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陜西官場因「秦嶺違建別墅案」及「千億礦權案」成輿論話題。這兩宗案件的背後,時任陜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均被點名。有港媒文章說,趙正永傳已被調查。

香港《明報》1月15日的評論文章表示,秦嶺違建別墅案,被作為冷對習的指示、怠惰敷衍的典型案例上了央視。現任省委書記胡和平、現任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等人都上電視檢討表忠,就連已落馬的西安前書記魏民洲、已被撤職的西安前市長上官吉慶都出面認罪認錯,但唯有在專題片中被多番提起的「時任省委主要領導」杳無蹤影。

文章說,根據習近平批示的時間計算,時任陝西省委書記正是趙正永。有消息稱,他去年8月已接受調查,未知能否平安落地。趙不僅涉及在秦嶺僭建別墅案中陽奉陰違,還被指涉及千億礦權糾紛案,該案的民企原告就曾實名舉報他和袁純清都插手該案。

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眾號「俠客島」的文章也說,在秦嶺違章別墅拆除問題上,現任省委書記、時任省領導、幾任西安書記市長,甚至縣長都出鏡做了檢討。但有一個人沒有出鏡,就是那位「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耐人尋味。

今年1月9日,中共央視播出有關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的新聞專題片。該片披露了陝西官方對習近平先後六次的批示敷衍了事,並直接點名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

該專題片說,2014年5月15日,陜西省委辦公廳收到中辦督察室轉來的習近平的批示。但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趙正永)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只是簡單地批示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委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時任省政府主要領導(婁勤儉,現任江蘇省委書記)也只是進行了圈閱。

直到2014年6月10日,西安市才成立「秦嶺北麓違建整治調查小組」,卻讓一名退居二線的市政府諮詢員喬征擔任組長。

2014年7月,這個調查組上報稱,違建別墅已徹底查清,共計202棟。隨後,這個數據就從西安市委報到陝西省委,省委未做核實就直接上報中央,並宣稱違建別墅徹底查清整治完成。

事實上,秦嶺違建別墅遠遠不止202棟。陸媒去年11月報道說,秦嶺違建別墅案共查出違建別墅1,194棟。

外界認為,中共官媒用這樣的方式高調批評,趙正永未必能夠平安著陸。

而在去年歲末,「陝北千億礦權案」因卷宗丟失風波,中共最高法院及院長周強成為輿論焦點。周強、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及已落馬的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最高法副院長奚曉明都被指曾干預該案。

多位知情人士曾向《中國經營報》表示,在作出判決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該案二審全部卷宗在最高法一次性丟失。而在丟失前的20多天,千億礦權案當事人、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公開實名舉報陜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等人曾干預該案,並指責此前有司枉法裁判。

趙發琦舉報說,陝西前省長袁純清和前書記趙正永及奚曉明等人在「榆林橫山縣波羅井田15.6億噸優質煤田探礦權的歸屬」爭議中干預司法。

另外,在2014年周永康案即將公佈前夕,曾有媒體翻新舊案報道稱,周永康的兒子周濱2006年前後涉陝西榆林靖邊煤田套利百億,並影射時任陝西副省長兼政法委書記趙正永插手相助。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認為,目前中共官媒已將矛頭指向了時任陜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說明他被處分或者被拿下的跡象已經很明顯。北京大概在等待時機公佈吧。

趙正永於2001年開始由安徽省委政法委書記調任陝西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後擔任陝西副省長、省委副書記、省長、省委書記等職。2016年3月底他卸任陝西省委書記後,4月轉任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此外,趙正永因跟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趙正永自1999年起參與迫害法輪功,主編仇恨法輪功書籍,在安徽、陝西兩省「政法委書記」任內,操控公、檢、法系統、610辦公室對法輪功進行全面性迫害。

2010年9月,時任陝西省代省長趙正永到台灣訪問期間,因趙正永在安徽、陝西主導迫害法輪功,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向高檢署提出控告,指控趙正永犯「殘害人群罪」。最後趙正永在抗議聲中,提前狼狽離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