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辦公室、搬電腦、喇叭喊話、圍堵CEO……這些是近日在共享汽車「途歌」北京總部上演的討債一幕。陷入退款風暴的「途歌」表示,一天最多只能退15人;按每人1,500元押金計算, 200萬名用戶若要拿回押金,需要365年。

多地辦事處人去樓空

綜合陸媒報道,途歌在全國範圍內爆發了退押金難情況,12月,眾多途歌用戶來到途歌北京、深圳、廣州、上海公司所在地,要求退還自己的1,500元押金。與此同時,還有不少供應商和途歌員工在現場「討債」。

但是近幾日,途歌西安辦事處大門緊閉,無人應答。

另外,途歌在成都的辦事處也已無人辦公。早在9月25日,就有自稱西安途歌地勤人員爆料,西安途歌拖欠地勤工資,大部份西安地勤工作人員已離職。

除了分公司,途歌位於北京的總部情況也不樂觀。

一個途歌維權群的群主李陽(化名)表示,之前在「途歌」總部登記退押金時,途歌承諾李陽押金最遲將於12月25日到帳,但途歌依然爽約。李陽於12月26日中午再次前往途歌北京總部,發現「人去樓空了」。

但總部仍然有30多名用戶,等待登記退還押金。現場由警察維持秩序,要求用戶登記完就離開。

在場用戶稱,途歌總部還有不到10位工作人員,「警察說,他們(工作人員)也是來要工資的。」

北京總部CEO遭圍堵

12月24日,途歌創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總部辦公樓下的停車場遭用戶圍堵。當時王利峰向用戶表示:「保證大家一定能收到(押金)。」

不久前,途歌北京總部爆發過激烈衝突。途歌總部裝飾用的數十盆盆栽被前來要求退押金的用戶踢倒,甚至有用戶企圖將途歌公司工位上閒置的筆記本電腦充當「抵押品」帶走,後被警察勸阻。

據媒體統計,途歌在全國現有的註冊用戶數量已達300萬人。如若按照300萬人計算,每位用戶押金為1,500元,那麼,途歌的押金規模便高達45億元,即使按照此前宣稱的200萬註冊用戶數量,總資金量也在30億元規模上下。照此前途歌工作人員承諾的一天只能退15人,估計要365年才能退完。

多地無車可用

然而,比越演越烈的退押金潮更嚴重的是途歌在多地已經無車可用。據一位途歌用戶反映:「前一天晚上還可以看到所在區域有不少車,第二天早上要用的時候附近就一輛車都沒有了。」

據悉,廣州的途歌共享汽車曾在短時間內被清空。而在12月22日當晚的北京,途歌APP已經無法正常打開。

據業內人士透露,途歌很大一部份的車輛來自於租賃公司。近期,鄭州達喀爾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全部回收租給途歌的200輛車。同時,該公司也在和途歌走解除合約的程序。

據悉,在途歌北京總部,一名到場維權的供應商曾表示:「我們找途歌主要是解決高額停車費的問題。他們長期按月租我們的車,途歌也給我們交押金,但押金根本就是資不抵債。我們公司有500多輛車,拖我們得有小半年了,拖了100多萬元,重要的是沒線下管理。」

在天眼查看到,途歌自身風險提示幾乎全部為因租賃合同糾紛而被他人起訴。

長期研究共享經濟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李俊慧表示,共享汽車行業資金周轉期長、回款率底,短期內依舊屬於需要「持續燒錢投入」的模式。

公開資料顯示,途歌成立於2015年7月,主打汽車分時租賃,採用隨取隨還的模式。途歌過去已經完成6輪融資,累計融資額超過6,000萬美元。最近一輪B+輪融資於10月完成,金額達千萬美元。對於途歌必須償還的數十億元押金來說 ,融到的錢也只是杯水車薪。

途歌租賃的車多是平治(Benz)、寶馬(BMW)、奧迪(Audi)等高端品牌,自然增加不少車輛租賃和營運成本;採隨借隨停的模式,也需要負擔高昂的停車費成本;再加上途歌的免費加油系統,還需要負擔油費。

紛紛倒閉的共享汽車

途歌並不是第一家出現資金問題的共享汽車。自2017年3月友友用車倒閉之後,已經先後有EZZY、麻瓜出行、巴歌出行等共享汽車企業停運甚至倒閉。今年11月,試營運逾1年的美團共享汽車業務也暫停試點。

共享經濟是又一個被挫爆的泡沫。企業幾乎都是靠著用戶的押金在短時間內吸收大量資金,且不用向用戶付利息,相關監管一直遭到質疑。至今,仍未見官方頒佈防止業者將押金與經營資金混同的指導意見細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