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丈夫寄人籬下、聶蘭獨自帶孩子和打工這段時間裏,有男士對聶蘭表現出好感,經常給孩子買這買那的。

「我覺得與其這樣,不如就回去吧!」聶蘭覺得孩子也越來越大,應該給孩子一個完整的成長環境。

她給先生打電話說:無論家裏再大的困難,我們都一起去承擔吧!先生說,對。

2016年,聶蘭來到南韓泉州的小姑子家,和暫居在這裏的丈夫團聚。

「不管先生再怎麼對我,我都不能離開這個家了。」她暗暗打定了主意。

小姑子家是5層樓高的樓房,其中相當一部份用來出租。聶蘭和孩子被安排住在最頂層的一間,那裏沒有暖氣和冷氣,租也租不出去。

「在這期間,我也做點小生意,向大陸賣一點南韓的東西。能維持家裏的生活。」

她和丈夫之間的摩擦,還是接踵而至。

「有時候,丈夫像瘋了一樣打我。劈頭蓋臉地打在臉上、頭上。」聶蘭帶著傷上了樓,三天不跟丈夫說話。「當時的境界就那樣,有怨恨、爭鬥心。」

法輪功讓她改變看問題的角度,她體悟到,怎樣面對這些矛盾,就看自己的境界了。

「後來他打我,我就覺得他很可憐,善心出來了。考慮他這麼多年也吃不少苦。」聶蘭說。

聶蘭決定要在家裏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要讓他們在我身上看到善」。

閒暇的時候,聶蘭就給小姑子收拾樓道。樓道很大,她一層樓一層樓地打掃、拖地。小姑子的男朋友回來了,看到過幾次。

聶蘭搬回來住之後,婆婆還是給兒子做飯,不讓聶蘭插手;聶蘭和孩子單獨做飯,吃得很簡單,經常吃粥。碰上做好吃的,聶蘭就讓孩子給他們送過去。

「慢慢地,我先生就開始跟我站在一邊了。我也不知道,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

在泉州時,聶蘭給婆婆過了一次生日,特意買了一些好吃的,買了蝦。做好了菜,先生也把小姑子一起叫過來。小姑子當時都沒想起來是她媽媽的生日。後來,有錢的小姑子也只是買個巴掌大的蛋糕,以示慶祝。

在飯桌上,先生很感動,給聶蘭說了一番心裏話:這幾年,婆婆這個樣子,是因為她有病,希望你能包容這一切。

去掉對婆婆的怨恨之心

聶蘭的先生找到工作後,全家在2017年4月搬離泉州。

搬家時,聶蘭跟先生說:「這麼多年,我不再跟你媽去爭你了。我放棄了。」

先生說:「搬家之後,你做飯。」他的意思是,讓妻子主管這個家,讓母親退下去。

婆婆一直不讓聶蘭給先生做飯,她老年癡呆症多年了,爐火有時忘了關,鍋都燒破好了幾個。

搬家後,聶蘭大展身手,每天換著花樣做飯。先生說,好吃;但婆婆不吃、嘔氣,不買帳。

聶蘭給婆婆講道理,先生現在工作壓力很大,「咱倆要是不好好的,他沒了工作了,咱們就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了。你想那樣嗎?」

聶蘭也向內查找自己是否有不好的心。

她發現,自己還存有怨恨心,所以婆婆才對她不買帳。「我內心覺得,多年我跟先生的不幸福,是婆婆在中間起作用。孩子8歲了,我和先生除了領結婚證,沒有辦婚禮。」

「婆婆一天到晚圍著兒子轉,對我和孩子是不管不顧的。」 「因為都沒有得到,所以心裏面有那種委屈、那種怨恨。」

聶蘭表示,隨著更進一步理解法輪功的「真、善、忍」法理,她慢慢地動了真念要善待婆婆,不知不覺中怨恨心化掉了。

她給婆婆做婆婆愛吃的,「特別是先生加班不回來,我就更給她做好吃的。」

以前,聶蘭的先生回到家,婆婆是告狀的。後來,她就不說不好的話了。

丈夫一看,他不在家,妻子對婆婆更好,對妻子更加信任了。

小姑子的三次見證

聶蘭的小姑子至少三次見證嫂子在法輪大法修煉中的變化。

聶蘭(右一)參加法輪功遊行(本人提供)
聶蘭(右一)參加法輪功遊行(本人提供)

