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鎮巴一級殘疾人何代銀和父母歷盡艱辛來到山西汾陽法院,請求法院執行「僱主賠付拖欠5年的工傷賠償金」的判決,法官卻說對方沒錢不能執行。何代銀說沒有這筆救命錢,無法活命,在絕望的等待中,他留下了遺書。

何代銀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到汾陽至今已近一個月,仍沒等到結果,「外面天氣現在已經很冷了,生活津貼也沒有,每天只能吃最便宜的一點麵條,老人家都拖瘦了。」他說現在無助地躺在山西汾陽市人民醫院裏,「父母親都快80(歲)了,他們去了法院也進不去,現在只能被動地在這個地方等消息。」

何代銀2005年在山西煤窯上班時,因工致殘全身癱瘓,山西呂梁汾陽法院2013年8月判決僱主張榜銀和田明茂賠償,但拖延多年此判決卻得不到完全執行。因家裏是低保無依無靠,何代銀只能靠近80歲的老母親餵飯翻身,無專人護理,身上多處生褥瘡,危及生命。

何代銀說,近日老人已經無法支撐了,所以全家決定到汾陽市政府求助。「這是法院判的,肯定是應該要執行。現在還差50%,有56萬多沒有執行,執行了我回家才可以請個護理人。」

11月8日,何代銀由年邁的雙親拖著來到汾陽市政府,希望汾陽市委領導督促法院儘快執行這筆賠償,他說當時汾陽市政府沒人管這個事,始終也見不到相關領導和接待的人。直到他在社交媒體上留言才引起關注。

何代銀說市委出面協調,「第一是要求法院儘快執行,第二是給生活津貼,讓我們在這邊也有個保障性。」「我爹他們答應了,也寫了個申請,上去市長也簽了字,所以他們把我弄來醫院。但是來到醫院,他們就不給生活津貼了。」

至於法院部份,何代銀說,「法院去了那個門衛也不讓進去,上次去送強制執行書,他們都不讓進去,後來還是煤炭工業局打電話,說明了情況,他們才自己下來拿的。」

11月23日,汾陽法院來了幾位法官,告訴何代銀說對方沒錢不能執行,要他們回家。何代銀說,「我沒這筆錢回去怎麼生活呢?回去也是死,當時感到非常絕望,心情太難受了!因為實在堅持不下去了!」

何代銀跟法官說,賠償執行不過來,死都不回去,他也在微信裏給朋友發了遺書,「如果真的發生意外了,希望他們能知道我的情況。」

何代銀說,這筆執行款相當於救命錢,「我全身動不了,身上又有褥瘡,肯定是要治療,是非要那個錢才能活下去的。」但目前情況並不樂觀,「他們也沒來跟我們說到底行動沒有,也不知道現在甚麼樣的發展,因為法院也不主動跟我們說。」

何代銀提到目前生活的困境,「一天3個人就要花一百多,飯菜只是一些鹽味,油也沒有,耽誤久了我們,身體肯定是撐不下來。」他迫切希望這筆賠償趕快執行,「還沒執行前,申請的生活救助也能夠下來,生活上至少有個保障,希望媒體能幫我呼籲一下。」

「執法為民」走形式

何代銀討救命錢事件在社交媒體上引起關注,許多網民紛紛留言,指責汾陽法院不作為,讓殘疾老百姓受盡凌辱:

「天天都在呼籲解決執行難,山西汾陽法院,陝西殘疾人一起案子,判決數年了得不到執行,逼得當事人來到了山西汾陽快一個月了,汾陽市政府怎麼還沒重視起來呀?」

「每個法院包括公檢法都有一句話,『執法為民』,這個案子比任何案子都特殊,汾陽法院你們真的是執法為民了嗎?不要讓受害者再次受到傷害。」

「受害人都登上了汾陽法院,若汾陽法院還是包庇老賴(礦主)了,那真是司法太腐敗了!」

「最高法提出2018年是解決執行難決勝之年,但是汾陽法院偏偏不這樣執行,一個案子一拖再拖,最終還想不了了之。」

「汾陽法院始終說對方沒財產,讓這個癱瘓患者回家,把這個案子列入『執行不能』範圍,這個案子怎麼能列入『執行不能』,它不是普通民事事故。」

「是誰在當老賴的保護傘?」「一個煤礦老闆,窮得沒錢,傻子也不信呢,這明顯是汾陽法院的問題,口口聲聲你們努力了,都用形式主義形式方式,再努力有用嗎?」

「法院那些官人不作為,害得殘疾人沒了活路!」

陝西鎮巴一級殘疾人何代銀請求法院執行「僱主賠付拖欠5年的工傷賠償金」的判決。(影片截圖)
陝西鎮巴一級殘疾人何代銀請求法院執行「僱主賠付拖欠5年的工傷賠償金」的判決。(影片截圖)

法律人士質疑汾陽市政府扣押補償費

署名「法制新聞人」的法律人士則在微博公開投訴信中指,案件得不到執行,根本原因是汾陽市政府扣押了國家對礦主關閉煤礦的補償款。

文中說:「原來是汾陽市政府關於對該市石莊鎮數所煤礦安全整頓關閉通知,並承諾每個煤礦關閉後給不同的補償。但汾陽市政府扣押國家對小煤礦關閉的補償款,只給了所有關閉的礦主50%的關閉補償費,剩餘50%至今扣押。」

「何代銀案是經過山西三級法院判決礦主負全責,但汾陽政府承諾給付礦主110萬關閉補償款,只給了50%。礦主也因汾陽政府欠款50%,賠償不了受害人的傷殘費以及護理和醫療費用,導致了汾陽法院執行難的問題。」

文中表示,「汾陽市政府一共扣押了九個礦主老闆的50%,一共500多萬。」「此事完全真實,包括汾陽政府亂作為扣押的補償款,都有證據在這裏。」

他指出何代銀只希望拿到自己的補償款,但是汾陽市政府相關領導始終不出面解決,明知道何代銀是個重殘患者,還這樣故意拖延和躲避,讓人感到汾陽市政府的作為太不人道。

對此,有網民留言:

「黑暗的舊社會——腐敗的政府」

「百姓遭難無人理?只有一聲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