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期限逼近之際,北京當局開所謂的「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敏感時刻,中南海高層活動頻現異常,暗潮洶湧,凸顯中共危機與高層分裂、博弈態勢加劇。

在六四事件期間擔任中共國務院發言人的袁木12月13日在北京去世,終年91歲,遺體告別儀式12月23日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舉行。

袁木喪禮 習未送花圈

各方報道顯示,總理李克強、政協主席汪洋、副總理韓正和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名現任領導人,及胡錦濤、李鵬、朱鎔基、溫家寶、俞正聲等前領導人,以及多名江派退休高層等,均有致送花圈。

但現任政治局常委、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未送花圈,引外界關注。

現場派發的袁木生平刊物中,沒有直接提及他在1989年「六四」期間的表現。但稱其「為促進社會大局穩定作重要貢獻」。

袁木曾在「六四」時期擔任中共國務院發言人,天安門屠城慘案發生後,他曾公開謊稱「六四沒死一人」。

大陸《澎湃新聞》12月17日曾引述袁木治喪工作小組消息,指袁木告別儀式將於23日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但相關報道隨後刪除。其它陸媒也對袁木的離世全面噤聲。而在新浪微博「袁木」二字更被禁止搜索。

媒體引述來自大陸消息稱,這次是中宣部直接下令撤稿,當局原本要求袁家低調辦喪事。但不知何故有關訃告會在網上流傳。

李克強導師談中美貿易

12月23日,第二十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在國家會議中心舉行。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厲以寧出席論壇並發表演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民營企業發展〉。

厲以寧在演講中表示,隨著海外市場的開闢,中國民營企業廣泛地參與國際合作與競爭,將有利於民營企業的進一步發展。

厲以寧提醒:「今天再進一步發展經濟,一定要把路線搞對。路線已經不是從前的單純引進來機器設備了,重要的問題是跟上世界的潮流,要有制度創新,技術創新,品牌創新。這都涉及到結構性改革的問題。」

厲以寧強調,當前的主要任務是結構性改革,而結構性改革一定要和改革開放連在一起,這樣的經濟才能夠上新路。

12月1日的習特會上,習近平代表中方,承諾大量採購美方產品、將芬太尼指定為管制物質、在90天期限內就經濟結構改變談判、推進朝鮮半島無核化等。

習特會後,李克強開科技領導小組會議,隻字不提「中國製造2025」;王岐山連續考察廣東七天,表態「中國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解決與發展不適應的體制機制障礙和法規制度束縛」。

李克強、王岐山、厲以寧的先後表態,呼應習特會時習近平作出的承諾,展示習李王三人的政治同盟,這為中美貿易談判的推進及中國經濟政策的轉變埋下伏筆,令人關注。

王岐山未出席經濟工作會議

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政治局常委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出席會議。官方報道顯示,王岐山未見出席。

2018年中共兩會上,在十九大卸任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隨後常常與七名現任常委同台現身,被指實際權力為僅次於習近平的「第八常委」。

經濟工作會議前夕,王岐山還同現任常委一同出席「改革開放40周年」文藝晚會與紀念大會。12月21日當天,王岐山也同習近平等七名現任常委到八寶山公墓送別中共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鐵木爾.達瓦買提。

王岐山缺席經濟工作會議,引發外界猜測與解讀。

2017年12月18日至20日,中共十九大後第一次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當時出席的高層為七名政治局常委與當時尚未卸職的國務院常務副總理張高麗。

2018年3月,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升級為中央財經委員會,習近平與李克強分別出任主任與副主任,委員為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與韓正等人。王岐山未進入中央財經委員會。

隨後,習近平分別於4月2日、7月13日、10月10日開了三次財經委員會會議;官方報道顯示,王岐山未出席過這些會議。

如此看來,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後,兼任外事委員會委員,負責外交事務,但並未進入財經委員會,不直接參與經濟事務;這可能是其未列席財經委員會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原因。

