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所用的床單、病人衣服,以至手術裝束都帶有大量細菌,因此對洗清消毒本應有嚴格要求,但包攬江西南昌市二十多家三甲醫院業務的兩家洗滌廠,將收集來的醫用布混洗,沒有高溫消毒,令病菌傳播的風險大增。

用工業洗滌劑清洗醫療布草

《新京報》報道,南昌市兩家承包醫院布料洗滌的企業,為了提高工作效率,使用工業洗滌劑清洗醫療布草,也無嚴格的高溫消毒環節。

此外,一些兒科醫用布草被夾雜在成人醫療布草中混洗,帶血的醫用布草與其他患者衣物和床單進行混洗。

有洗滌廠員工披露,他們所謂的分類洗滌,只是把醫院分開,不分科室,不分衣裝,簡單而言就是全堆放在機內混洗。

其中一家佔地近千平方米的洗滌廠房內,雖設有洗衣區、烘乾區和摺疊區,但一些口罩、輸液瓶等醫療廢物夾雜在布料中,隨意堆放在地面。

一名叫張春蘭的洗滌組組長表示,他們以醫院為單位,一天要洗近百噸布草。在分揀過程中,發現很多布草都有大量血跡及藥物殘留,都堆放一起,放進小型洗衣機進行清洗。其中包含床單、病號服及醫生手術服。

此外,一些帶血的紗布及用過的輸液管等醫療廢物,有時也被混進洗衣機,跟布草一起混洗。

張春蘭說,醫用布草都是人工分揀,出現分揀不當是經常存在的事情,「醫院那邊要是發現沒洗乾淨,就會退回來重洗。」

無高溫消毒環節

洗滌廠在洗滌醫用布草時,並未對布草進行嚴格消毒。在洗滌、甩干、烘乾、熨燙摺疊四個流程中,所有布草均被雜亂堆放在地面。

至於另一家洗滌廠清洗醫用布料時的情況都大同小異,而且為了做到上午收集、中午送運,以及獲取更大的利潤,他們會使用對皮膚有刺激作用、屬於工業用的「超濃縮增白洗衣液」,從而加快洗滌時間,並使用熱水配上消毒液,根本沒有進行高溫消毒。

被曝存在利益鏈

被曝光的兩家醫用布料承包洗滌企業,其中一家叫南昌市順達洗滌服務中心,法人代表是裘偉光,被揭曾是南昌市第一醫院的腦外科、急診創傷中心主任醫生。

知情者直言,能夠承包大部份南昌市內的三甲醫院布料洗滌業務的都是「老闆的關係」:「像順達的老闆就是以前南昌第一醫院退休外科主任,他有很多醫院的資源,要不然按照他公司那樣的清洗環境和流程,不可能承包得下來。」

另一家企業豐源洗衣中心的工作人員透露, 「每個月利潤就是兩百多萬元人民幣。」然而在可觀的利潤下,行業卻缺乏監管,出現混洗、沒有消毒等亂象。

有業界人士對此表示擔憂,在洗滌時必須滿足清洗、消毒、乾燥、檢查、摺疊、包裝、滅菌及儲存等條件才能投放入醫院進行使用,否則會「造成醫院布草二次污染」。

對此,網民議論紛紛:「各行各業不看不知道,看看嚇一跳,都一樣!」「看到這種新聞,我已經麻木了。」「醫源性感染越來越嚴重了。」「醫護人員與病人都被暴露在污染風險中,隱患巨大,怵目驚心。」

「監管部門都哪去了?」「醫院比黑店還黑。天價藥,沒有一個孫子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