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至少25名中國人權律師聯署發出「關於劉正清律師將被吊銷律師執業證的緊急呼籲書」。有律師表示,此舉顯示2019年中共當局對人權律師的打壓將進一步加劇;中共稱所謂的「依法」治國,是「依自己的想法」治國。還有律師表示有將牢底坐穿的準備,將繼續抗爭下去。

人權律師聯署為劉正清律師發緊急呼籲書

廣東劉正清律師於2018年12月25日接到廣東司法廳發出的《行政處罰預先告知書》,通知書以其為著名政治犯張海濤、李姓法輪功學員辯護的《辯護詞》中發表「危害國家安全、惡意誹謗他人的言論」為由,擬吊銷其執業證。消息一出引發輿論譁然。

張海濤妻子李愛傑12月28日發推說,當局禁止家屬會見張海濤已超過8個月,並呼籲外界關注1月5日上午9時30分廣東省司法廳對劉律師的行政處罰聽證會。

25名人權律師為劉正清律師聯署的緊急呼籲書中表示,聞此消息,我們倍感震驚。眾所周知,劉正清律師是位資深的刑事辯護律師,多年來,以代理各類人權、公益案件,成為律師界旗幟性人物,其卓越成就聞名於海內外。

呼籲書提出:公開舉行聽證會;任何個人、機關、團體都不得濫用國家安全的名義;《行政處罰預先告知書》中除「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之外,還有「惡意誹謗他人的言論」;《辯護詞》是律師履行職務之必然產物,亦為維護當事人權益所必須之言論。

中共打壓劉正清 因代理人權案件最多

聯署人北京律師藺其磊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與劉正清律師共同辦過包括珠海「華藏宗門教案」、秦永敏案等諸多案件。劉是一名兢兢業業、不畏權勢、敢說敢做的人權律師。

「雖然已有很多律師被抓捕、被吊銷律師執業證,但聽到劉正清將被吊證,不管是對劉律師的尊敬之情,還是物傷其類,還是感覺到很悲哀。」

藺其磊認為,2019年中共對人權律師的打壓會進一步加劇。他說:「行政處罰告知書上所謂的兩點,只是官方的藉口。劉律師可說是目前中國大陸代理人權案件,所謂的敏感案件最多、時間最長的一個老律師,因而引起官方要吊銷他這個證。」

12月30日,至少25名大陸人權律師連署發出「關於劉正清律師將被吊銷律師執業證的緊急呼籲書」。圖為聯署人北京律師藺其磊。(網絡圖片)
12月30日,至少25名大陸人權律師連署發出「關於劉正清律師將被吊銷律師執業證的緊急呼籲書」。圖為聯署人北京律師藺其磊。(網絡圖片)

近年,中共當局轉變對人權律師的打壓方式,採取以司法行政機關、行政處罰,吊銷或者註銷律師的執業證或採取不給律師年檢、不給年度考核等方式,使律師不能辦案。

藺其磊表示,他與他的律所截止目前尚未年度考核年檢,無法辦案,包括他整個律師所另外4名律師都無法執業。

「這種方式就是壓迫,讓這個所辦不成。但是不管怎麼樣,劉正清律師的事我會盡力去呼籲。這是在一個專制國家所必然要面臨的;當局是要一個沒有任何雜音的所謂和諧社會。」他說。

律師:中共吊銷律師證做法不新鮮

緊急呼籲書中並指出,在過去的一年裏,廣東省司法廳已吊銷、註銷三名在人權領域做出過卓著貢獻的優秀律師的執業證。……下一位是誰?我們不得而知!我們將密切關注事件進展,希望廣東省司法廳不要在「全面依法治國」的口號下,與法治背道而馳,愈行愈遠。

聯署人廣西律師陳家鴻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上述問題對中共政權來說並不新鮮。劉正清律師所謂的吊證聽證已公佈,這方式跟過去沒甚麼不同。早在2009年,唐吉田與江天勇兩律師,均因代理法輪功案件而被吊銷律師證。劉正清亦為目前被打壓律師之一,見怪不怪。

「沒有『辯護詞』它找你說的一句話都可以吊銷律師證。2018年2月在廣州聽證隋牧青律師案件時,就說隋牧青在法庭上走動、站起來說話對法官不尊重。這都可以拿來當吊銷律師證的理由,共產黨無恥到甚麼地步!它根本就沒有底線、沒有法治可講。」

12月30日,至少25名大陸人權律師聯署發出「關於劉正清律師將被吊銷律師執業證的緊急呼籲書」。聯署人廣西律師陳家鴻。(維權網)
12月30日,至少25名大陸人權律師聯署發出「關於劉正清律師將被吊銷律師執業證的緊急呼籲書」。聯署人廣西律師陳家鴻。(維權網)

所謂依「法」治國 是依中共「想法」治國

去年11月,山東李金星律師收到濟南市司法局的書面通知書,稱其在網絡上發表不當言論,已被濟南市司法局立案調查,或面臨第二次停止執業或吊證。

陳家鴻說,湖南大相正行律師所主任蔡瑛律師也已準備被吊證。

「我陳家鴻已在他們的黑名單之中。被吊證說明共產黨沒有法律可講,害怕我們律師的正義、害怕全國人民的覺醒,所以想盡一切辦法,不管有沒有法律依據。他們依『法』治國就是依他們的『想法』來治國,不是依甚麼法律來治國。」

在中國可說沒有法律,只有共產黨的黑幫幫規,中共想怎麼辦就怎麼辦,把憲法當成自己的家法,對它沒有約束力。陳家鴻說:「以拿法律來恐嚇、威脅、鎮壓老百姓、鎮壓我們這些人權律師。法院根本不講法律,就是因中國共產黨不講法律;中共高層沒有法律可講,那底下就亂來。」

藺其磊還表示,官方規定不得接受外媒採訪。那麼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就可以成為他被吊銷執業證的一個有力的證據。但這些規定明顯違背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和相關法律。他說:「中國以外的新聞媒體或國際人權機構的發聲支持是必不可少的,因為我們在國內得不到一點任何的支持。」

人權律師:已做好坐穿牢底的打算

「面對中共現政權對人權律師越來越嚴重的打壓,我已經做好坐穿牢底的打算。我們追求民主自由的人,講公平、講法律、正辯的律師都有這種心理狀態,做好隨時被吊證、被抓去坐牢的這種思想準備。」陳家鴻說,「中共怕不怕?我們不知道,反正我們也不怕。」

中共所謂中國的改革開放完全沒有法律依據,不是為了全體中華民族兒女的幸福,而想的是保護它們的紅色江山。他說:「保護共產黨的子孫後代,尤其是紅二代、紅三代不斷延續下去,掌握政權、掌握所有的資產,轉移財產到民主國家去進行享受,就是他們的最終目的。」

陳家鴻最後表示,作為律師為中國的法治進步和民主憲政,是做出應有的貢獻、付出應有的代價。「越多的像我們這樣的人勇敢的向前衝,那共產黨它肯定也會有一定的膽怯。就算現政權再瘋狂打壓人權律師,但在全世界的關注之下,相信法制的現狀會慢慢有所改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