第一次是丈夫找到工作後全家搬家。小姑子沒幫著幹活。

聶蘭先幫收拾婆婆房間,「非常髒。飲食垃圾、點心都窩在被子裏,臭了。」

「丈夫看見我在那收拾,收拾兩三天才收拾乾淨。小姑子(也)是看得到的。」

第二次是小姑子不請自來。

按照南韓人的禮儀,朋友、親人拜訪都要先經過主人的允許。小姑子和男朋友在2018年過年後的一天,突然到了,到了才打電話。聶蘭的先生非常生氣,不願接待他們。

當時的場面很尷尬。聶蘭熱情地對他們說:「你們等著,我下樓買韭菜,給你們包餃子。」

聶蘭做好了餃子,一盤一盤地往上端。當天,他們四個吃飽了, 聶蘭和孩子吃了剩下的最後一點。

當時,丈夫和小姑子很感動。小姑子流露出敬佩的眼神,跟他哥哥說:「嫂子的變化太大了。」

第三次是小姑子要辦婚禮。

2018年5月6日,小姑子提前打電話說要拜訪,並告訴說5月26日要辦婚禮。

聶蘭提前準備了豐盛的飯菜:排骨、蝦球、拔絲番薯……

拔絲番薯,吃起來又香又甜又好玩,讓人又驚又喜,但是做這道菜很費功夫,這是聶蘭在南韓第二次做。第一次做拔絲番薯是她給丈夫過生日,她回憶著小時候爸爸做的樣子,嘗試了多次,才成功拔出絲來。

聶蘭說,做這些豐盛的飯菜,是希望「讓丈夫有面子,讓小姑子對哥哥尊重。」

大家都吃得很開心。後來小姑子和哥哥說:「我想看看《轉法輪》這本書。」

當天丈夫把小姑子送到樓下,回來很高興,跟聶蘭促膝談心,還特意給了聶蘭5萬韓幣,表示感謝 。

小姑子結婚那天,聶蘭全家都去了。

婚禮司儀在婚禮上說,聶蘭的婆婆有老年癡呆三十多年了,女方家風很好;希望小姑子也能善待男方的父母。聶蘭當時坐在婆婆後面。親屬都往這邊看。

有人過來問婆婆:「你怎麼這麼精神啊?」

婆婆說:「我兒媳婦對我很好。」

婆婆意外中暑

2018年夏天,一次一家人外出,聶蘭辦事加買東西,先生去溜躂了。由於擔心老人走路走丟了,聶蘭的先生就讓母親在車裏待一段時間,坐在副駕駛的座位。

回家的路上,聶蘭發現婆婆不太對勁。婆婆走電梯,晃晃悠悠的,回到家,就去躺著休息了。

聶蘭心想,婆婆可能中暑了,就給她倒了杯涼爽的果汁,給她扶出來坐著。婆婆很聽話地喝了果汁,緩解一些了。

聶蘭先生看到這一幕,很受觸動,就說:「媽,你也跟聶蘭去學法輪功吧。這法輪功真是讓人做好人。」

聶蘭的先生後來也多次表達了對妻子的支持,有時候說:「你好好修煉吧,我支持你。」

感恩李洪志師父

「叩拜師父。」聶蘭感恩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讓她度過婚姻和生活上的難關,「謝謝師父這麼多年牽著我的手,走過了每一關每一難。」

「 在修煉法輪大法這幾年中,師父把我變成一個為家人著想,甚至為眾生著想的人。」

「在家裏,我讓先生和婆婆先吃飯,教育孩子讓孩子把好吃的先給婆婆、丈夫。」

聶蘭表示,家人都感受到法輪大法的慈悲。「以前家裏是個戰場,現在家人都認可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