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過去鮮少在媒體面前曝光,卻是特朗普最倚重的中美貿易政策智囊。

他,曾代表美國與日本、歐洲、加拿大等國談判,並協助美國在80年代的貿易戰裏擊敗日本。

他,與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以及特朗普,被北京稱為「白宮鐵三角」,令中共寢食難安。

他是美國的「貿易沙皇」——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

應對中美貿易戰 特朗普推出最難纏談判高手

「羅伯特‧萊特希澤,美國貿易辦公室代表,將負責這些談判工作。」12月3日,習特會後兩天,納瓦羅在國家廣播電台(NPR)受訪時宣佈,未來90天內,萊特希澤將負責中美雙邊的貿易談判。

消息傳出後,引發全球媒體熱議不斷。因為早在30年前,萊特希澤的談判功力,早已聲名遠播。

「美國上一次應對採取掠奪性貿易與保護主義政策的國家是日本,當時萊特希澤扮演著卓越角色。」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委員邁克爾‧韋塞爾(Michael Wessel)表示,「他有知識,有創意,並且有著使命必達的決心。」

「他是美國貿易代表處有史以來,最難纏的談判家」,納瓦羅也強調,「他會提出確切證據,並且把(中方)關稅拿掉,非關稅貿易壁壘拿掉,終結一切阻礙市場准入的結構性因素。」

萊特希澤究竟有何本事,為甚麼讓美方如此器重與信任?

故事得從71年前說起。

從政府到民間 萊特希澤的談判修煉路

1947年10月,萊特希澤出生在俄亥俄州的小鎮阿什塔比拉(Ashtabula),父親是醫生,家境寬裕。

他後來就讀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學院,畢業後進入律師事務所工作,專長稅務、能源及貿易等法規。5年後,他跨足政壇,追隨參議員鮑勃‧多爾(Bob Dole)進入參議院財政委員會工作。由於表現優異,後來在多爾的提拔下,成為參議院財委會幕僚長。

在參院任職的5年間,萊特希澤得以近距離觀察各式各樣的政策談判與黨派協商過程,他也從中鍛鍊出敏銳的觀察、應變能力與精明的談判技巧。

「(在參院工作)最大好處是,你可以知道這些人彼此間有甚麼樣的關係,甚麼樣的論說會比較有說服力,然後你就可以決定採用哪一種協商策略。」萊特希澤回憶道。

1983年,年僅36歲的萊特希澤,由於其卓越的談判協商能力,受到前總統列根的重用,出任美國副貿易代表一職,獲得參議院一致投票贊成。

1980年代,美國經濟遭遇當時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日本的嚴峻挑戰,包括鋼鐵等日本商品大量傾銷美國市場,造成美國貿易赤字急遽攀升,製造業遭受衝擊,民間失業嚴重。

列根亟欲重振美國經濟,派萊特希澤與日本展開鋼鐵貿易談判,希望降低貿易赤字。萊特希澤不負眾望,成功迫使日本讓步,擴大開放市場、降低關稅,並促使日本與英、法、德、美在1985年簽下著名的《廣場協議》(The Plaza Accord),讓美元大幅貶值,美國經濟與就業從而起死回生。

然而,就在這一年,萊特希澤決定放下公職,離開政治圈,回到律師老本行。

他加入全球知名、擁有多達2000名律師的世達律師事務所(Skadden, Arps),擔任合夥人,並負責國際貿易法律訴訟案,代表美國企業與工人,對抗來自外國的不公平競爭。

萊特希澤的律師生涯,一晃眼30多年光景,也讓他的貿易談判功力更上一層樓。

受特朗普邀約重返政壇 屢建戰功

直到特朗普出任總統,英雄惜英雄,特地邀請這位貿易談判好手重回政壇,畢生熱愛美國的萊特希澤才重出江湖,施展談判武功,再次挽救美國江河日下的經濟與貿易。

短短兩年間,萊特希澤不僅與南韓完成修訂自由貿易協定,與歐洲談定「零關稅、零補貼、零非關稅貿易壁壘」的框架協議,還幫助特朗普兌現一項高難度的重大競選承諾——終結《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並與加拿大、墨西哥簽訂新的《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