朱鎔基「對陣」江派高官

12月19日,中國著名作家二月河的遺體送別儀式在南陽市殯儀館舉行。據河南官媒報道,二月河逝世後,多位中共國家領導人及前任領導人以各種形式,表示哀悼,並向其親屬表示慰問。

12月15日凌晨,二月河因病醫治無效逝世,享年73歲。二月河本名淩解放,1945年出生於山西昔陽,長期生活在河南南陽。40歲時,他開始文學創作,用20年時間完成五百萬字的「帝王系列」:《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三部作品。

2014年3月,二月河作為中國人大代表,曾與當時參加河南代表團審議的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就反腐展開對話。二月河當時用「蛟龍憤怒、魚鱉驚慌、春雷震撼、四野震動」一連串詞語來形容習當局反腐力度。

值得關注的是,官方悼念名單中,除了現任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長黃坤明及前總理朱鎔基為習陣營高官之外,其他人包括李嵐清、吳官正、劉雲山、張春賢、吉炳軒、劉奇葆、劉延東、陳至立、孫家正、常萬全這十名正國級與副國級高官都是江派背景高官。

中共當局慶祝所謂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外媒指出,中共黨內對習近平執政已發出數量罕見的不和諧音;多種跡象顯示挺習近平的力量受到壓制。

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剛過,江派高官成群「露面」,凸顯中南海政局詭異,反習勢力蠢蠢欲動。

官媒不尋常凸顯汪、胡政績

12月22日,新浪與網易等大陸門戶網站轉載北京青年報微信「政知見」文章,標題是「汪洋12年前開創的『先河』今年又有兩省『仿傚』」。

文章指出,12月14日,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在湖北省政協就2018年省政協脫貧系列重點提案開督辦工作座談會,而這已是蔣超良連續督辦政協提案的第3年。

文章強調,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新增兩名省委書記為提案辦理「加磅」,包括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與河南省委書記王國生,兩省都是第一次有省委書記督辦提案。

文章表示,「書記督辦提案在12年前的重慶已有實踐。巧合的是,2006年開創先河的正是(現任)全國政協主席汪洋。」

據報,汪洋2006年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時,就督辦了「以體制創新破解三峽庫區產業空虛難題」。2008年,他把這個工作方法帶到了廣東。

文章進而詳細提及汪洋在廣東擔任省委書記時所督辦的重點提案,並帶出接任人胡春華的政績。

文章詳細列出過去11年中,汪洋、胡春華和現任省委書記李希督辦的11件政協重點提案,其中汪洋和胡春華各督辦提案5件,李希1件。

香港評論員劉斯路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北京青年報》為共青團刊物,按照中共一貫的宣傳風格甚至紀律來說,如此凸顯中共「核心領導人物」以外的官員是少見的。

他說,當前中共官媒除了凸顯總書記習近平,極少對其他人作類似宣傳,以免中共權力層出現「多頭馬」。

他認為,這可能是個別報章的個案,如果汪洋和胡春華知道,大概也不會讓文章出現。

傳趙樂際被內部調查

12月14日,中共舉行所謂「改革開放40周年」文藝晚會。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韓正、王岐山等人觀看了演出。中共七常委中唯獨排名第六的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沒有到場觀看這次文藝晚會。

12月17日,中紀委監察委官網公佈消息稱,國家監委召開第一屆特約監察員聘請會議,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趙樂際的委託」出席會議。趙樂際再次缺席國家監委重要活動。

趙樂際缺席中南海文藝晚會與國家監委重要活動引發外界猜測。

海外中文媒體博聞社12月17日爆料稱,中共高層在醞釀重大人事調整,預計將有常委級別的高層被調查、「退休」或者騰位子。

12月18日,有背景神秘的網民在推特爆料稱,「趙樂際遭內部調查,只能先說這些,看他能否過關。」

中共十九大上,趙樂際黑馬入常,接替王岐山任中紀委書記。十九大以來,趙樂際打虎力度遠不及王岐山當年。

2018年北戴河會議前夕,習近平連下六次批示後,秦嶺別墅違建案不斷升級。

秦嶺別墅違建案時間跨度逾15年,屢禁不止;習近平震怒之下,陝西與西安官場地震,官員密集落馬,這令曾主政陝西的現任中紀委書記的趙樂際處境尬尷不已。

北戴河會議之後,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多次「不務正業」;8月29日、10月30日分別在全國歸僑僑眷代表大會、婦女聯合會全國代表大會上代表中共中央致詞;9月20日至29日罕見率領中共代表團對白俄羅斯、老撾、越南三國進行訪問,時間長達十天。

