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近日呼籲,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但另一些學者和社會活動家認為,中共壟斷了整個政治及經濟的命脈,它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普通公民應該勇敢地打破中共造成的恐懼氛圍,要求社會變革。

近日,鄭也夫教授在網上刊文說,為甚麼要提出政改,是因為法制缺乏,權力濫用,社會經濟生活就不可能走上正軌。中共一直沒有實行政治體制改革,是因為中共發現政改的每一項內容都在削弱這個政黨。

鄭也夫認為,中共應該儘可能地避免暴力,以最少社會動盪的方式,「淡出歷史舞台」。但此觀點被一些學者否定。

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1月4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鄭也夫的這些主張和很多學院派知識份子的政改主張沒甚麼差別,是行不通的,他們應該另想辦法。

他說:「也許他們覺得他們一直在吶喊,但是他們沒有意識到,吶喊是沒有用的,改革實際上已經死掉了。這根本是行不通的路,尤其是1989年之後,這根本是錯誤的路。他們應該是另外想辦法,另起爐灶去想辦法。」

中國社會活動家胡佳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國共產黨不會主動退出歷史舞台,「他們現在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霸佔著歷史舞台。」這幾百個家族,還有為了共產黨總體的利益,就是他們壟斷著這個國家所有的政治以及經濟命脈。

胡佳認為,中國的政治變革應該靠普通公民的覺醒,國人應該勇敢地打破中共給民眾造成的那種恐懼氛圍,應該在同一個時段勇敢地站出來,要求社會變革。

幾乎在同一時間,大陸網上又傳出逾百名公共知識份子發表的「改革開放」40年感言,他們質疑中共的「改革開放」成為了少數人掠奪斂財的手段,中共根本沒有言論自由,是假改革等,中共的「改革已死」。

如北師大教授張曙光說:「只有政治體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開放才是真開放。」

山東媒體人陳寶成說:「若言論、思想不自由,則改革開放毫無意義。」

北京獨立學者洪振快說:「還權於民才是真改革。」

該文一經發表後,就被中共封殺。

《縱覽中國》雜誌總編陳奎德認為,在當今的中國,公知們敢於直面和喊出真理,反映出他們對變革的強烈願望。在當今中共使用毒辣手段對付公知之際,公知們敢於道出批評的感言,說明他們已經忍無可忍。

陳奎德說,公知們在同一時間站出來,集體發言的事件不可小覷;他們選擇在沉默中爆發而不是在沉默中死亡,或許就預示2019年開年後中國的基本走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