萊特希澤屢建奇功,讓特朗普與共和黨陣營深表滿意;更罕見的是,就連在野黨與泛左派陣營也對他一致表達敬佩。

「萊特希澤對於貿易政策的技術性細節與華府運作方式的知識非常廣博」,立場左傾的全球貿易觀察(Global Trade Watch)組織創始人羅莉‧瓦洛克(Lori Wallach)坦言,「但讓他迥異於其他共和黨高級貿易專家之處,在於他的觀點是經過數十年貿易實戰與政策的歷練,而非堅守某種意識形態或理論。」

談判高超,判斷準確,作風務實,行動明快,以國家利益為判準,不以黨派為依歸,堪稱是萊特希澤的致勝之道。

貿易戰場的巴頓將軍 震驚日本與蘇聯

美國二戰名將巴頓將軍(General Patton),向來是特朗普仰慕的歷史英雄。

特朗普曾說,他之所以選擇馬蒂斯(James Mattis)出任國防部長,就是因為馬蒂斯是他心目中的巴頓將軍。

那麼,萊特希澤或許正是特朗普政府在貿易戰場上的巴頓將軍。

萊特希澤與巴頓一樣作風強悍,勇敢果決,敢說敢做,並且戰略睿智,擅於掌握對手心理,出奇制勝。

當萊特希澤談判時,你絕對不希望自己就是他的對手。

1985年,萊特希澤受命與日本進行貿易談判,他憑著對美日貿易的充份了解,祭出「進口限額」與「懲罰性關稅」兩項武器作為後盾;加上他強硬的姿態與高明的談判技巧,最終迫使日方讓步,幫助美國打贏這場世紀貿易戰。

然而,最為後人津津樂道的是,在當時的談判過程中,萊特希澤對日方提出的貿易方案大失所望,不屑一顧。他當場將日方文件折成一架紙飛機,射回給日本代表,讓日方大吃一驚。萊特希澤也因此被日本人冠上「導彈人」(missile man)封號。

不僅如此,當日方進行簡報時,萊特希澤完全不在意對方所言,反而專注地拿起桌上的麥克風玩起拆解遊戲。

萊特希澤的言談舉止,刻意表現對日方的輕蔑,與對手大玩心理戰,讓日方亂了方寸。最後,日方做出重大讓步,不僅減少對美國出口,同時擴大進口美國貨品,最後還簽訂《廣場協議》,加速美元貶值。

這場談判奇襲,讓萊特希澤一戰成名。

不僅日本嘗過萊特希澤的苦頭,前蘇聯也領教過他的強悍。

據彭博社報道,今年初,萊特希澤私下向同事透露,當年他與前蘇聯針對穀物禁運問題展開談判時,蘇聯人特意拿出一盒嗆辣的古巴雪茄擺在他眼前。

或許蘇聯人看他年輕可欺,想藉此暗示,蘇聯的小兄弟古巴就在美國後院守著,要美方知難而退。

沒想到,萊特希澤無所畏懼,當場打開鐵盒,在密閉的房間內當著蘇聯人面前,一根一根地把雪茄抽完,現場煙霧瀰漫,讓蘇聯代表目瞪口呆。

「萊特希澤非常聰明,非常有戰略,而且完全無畏無懼。」一名與萊特希澤共事超過30年的律師說出他對萊特希澤的觀察。

「他非常嚴苛,有時會咄咄逼人」,一名曾參與《美墨加貿易協定》談判的官員向法新社透露,萊特希澤在工作上相當嚴厲,但卻又「充滿幽默感,讓人喜愛」,而且「他的睿智受到眾人無比敬重」。

簡單說,在貿易戰場上,不論是戰略、戰果或行事風格,萊特希澤都與巴頓有著諸多神似之處——巧的是,特朗普本人也在許多方面與巴頓相當神似。

因此,不難理解,為何特朗普特意邀請這位蟄伏民間超過30年的沙場老將復出江湖,對他充份信任,聯手為美國的復興之路而戰,為美國對抗中共的蠶食鯨吞而戰。

對於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與種種不道德舉措,萊特希澤的立場與特朗普甚為一致,主張以強硬策略展開反擊。

為甚麼?這得從萊特希澤的童年說起。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