趙樂際作為中紀委書記罕見外訪期間,習當局打虎卻明顯升級,正部級高官、國家能源局局長努爾白克力與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先後在北京機場被帶走,另有逾十名省管官員被密集查處。趙樂際缺席打虎潮,極易令人聯想其主導權已被削弱、架空。

趙樂際(左)打虎力度遠不及王岐山當年。趙外訪期間,習當局打虎卻明顯升級,傳被內部調查。(AFP)
趙樂際(左)打虎力度遠不及王岐山當年。趙外訪期間,習當局打虎卻明顯升級,傳被內部調查。(AFP)

元老缺席「改革開放」大會  傳江澤民突發險情

12月18日上午,中共當局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紀念所謂「改革開放」40周年。此次大會打破慣例,中共前朝元老均未出席;而在30周年的大會上,前朝元老曾列席。

外界之前曾揣測,中共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一代領導人是否出席,是觀察中共黨內「團結」的窗口之一。中共歷史上,「路線之爭」往往伴隨著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如果習近平獨自現身,或反映出中南海權鬥波瀾洶湧。

12月20日,海外中文媒體披露,中共元老的缺席主要還是因為均都有不同程度的身體毛病。中南海知情者稱,「最大的狀況,還是發生在江澤民和李鵬身上;就在大會開幕前夕,他們兩人幾乎同時突發險情,甚至一度惡化。」

消息稱,習近平親自決定乾脆全部取消元老們的出行計劃,中共元老悉數被拒紀念大會;習近平的主要顧慮是擔心元老們的陣容不齊,很容易引發恐慌,甚至種種難以預料的後果。

2018年10月17日,海外中文媒體爆料說,從上海消息人士處獲知,江家10月16日有異常情況,紛紛集合,可能江澤民病危或更糟。

之前的10月9日,也有海外爆料者披露,江澤民的身體健康不容樂觀。10月3日,有美媒也披露,江澤民身體據稱不斷反覆,似乎並不樂觀。另有報道指,江澤民在北戴河會議前突然進入腦死亡狀態。

江父子與華為隱秘關係曝光

海外中文媒體12月9日披露,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被捕事發後,其父任正非已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並在第一時間緊急北上,向中南海求救。

香港特區政府知情者表示:「華為是一家甚麼樣的公司,而任正非是一個甚麼樣的身份,一直飽受海內外質疑;其軍方背景當然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是孟晚舟女士竟然持有多本特區護照,確實令人匪夷所思。」

華為公司1987年在深圳成立,2012年開始成為全球最大的電訊設備製造商。而這期間正是江澤民執政,以及江派架空胡錦濤的時間,華為趁機坐大。

12月18日,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報道說,任正非首次踏上美國領土時,華為的營收還不到10億美元,而今將達到1,000億美元。

報道引述一位華為前高管的話表示:「第一個十年生意平淡,然後公司就像瘋了一樣迅速騰飛。人們懷疑肯定是發生了甚麼有助於公司生意的事情,但即使在公司內部這也是個謎。」

報道披露,有跡象表明任正非得到了最高層的支持。1994年,他向當時的中共領導人兼國家主席江澤民作了匯報。幾年後,華為承建了中共軍方首個全國範圍的通信網絡。

另有消息指,任正非跟江澤民的關係非常密切。據華為人講,江澤民只要去深圳,一定去華為。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任正非的關係也非同一般,並「垂簾聽政」常常為其「下指導棋」;而華為的「低調」卻迅猛發展,更隱藏中共不可告人的戰略目的。華為公司深度參與了江綿恆主導監控人民的「金盾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