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行業巨頭ofo近來押金遭到擠兌,線上線下排隊退押金的ofo用戶已超過了1,100萬,並且還在不斷增加,積欠押金至少11億元(人民幣,下同)。創始人戴威聲稱「為每一分錢負責」,被網民炮轟。

綜合媒體報道,ofo小黃車之前將退押金延長到了最多15個工作日,但是很多人超時很久仍然收不到退款。從本月17日開始,ofo的北京總部就被大量民眾包圍,排著長長的隊伍在等待退款。

需退還押金總額至少11億元

ofo方面也隨即公佈了新的退押金政策,無論線上線下都得按申請順序排隊,並且給了每個人一個「排名」。截至目前,排隊退押金的ofo用戶赫然已經超過了1100萬,並且還在不斷增加。

ofo部份老用戶押金99元,新用戶押金199元,如果以99元/位計算,保守估計,ofo需退還押金總額至少11億元;但若以199元/位計算,那麼ofo需要退還高達22億元的押金。今年7月的統計數據顯示,ofo活躍用戶為2,700萬左右。

滴滴3.7億美元投資恐血本無歸

除了用戶的押金問題之外,為ofo提供資金支持的股東們可能更加焦慮——若ofo真的走向「死亡」,股東此前的巨額投入將「竹籃打水一場空」,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

ofo真實融資額為14.5億美元,其中滴滴共投入3.7億美元;阿裏投入3.4億美元,另有8000萬美元債權,螞蟻金服投入1.4億美元。

此前ofo對外公佈融資總額為20億美元,但據近期曝光的哈囉單車收購ofo方案顯示,ofo各家股東投資總額為13.8億美元。另據知情人士表示,ofo真實融資額為14.5億美元。

公開資料顯示,創立於2015年的ofo有過近十輪融資,囊括了滴滴、螞蟻金服、阿里巴巴、中信、DST、弘毅、Coatue、小米順為等知名企業和投資機構。

有分析認為,如果ofo進入破產重整程序,根據債權先於股權的原則,債權將優先得到清償。滴滴作為ofo的第一大純股權投資機構,會成為損失最大的輸家。

考慮到新一輪融資擱淺,外界對於ofo還能撐多久頗多疑慮。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澎湃新聞表示,共享單車盛況不再,主要是因為資本退燒加上競爭壓力大,「中國的資本很澎湃但沒有持久耐心。」

另一打擊共享單車的則是政府政策,朱巍說,過去各個地方都有針對共享單車的限量令,讓企業壓力很大,即使有資本也滲透不進去,加上現在各地不允許車身做廣告,即使透過自媒體行銷,還是找不到獲利模式。

朱巍表示,網絡經濟的本質是沒有老二,持續燒錢的過程中,如果大家不看好,或另有新點子,馬上就會變成棄子。共享單車未來必須聚焦在出行,而非資本運作,網絡產生的泡沫太多,若不抓牢核心經營點,會失去整個產業。

創始人發聲「活下去」

12月19日,深陷危機的ofo創始人戴威發佈全體員工信稱,由於從去年底到今年初沒能夠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做出正確的判斷,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負著巨大的現金流壓力。退還用戶押金、支付供應商的欠款、維持公司的營運,1塊錢要掰成3塊錢花。

「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認同並堅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為我們欠著的每一分錢負責,為每一個支持過我們的用戶負責!」

消息一出被網民炮轟:「廢話少說,趕緊還錢……」「你倒是退啊!」「 他們玩的就是押金在投資,不要偷換概念。」「 共享經濟就是一個坑……」「押金都去哪裏了呀?」「 說這話的時候正在偷偷轉移資產。」

「 共享產物就是借殼融資,一個套路。」「 早說些負責任的話也不會走到今天。」

「 現在大家可以計算一下自己的用車成本了,公式是這樣的:299+騎行費用+未退餘額+排隊退款誤工費)÷騎行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