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緊張關係已蔓延到2019年美國消費性電子展(CES),中國參展公司比去年減少了約兩成,而轉移供應鏈以及5G也成為重要議題。

美國消費電子展(CES)於周二至周五(8至11日)舉行,從來都被視為全球科技圈風向標。不過,中國國有電訊企業中興通訊是自2011年以來、首次沒有參展,另一家巨頭華為也低調參展,雖然仍設大型展位,但沒有像2018年那樣、由華為首席執行官發表主題演講。

根據CES發言人的消息,今年參展的中國公司佔據展會場地面積的13%或14%左右,中國其它科技巨頭阿里巴巴、百度、京東和聯想參展。

供應鏈轉移成企業討論話題

與此同時,討論中美之間緊張局勢的影響意外成為今年展會主題。中美貿易戰正在減緩跨國公司的業務,特別是那些初創公司和小型企業,他們沒有大型科技競爭對手那樣的靈活供應鏈。

電動滑板車和電動單車製造商Jetson表示,它在CES上與供應商會面,同時也與競爭對手討論如何將其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到越南。

「(供應鏈轉移)絕對是我們所有會議的議題,」Jetson首席執行官蘇丹(Josh Sultan)說,「關稅稅率從10%到25%,關稅就是個大數字,它們不僅會影響我們的生產方式,還會影響消費者購買產品的方式。」

5G技術 華為與高通、英特爾競爭

CES的另一個主要議題則是下一代無線技術5G,5G有望在未來幾年內取代4G-LTE。美國電訊公司Verizon、AT&T等正在競相為消費者帶來5G網絡,美國汽車公司福特周一(7日)也表示,從2022年開始,所有新車都將配備5G連接技術裝置,可與其它車輛、交通信號燈和道路標誌進行「聽」和「說」溝通。

首先啟動和運行5G網絡的國家將在招聘和投資方面擁有巨大的領先優勢,同時在連接各種設備的有價值數據緩存上領先。正基於此,中美等各國都將5G領域的主導地位視為戰略需要。

那麼幕後則是中國公司華為正與高通、英特爾等美國科技巨頭的5G技術競爭。

維德布殊證券(Wedbush Securities)公司技術分析師艾夫斯(Daniel Ives)表示,高通和英特爾今年都有重要突破,預計兩家公司將提供5G更新。他補充說,AT&T和Verizon將藉此機會向消費者突出5G技術的進步。

「考慮到中美緊張關係,今年的會議將全面揭開5G的未來,」艾夫斯周一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表示。與此同時,華為周一首次推出面向深圳大數據市場的新晶片。

不過,更多業內人士表示,美國公司可能抓住2019年的貿易戰間隙、作為大型5G公告的平台,並有機會在華為退後一步時往前推進。

為何警惕中共5G發展戰略?

為何外國不看好華為?除了耳熟能詳的國家安全風險、間諜風險外,中共的5G發展戰略,如中國製造2025計劃,被視為一個國家扶持的「冠軍企業」,然後與外國企業競爭。比如中共持續到2020年的五年經濟計劃,就提出在5G技術上投入4,000億美元的資金支持。

坦普爾大學政治學副教授蘿絲琳‧薛(Roselyn Hsueh)著有《中國監管國家:全球化新戰略》一書。她的研究表明,中國(中共)政府這些年系統地對各部門進行重新監管,並故意用經濟和國家干預工具來扶持中國國內產業和企業、排擠外國企業。

薛對中國電信業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她說,電信服務的競爭引入促進了中國通信基礎設施現代化,但中共政府保留了對基礎服務的國家所有權,同時和對信息傳播進行嚴格控制。雖然中共有簽署入世承諾,但它仍不允許外國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直接進入中國市場。

歐洲的愛立信和諾基亞等外國設備製造商能在中國投資,但必須跟中國國內競爭對手組建合資企業,並將其技術轉讓給當地供應商。此外,外國投資者還必須按照中共當局指定的技術標準生產產品。

但中共設立的行業標準以及行政干預措施隨時可依據它的利益進行變動。不僅在過去的兩代無線技術上,在新一代技術5G方面也同樣如此。

薛表示,雖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G20會議期間,對特朗普承諾執行知識產權並說重新考慮高通併購恩智浦案,但「這些讓步不會改變北京在戰略部門主導市場的監管模式」。

何況因未能在規定時間內獲得中共監管當局的反壟斷批准,高通支付給恩智浦的高額賠償金已經開始支付,而高通和恩智浦雙方都宣佈已放棄了併購提案。

中共3G&4G部署過程中的黑幕

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到21世紀後期,中國本土的3G電信標準TD-SCDMA,最早源自德國設備製造商西門子的技術,隨後西門子與國有企業大唐電信密切合作,大唐電信由中國電信技術科學院直接管理。

中共的工業和信息化部(MIIT)為等待TD-SCDMA的技術成熟,推遲了全球3G技術的許可。此外,工信部還迫使外國設備製造商如摩托羅拉和三星,以及國有企業中興通訊和有政府背景的華為公司在中國市場部署TD-SCDMA產品。

為了推出TD-SCDMA,中共政府更重組國有電信營運商,最大限度地提高全國範圍的網絡資源和服務營運能力。隨後,它將TD-SCDMA分配給重組後的中國移動。

在2010年中期,工信部再次故技重施,推遲了對下一代4G技術的許可,直到國有營運商成功推出中國本土4G標準TD-LTE。

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是3G還是4G的中國標準(TD-SCDMA和TD-LTE)都未在中國以外被廣泛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