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指在特朗普發表長期投資買點來臨之後,隔日大漲逾1,000點,創下史上最大漲點,周四(27日)在獲利回吐的多空激盪下震盪約900點,標普500指數和納斯達克分別創下自2010年5月和2008年11月以來最大的單日振幅,專家分析在「熊市陷阱」的反彈陰霾未除之前,這種巨大的波動恐經常出現。

投資者除了關注美國經濟的表現(如周三(26日)公佈的假期消費創六年新高和周四(27日)公佈的消費者信心下滑)外,或許更關心美聯儲的政策動向。期貨市場顯示,有58%的機率指聯邦基本利率在2020年1月維持目前的2.25%-2.5%水平,換言之,未來一年之內可能都不會加息。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此前飽受特朗普攻擊為「美國經濟唯一的問題」和「對市場無感」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已告知白宮官員,將在明年元月與特朗普面對面會談加息的問題,以化解二者的歧見和破除他將被特朗普解雇的傳聞,此舉也將有助於安撫特朗普的憤怒情緒和投資者惴惴不安的持股信心。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也證實,這樣的會面很有幫助,二者此時的關係就如同股市已經觸底之後,只會往上走揚。

根據1935年制定的《銀行法案》(Banking Act),特朗普總統有權在某些條件下解僱鮑威爾,但加息過猛是否符合解僱的條件在政治上有不同見解。前總統約翰遜和尼克遜之前也曾施壓美聯儲不要加息,特朗普總統並非首創,該法案的爭議性再次凸顯。

即使總統有權解僱美聯儲主席,但據財長梅努欽轉述,特朗普認為自己沒這個權力,也沒考慮採取此一行動。將接掌白宮幕僚長的馬瓦尼(Mick Mulvaney)也表示,特朗普現在認為他沒有解僱鮑威爾的權力。特朗普的經濟顧問哈賽特(Kevin Hassett)也說,鮑威爾保住官位的機率達百分百。

一般說來,美聯儲主席通常不會主動面見美國總統,以捍衛央行政策的獨立自主,而美國總統也克制不主動召見美聯儲主席,以免落入政治干預的口實。

但這一次的情況十分特殊,在美聯儲持續堅持加息立場的情況下,道指自10月高峰到聖誕節前夕足足大跌了4,000點,離熊市僅一步之遙,而羅素2000、納斯達克和標普500指數卻相繼淪落熊市,央行政策判斷錯誤的威脅正不斷擴散。

元月的特鮑會若能順利圓滿,最大的意義是美聯儲在堅持其政策獨立的同時,也願意根據金融市場的情況修正原先既定的加息路線,同時也向特朗普總統釋出善意,不再成為美國經濟唯一的問題。若果如此,這將創造雙贏的局面,在通脹溫度不高但股市持股信心渙散的當下,2019年的美國經濟和股市表現將獲得一定程度的政策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