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秦嶺違建別墅整治行動中,有上千棟別墅被拆,連深山裏小道士的全真庵也被當成違建。當地官員被指要麼不作為,要麼亂作為,暴露了中共體制的缺陷。

據陸媒近日報道,7月下旬開始的針對秦嶺北麓西安段違建別墅的專項整治已接近尾聲。截至11月初,秦嶺北麓西安境內共清查1194棟別墅,拆除1185棟,沒收9棟。目前,拆除行動仍在繼續。

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因習近平6次批示指示卻仍未能解決,而廣受關注。外界質疑,此次拆除是否能根治秦嶺別墅問題。

據網民「三輔客」日前透露,前不久走子午峪(秦嶺七十二峪之一),正趕上秦嶺整治別墅,裏面幾處修行的茅草屋亦不能倖免。

圖為山間道士修行的茅草屋,也成為別墅整治中的違建。(圖片來源:三輔客的網誌)
圖為山間道士修行的茅草屋,也成為別墅整治中的違建。(圖片來源:三輔客的網誌)

「三輔客」還透露,子午峪深處的全真庵也面臨拆掉,早前庵內的醫書之類的物品打包了幾十袋子,求路人幫忙帶出山外。而道士自己炮製的藥酒、醋、醬,罈罈罐罐無法攜帶。

照片顯示,一張題為「志願召集」的告示上寫著,有志願幫忙的遊客,可到子午庵義診點順帶幫忙帶點東西下山。

圖為全真庵準備運出的書籍,請遊客幫忙順帶。(圖片來源:三輔客的網誌)
圖為全真庵準備運出的書籍,請遊客幫忙順帶。(圖片來源:三輔客的網誌)

對於中共運動式的「拆除違建」行動,自由撰稿人龍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此舉反映了地方官員亂作為。要不就喊喊口號,根本不作為;逼急了就給你全拆了,亂作為。

他說,「等形勢變了,還得接著建,共產黨就這麼一回事。中共官員誰會跟誰一條心啊,共產黨也就這樣,快完了。」

網友「江湖夜遊人」表示,「河南成千上萬的棺材,領導一句話衝到老百姓家裏搶出來就砸了,秦嶺別墅為啥解決不了,因為別墅的主人都是高級人民公僕。」

秦嶺別墅案引發官場地震

從2003年起,秦嶺北麓出現諸多別墅,隨意圈佔林地,破壞山體。據統計,從西安長安區至鄠邑區,共建有西安院子、山水宅院、提香溪谷、高山流水、南山唐郡等多處別墅。一處別墅項目「國嶺」的廣告語直接為「國之龍脈,嶺立天下」。

這些別墅多採用仿古建築,價格不菲。如南山腳下的西安院子別墅群,均價近2萬一平米,整套購買最低需600萬元以上。

陸媒近日曝光的西安鄠邑區「陳路別墅」,於2005年開始興建,佔地超過14畝,內部奢侈程度驚人。其中兩個魚塘面積逾千平米,狗捨面積78平米,陳設石雕等文物211件。別墅酒窖內全是茅台酒和五糧液酒。

近年來,秦嶺別墅案伴隨著貪官落馬。僅2018年11月上旬,陝西省三名省部級官員被調查,分別是陝西原省委常委、原秘書長錢引安,西安市原市長上官吉慶和已經退隱官場兩年的西安市政協原主席程群力。

此外,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七月份秦嶺拆違以來,已經有1000餘人被問詢過。還有多名官員被調查,「總共有三位數之多」。「他們主要來自規劃、國土等相關部門。」規劃和國土部門是秦嶺相關違建別墅的主管單位。

2017年5月22日,曾任西安市委書記、時任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魏民洲落馬。《中國紀檢監察雜誌》披露,魏民洲從商人L某那裏要來了一套別墅,母親對他講不能住,「可他沒有聽老母親的話,還是收了這套房子,所以他落馬了。」

而在對秦嶺別墅的清查中,曾有自媒體發佈稱,其中「400套別墅無人認領,資料也沒了,主人無影無蹤」。至今官方沒有公開別墅主人的身份。

陝西秦嶺別墅案被認為凸顯了中央和地方之間的博弈和衝突。

自由撰稿人龍嘯表示,秦嶺別墅的拆除要習近平6次指示,兩次派出中紀委副書記親自坐鎮指揮,最後定性為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直到上升到政治高度,當地才開始拆、開始扒,這表明了「政令不出中南海」,地方懶政怠政,消極對抗反腐。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秦嶺別墅案」凸顯了中共體制的「山頭」主義特質。中共體制高度集權,尤其搞政治運動時,從上到下一竿子插到底,所謂「與中央保持一致」,但實際上中共體制又是相當「分權」的;除了權力控制外,它主要依靠利益均沾、利益分贓來使官員階層為其賣命。

他指出,在一定意義上說,中共體制就是一種「山頭體制」,一層層的「山頭」。下面對上級也總是糊弄和欺騙,有民謠說,「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

薛馳認為,「秦嶺別墅案」因為習近平的震怒,才得到了處理,其實也沒有處理乾淨,還是留有一些尾巴的。陝西地方政府追求的是大面上有個交代、能過關就行了。在中國,這樣的案例多去了,又一次講述了一個小孩都能明白的道路,中共必須解體,中共完蛋中國才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