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結束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當局稱要大力給企業減稅降費以「提振經濟活力」。但一些中外經濟專家紛紛吐槽「為時已晚」,並指政策內容語焉不詳。

中共稱將實施降稅降費 被指語焉不詳

綜合大陸媒體報道,目前16個省份推出的促進民營經濟發展政策,是從減稅降費、緩解融資難融資問題……保障政策落實等角度給予民營企業支援。

而日前中共在北京舉行為期4天、於21日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稱,2018年,中國總體運行面臨的是……變中有憂的局勢,經濟面臨下行壓力。2019年的財政政策中,「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

外界注意到,經濟工作會議未結束,稱將減稅1.5萬億人民幣的傳聞已不脛而走。但減稅降費政策的相關方向或內容,目前尚未出台。有報道說,「語焉不詳」。

中國金融智囊研究員、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沒有看到當局給出具體的方案。「不知道它減哪些方面,沒看到。光說沒有用,減稅要減到甚麼地方、落實到甚麼地方?這個很重要。」

專家:減稅費為時已晚 民企觀望 做兩手準備

多年來,中國經濟政策呈「國進民退」的趨勢;中國財經專欄作家吳小平9月11日還發表題為「私營經濟初步完成階段重任」的文章。中國經濟不斷下行趨勢伴隨中美貿易戰的持續,民營企業對大陸市場已喪失信心。

原中國央行、國有銀行分行高層管理人員弘勛日前向大紀元表示:「都不看好這個市場,做好了兩手準備,移民,然後在國內看看,如果不好了馬上就撤,都是這樣的,知道國內現在沒辦法做。」

「一個縣級市來的朋友就說了,那邊民企大概50%-60%已不幹了。他是中國一知名品牌的老闆,是在國內有影響力的『長江商學院企業CEO培訓班』的學員。有很多期都有著名的企業老闆。他這一期班上大概有100多人,全都移民了。」弘勛說。

經濟專家謝田教授向大紀元記者分析,要減稅降費來提振經濟活力,可能比較困難。基本上中共現在似乎在亡羊補牢,是試圖彌補中美貿易戰所造成的中國經濟迅速惡化;欲給中國經濟輸血,給企業減輕壓力。但是現在為時已晚。

「來得太晚,不能解決關鍵的問題。對中國的經濟來說,它出口放緩、訂單減少,這是最大的問題。減低一點稅賦、稅費恐怕不會對刺激企業產生太大作用。尤其是對中國的供應鏈向外轉移的企業來說,更可能是杯水車薪。已經晚了。」謝田說。

鞏勝利也表示,2017年1月份,特朗普政府上任不到1個月,就宣佈了大減稅計劃;減稅計劃出台後,歐洲、日本等國家紛紛跟進。他說:「2018年現在來搞已經晚了,人家已經實行1年了。所以中國今年的企業競爭力大面積地向下喔!企業的生產、營利都面臨了難題。」

分析人士盤點「為時已晚」因素

中國央行24日公佈的季度調查顯示,企業家信心指數降至67.8%,按季跌3.4%;企業家宏觀經濟熱度指數降至35.4%,按季跌1.8%。其中,31.1%的企業家認為宏觀經濟偏冷。出口訂單指數為45.5%,比上季下降3%,比去年同期下降2.9%。

獨立政經分析人士秦鵬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目前中國經濟已經發生嚴重衰退、崩潰式下行。

大陸的投資增長緩慢;中美貿易戰膠著,企業出口後續訂單出現問題;消費增速亦大幅下滑。今年1月份中國消費稅收入為1,468億人民幣(為1-2月資料平均),至11月大幅下滑至170億人民幣;

中共財政收入10月份下降3.1%;11月份財政收入、稅收分別下降5.4%、8.3%。官方稱因減稅降費所導致。但外界質疑。

秦鵬認為,中共稅務局的徵收力度一直在加大,所以現在下降只能是因為稅基(GDP總量)出了問題。「經濟衰退已經發生,而且下行還會繼續。」

日前,中國經濟學家向松祚於演講時曾表示,中國GDP實際增長1.67%,另外一種測算是負值。

「再者,大陸民營企業家經營的信心已嚴重受挫」。秦鵬說,2008年至今年9月,「國進民退」越演越烈,幾乎所有中共的政策,都是對民營企業家的沉重打擊。

「中共當局發現經濟出了嚴重問題,10月份開始政策大逆轉,出台新政策聲稱要扶植民營企業,並說民企是『自己人』。但政策待遇並沒有根本性變化,幾個人敢相信?誰敢投資?第三,債務危機和金融危機已初步爆發,還會更加嚴重。」他表示。

今年以來,P2P頻頻爆雷;公司債務、地方債違約不斷發生;銀行不良貸款截止第三季度已超過2萬億,進一步惡化了本來已經積累的債務危機。秦鵬認為,明年會更嚴重。「再有,國際環境發生了不可逆轉的變化,中國失去了轉型、化解經濟問題的良好國際環境。」

「今非昔比,需要的減稅力度不同了,需要的輔助的措施也不同了。還一重要的問題,我認為,即使現在需要減稅降費,恐怕中共當局也不肯。它那龐大的政府機構、8,000萬吃財政飯的黨員,需要通過稅收去養活。」秦鵬說。

中國有全球第一大公務員隊伍

鞏勝利也表示,中共當局提大減稅,大減費口號。但比如大減稅後,中共當局的7級架構的黨政雙核心要不要減少?那都要財政供養。它比歐美法治國家多了3級以上的政府人員,成本相當高。

「中國公務員隊伍全球第一大。它現在如果沒有精兵簡政,沒有壓縮政府的、黨的、還有政府架構的舉措,那它的減稅降費是可怕之舉。沒有配套的簡政放權,減稅那不等於是政府要關門了。」鞏勝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