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有趣的飯局,坐中有入境署,警察,及廉政公署的朋友,各自訴說部門有趣的轉變。最後大家都有點意興闌珊,總結只是搵食打份工,公平正義不再,使命理想不來。人在機構,只能運作,不能思考,若不乖乖聽話,就準備執包袱搵定工。yes 就是機構文化,no 變成反骨唔化,甚至覺得「好心乏善報,好人先入墓。惡人乏惡報,壞人常當道。」而大家抱怨我們的社會越來越沒有天理,更缺乏常理,若不跟大隊隨波逐流,就只會孤身陷落洪流,只可惜人要開飯上樓,怎能不向現實低頭?

有位朋友問:「有冇咁悲觀呀?」做入境處的人說:「我們現在的高層,有個得意的小轉變,很多人都換了手機,大家都不吃蘋果啦。你知啦,現在交流頻繁,自己交心更要主動交到無微不至,其實這些小動作,和工作表現有關嗎?偏偏有些人應該重視的卻不重視,卻在這些小骨節上做功夫,真有點好笑!其實可能對方都不在意,自己卻不花心思做好這份工,反而用儘精神玩擦鞋仔的把戲,我們這些做『𡃁』的,無他就當睇show ,不過就有點鄙視!」

做警察的說:「講到睇show ,我們有次在條村,水淹救村民,老細見有傳媒,便把同事抱著的小孩,到了村口便轉過手,一副英勇救人的形像。當然大家都知,出風頭要留俾老細,但有時做show ,最好都首尾連貫,做戲做全套,但現在往往沒有好戲,只有爛戲。」另外有位離職警界多年的朋友說:「唉!樹大有枯枝,早前有位高級的搵我合作,你們估嚇合作甚麼?叫我一起開色情場所!我有正當生意,怎會賺這些錢?他有正義工作,卻了解怎去賺這些錢。真想鬧他令警隊蒙羞,但一場朋友卻說不出口!」

做廉署的說:「近年我非常同情警察,他們在很多群眾活動中,常常成為磨心。其實大部份紀律部隊都是盡忠職守,當然樹大有枯枝,我也見過有些受賄的,被賄賂人大罵,如果其身得正,便一早可塔對方手銬,所以行得正企得正,就可理直氣壯,反之,就會垂頭氣喪。都不要說人啦,我們自己,不是,應該是我個人自己,都一早士氣低落,很多不應在廉署發生的事都發生了。以前的新聞,經常有聽到我們破大案的報道,現在你有聽過嗎?」有位朋友說笑:「食牛雜拆食飯單等雞毛蒜皮的事就有報道,而且大家越來越廉潔,所以你們就冇生意囉。」做廉署的無奈回應:「這句台詞是今晚最神聖, 係呀,以前……香港勝在有ICAC!」

然後他說:「我退休後都會移民,香港樓宇這麼貴,如果拿這筆錢到外地,會有比較好的生活條件。何況這地方可以留戀的,似乎越來越少。年輕時加入廉署,我真的有理想,但現在已經磨蝕到不想再想,一到退休年齡便走,大家有甚麼好地方介紹?」做入境的說笑:「一帶一路啦,班友成日叫人去,自己又唔去。你先做個好榜樣,然後叫班高官退休,交出香港及海外護照,帶埋仔女,一帶一路啦。最驚你捨得放棄香港護照,他們卻不肯放棄外國護照。」做警察的說:「快些走,方便大家搵食,四大探長的黃金年代又可捲土重來。」

有位朋友說:「你們這班紀律部隊攪乜鬼?和朋友聚舊食飯個個吐苦水,真有咁差嗎?」其中一位說:「紀律部隊不守紀律,就會比人隊,而現在守唔守都比人隊,你們不會了解我們會比幾多方面隊!大家都是執法部門,所以我們的心理衝突很大,正如做老師,如果沒有責任心就好易做,做紀律部隊如果沒有使命感也不難,當打份薪高糧準福利好的工,但如果只求這些,為何要加入?」

全晚食飯,㚒雜不少有趣奇聞及助語詞粗口,當然不能出街,但總可以給某些人吐吐苦水,而不會被人吐口水。生活不容易,在路邊平民大排檔隊了幾十支啤酒,總好過比人「隊」。幸好我們的社會還可以吐吐苦水,否則都要擺定紙,「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