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株洲冶煉集團近千名職工在株洲市政府門前抗議,要求政府在搬遷問題上應考慮職工訴求。但截至7日下午,職工大部份訴求遭到否決,職工代表表示將繼續維權,向上一級相關部門表達訴求。

12月3日上午,株洲冶煉集團近千名職工冒雨步行來到株洲市市政府大門前維權抗議,他們喊著口號,打著「株冶巨虧必須追責」、「搬遷補償安置為先」、「株冶人要吃飯要生存」等橫幅。

2018年12月3日,近千名湖南株冶集團職工在株洲市政府大門前打橫幅表訴求,維權抗議。(受訪者提供)
2018年12月3日,近千名湖南株冶集團職工在株洲市政府大門前打橫幅表訴求,維權抗議。(受訪者提供)

知情人葛先生對大紀元說,當天株洲市信訪局官員與職工代表見了面,職工代表向政府和廠方提出了在工廠關停期間的十幾個訴求以及6方面要求政府解決的問題,「但官方沒有立即回應,答應在兩天之內,在星期五之前再做答覆。」

星期五(7日)下午,市政府信訪局和株冶廠方再次與職工代表見面,但官方答應的和職工們要求的訴求相差很遠,「官方只是答應了一小部份訴求。」葛先生說。

葛先生表示,株洲冶煉廠是上世紀50年代建起的工廠,至今60多年了,由於工廠污染嚴重,工業廢水和煙塵污染很大,現在強調環保,要求整體搬遷,「那麼這些人就要分流安置,而工廠出台的政策沒有完全兼顧職工的利益。」

葛先生說,職工們主要的訴求就是解決安置的問題,「搬遷後的地方不在株洲,但他們都是株洲人,一家老小都住在這邊,搬遷後不可能都跟著走,一些到新工廠上班的人就存在兩地分居的問題,很多職工上有老,下有小,長期不回來,家裏生活會面臨很多麻煩,生活會有很多困難。而不走的人,工廠也是有一個政策,但職工認為這個政策沒有很好照顧職工的利益,那麼職工們就不幹了。」

葛先生說,職工們接下來會繼續維權,「維權代表將在職工中進行募捐,為去長沙或北京維權上訪反映情況籌集費用。」

據資料,早在2010年5月,因株冶集團高管年收入24萬至35萬元,而普通職工月收入才1300元,收入分配不公及腐敗問題曾引發職工維權。

2010年5月4號,湖南株冶集團公司辦公樓前的職工們關於公司領導和工人之間收入懸殊太大,職工們齊心協力合法維權。(天涯論壇)
2010年5月4號,湖南株冶集團公司辦公樓前的職工們關於公司領導和工人之間收入懸殊太大,職工們齊心協力合法維權。(天涯論壇)

而大陸媒體今年8月13日報道,株冶集團自2004上市以來,不止一次出現過大額虧損,而截至2017年,13年中,株冶集團為全體股東奉獻的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累計值是-9.24億元,如果再加上今年上半年13.68億元的虧損,累計貢獻的淨利潤將是-22.84億元。

資料顯示,位於湖南省株洲市清水塘地區的株冶集團擁有5千多名職工,2014年被列為中國第一批城區老工業區改造試點,區域內的生產用地將由株洲市政府依法收回,目前已關停企業148家,另在區域內與公司高度關聯的4家中小企業生產線也要在2018年年底前關停、搬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