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到處儘逢歡洽事,滿眼早前和幾位朋友又去吃海鮮蒸鍋,將生猛的魚蝦蟹貝放在鍋內慢慢蒸熟,種種甜美的海鮮汁液,由鍋內蒸格滴落下面的粥底。既可品嚐海鮮清蒸的原味,又可享受魚鮮汁液的精華,雙重享受,的確令人大飽口福。而不同的物種,需要長短不一的蒸煮時間,3分、6分、12分、或16分鐘等等各種不同的烹煮過程,食客更可在透明的玻璃鍋蓋,見證不同物種由生到死的形體變化。看著新鮮,其實不是理應心酸嗎?

生猛活跳的鮮蝦,受熱氣蒸騰,痛苦奮力地彈撞鍋蓋,漸漸由淺灰透明活跳彈動的蝦身,變成鮮艷嫩紅靜躺彎曲的蝦體,眼睛黑黑硬硬的瞪著,蝦鬚與蝦腳,由生變死,再也無力為生命作出任何撥動。而緊緊密閉的海貝,縱有硬朗密封的堅甲,投入烹煮地獄,最後還是要慢慢張開,露出一身白體,一泓水液,軟躺於盔甲之內。鮑魚本來有很強的黏附能力,貼在碟上,需要費一番力氣才能把牠撬落鍋中,可能小生命知道大限已到,用盡黏附能力也不願被撬離碟上。可惜人鮑強弱懸殊,弱小生靈,即使費盡力氣,如何敵得過此時此刻的生命操控者?最後還是在蒸氣熱燙裏,鬆開攀附,承受釜鑊的命運安排!

朋友一向喜歡吃海鮮,有天忽然對我說:「以後大家不如少吃這種蒸鍋,上次一班朋友吃時,我努力地把鮑魚撬離碟上放入汽鍋,那種感覺,就像把一個人送入水深火熱之中!回到家後,我和太太說以後儘量避免這種飲食形式,她居然說看到鮑魚及蝦的情形,有同感,明白。」我說:「你兩公婆真的心有靈犀,在口福之外,能保存一點慈悲之心,請繼續!」

朋友說:「由透明的玻璃鍋蓋,看著不同的小生命生死掙扎,其實就像是社會的縮影。我們幸運地成為食家,擁有小生物的支配權,能隨意把它們放入鍋中,成為自己的食物。而在這世界,有些人擁有對別人的支配權,也可隨意把別人投入人間地獄,使他們一生受苦、無法超生。坦白講,為了口腹之慾,對這些小生命所做成的痛苦,自己於心不忍。試想自己在鍋內蒸騰而死,又會如何?而人為了各種私慾利益,對別人造成種種苦痛,卻生不出任何憐憫之情或惻隱之心,我真不希望我們的世界會如此冷漠,更不懂推己及人並將心比己。所以打算由這些小生命做起,改變對待牠們的形式,即使在生死輪迴必經的釜鑊命運,也不要讓牠們多受額外痛苦。自己嘗試改變,也希望這種微少的蝴蝶效應,能擴而充之,為世界帶來一點慈悲轉變。我知道自己有點幼稚,就幼稚一下吧。」

大家來到這娑婆世界,可能已體認或尚未了解「觀受是苦」,能解除眾生的苦楚,怎會幼稚?正因我們的社會連這點小慈悲也日漸失去,才會造就一件件越來越大的禍事。沒有信仰,沒有慈悲之心,人便會胡作非為。待人處事能夠將心比己,某些事還會做嗎?由新鮮到死鮮,由好人到壞人,分鐘年月的過程轉變,苦難蒸烹的人生體悟,有機會可撥動生命,就別輕輕放過,由新鮮到死鮮,也只是瞬間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