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官媒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於12月25至26日召開了所謂的「民主生活會」,會議由習近平主持,每名政治局委員「按照要求進行對照檢查」,並在把握和體現對「習思想」的掌握和維護中集中統一領導,以及帶頭嚴格執行「中央八項規定」,管好家屬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等方面,進行「自我批評」和相互「批評」。會議強調,政治局委員要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強調維護習近平在黨中央的核心地位,是保證全黨團結統一的「根本政治保證」。會議還大讚習「不愧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

大陸微信公眾號「政知君」稱,在習近平上台後,自2015年開始,已連續四年召開了「民主生活會」,召開的時間都是在12月底,會議時長均為兩天。無疑,這種「人人過關,對照檢查」並表態與「習中央」一致的生活會的目的,不僅是讓高官們產生畏懼心理,而且也藉此表達對「核心」的忠心,同時亦是最高層在黨內政變頻出的背景下,敲打高官們、防患於未然並獲取安全感的一種手段。

事實上,自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強調向其「看齊」,強調「忠誠」之語就常常見諸報端。尤其在一些高官落馬前後,這類說辭更是被格外突出。如在2014年5月,原中辦主任令計劃出事前,習近平在視察中辦時要求中辦要「堅持絕對忠誠的政治品格」;2015年5月,習近平要求國安系統要「絕對忠誠」。此外,在徐才厚落馬和死亡後,中共中央軍委也在發文中提到要「對黨絕對忠誠」;而2013年8月周永康即將落馬前,當時任公安部部長的郭聲琨也提到了「忠誠」問題。

反覆強調「忠誠」,恰恰是因為中共黨內高官、各級官員業已缺乏忠誠。當然,此忠誠是對「習中央」而言。過去五年落馬的涉及政變的高官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周永康、蘇榮、孫政才、房峰輝、張陽等不忠誠,追隨他們的各級、各部門的大小馬仔們當然也不忠誠,而尚未被拿下的江澤民、曾慶紅、李長春、劉雲山、羅乾等和暗中效忠他們的馬仔們,又何談得上對「習中央」的忠誠、忠心?

不過,好在這些人已不在位,如果要在某些方面進行挑戰,必須仰仗現任高官,這也是最高層要連續幾年召開「民主生活會」的原因之一,即通過強調忠心,警告政治局的高官們,不要有任何的非分之舉。

只是浸染在中共官場幾十年、早已練就多個面孔的高官們,再怎麼對照檢查,再怎麼表忠心,又有多少可信度呢?而且表忠心本身就是一件不大正常的事,一個人若真的對某個人忠誠,或出於相同的理念,或出於感恩戴德,一定是自覺自願的,也根本不必訴諸於言語。換句話說,一個人如果高調表忠心,很可能就是在表演,就是在暗示自己在形式變化時,絕對不會忠誠。這樣的例子過往的中共黨史中並不少見。

如1972年8月3日,鄧小平曾給毛澤東寫過一封親筆信,坦誠了自己在歷史上和在北京工作期間所犯下的錯誤,尤其承認自己和劉少奇一起「推行了一條反革命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其信中寫道:「關於我自己,我的錯誤和罪過,在1968年六七月間寫的『我的自述』中,就我自己認識到的,作了檢討。到現在,我仍然承認我所檢討的全部內容,並且再次肯定我對中央的保證,永不翻案。」「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時的。」「我看錯了和信任了彭真、羅瑞卿、楊尚昆這些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揭露我和批判我,是完全應該的,它對於我本人也是一個挽救。」

對於在文革中全家慘遭迫害,兒子跳樓高位截癱、弟弟自殺的鄧小平來說,這顯然不是他的真心話。毛一死,保證「永不翻案」的鄧小平順應時勢,結束了文革,將被打倒的劉少奇、彭真、羅瑞卿、楊尚昆等案一一翻過來,並為了繼續維護中共政權,否定了文革,但對毛「三七開」,同時推行了改革開放。由此可知,其當年之語不過是迫於毛的權力而違心的表忠心。毛時期的高官,僅僅是鄧小平一人如此嗎?

是以,通過所謂的「民主生活會」就可以收穫現任高官們的忠心,大概習近平也是不相信的,而其所言的生活會「開得很好」或許是因為達到了警告的目的而已,但平心而論,中共黨內各種勢力的博弈並沒有消除,其還是無法百分之百的放心。也因此,未來中共官媒依舊不會放鬆強調「看齊」和「忠誠」的,2019年在內憂外患下,中共黨內是否會有強大的雜音,同樣沒有人可以打保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