京趕考,一同去拜訪了一位侍御(官名,御史的一種)。此侍御曾是李君的老師,和歐陽交情也很好。侍御以診病為藉口,招呼歐陽到室內一談。

診完之後,侍御在硯台上為歐陽寫了「也歟聖懷」四個字,叮囑他,考試時可以將這四個字嵌在三篇命題文章的末尾,以及詩的抬頭中。歐陽心中不以為然,就婉言謝絕了。他謝絕得很有水平:「鄙人文筆荒疏很久了,怎敢獻醜寫這四個字。」

回去李君就問歐陽,侍御有甚麼指教嗎?歐陽以實告之,並且說:「我已經謝絕了。」

不久考試放榜,歐陽和李君都榜上無名。他們再次趕赴侍御處。侍御向李君感慨說,考卷開始很幸運,落到一位名叫謝方齋的考官手裏,一下就被找到了,應試詩文也不錯,只是裏面有兩字被另一位考官潘相挑出了毛病。於是侍御馬上囑咐謝考官,再次把考卷推薦給主考官,但最後還是因為被挑出毛病的那兩個字,考卷沒有通過。

侍御對兩人連聲說:「可惜!可惜!」李君聽罷表情茫然。歐陽則心想,我也沒寫那個「關節」做記號,怎麼回事啊?

後來兩人到了禮部,查閱落榜考生試卷。李君一看試卷就哭了,嗚咽道:「唉!我自作自受,這是天意啊!」

接著他道出隱情:

「咱們第一次去侍御家之後,我偷偷又去了一次。那時侍御因監考不在家。我就跟師母說,我已經把暗號由『也歟聖懷』四字改作三個『蓋』字了,寫在了文章開頭三段之首。請她把這個『關節』寫在紙條上。後來師母拆開侍御的衣帽,藏了這個條子,想辦法轉送到侍御手裏。師母還說,一定叮囑侍御,專找這張卷子,勿顧他人。」

「這事人不知鬼不覺,你當然不可能知道。但誰能想到,你寫文章,無意中竟以三個『蓋』開頭!偏巧你的卷子順序在我的前面,被人當我的卷子給『關照』了!結果我的卷子永沉海底;而你的卷子,雖然兩次被特意推薦,還是不中,命啊!」

人有千算,天只有一算。功名利祿不是人所能決定的,此謂天命。明白這個道理,才能成為一個坦然看淡人生成敗的君子,不受窮達榮辱的困擾。

孔子說,要達到「三知」,即「知命」、「知禮」、「知言」,才是君子的境界,而「知命」排在第一位,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可見,書讀得再多,如果不知命,費盡心機一味強求,也有負「君子」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