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習會後,習近平承諾打擊在中國的芬太尼生產及出口,不過,有消息傳出,中共當局有意用芬太尼做籌碼,逼迫加拿大在外交政策上讓步。

為了躲避美國明年1月1日起將2,000億中國商品的10%懲罰性關稅提高到25%,中方提出了4項措施,其中包括打擊芬太尼毒品。

不過,據環球新聞報道,熟悉內情的人士稱,加拿大當局對中共當局在芬太尼問題上無所作為感到很沮喪,而且,這種沮喪情緒正在增加。一名了解國際警務的消息人士說:「這是目前外交上一個非常燙手的問題」。

背後的原因被認為是,中共希望通過芬太尼迫使加拿大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做出讓步。

來自中國的芬太尼因為毒性強大,在加拿大造成人服用過量死亡的個案在快速攀升,在卑詩省已經達到災難性的程度,2017年該省因非法藥品死亡的人數,是2015年的3倍。

中共想在加拿大建警察聯絡處

按環球新聞獲得的內部消息,中共當局想在溫哥華派駐警方聯絡人,以便追查在中國涉嫌腐敗的嫌疑人和金融逃犯。這要求已被加拿大外交部拒絕,理由是國家安全問題,因為這些警方聯絡人可能一直為中共國家安全部工作。已經有些個案證實了這種情況。

雖然,加拿大政府稱過去幾個月加中已經在合作打擊芬太尼販賣,不過,總理杜魯多回復環球新聞時也表示:「還需要做更多。我們認識到這是一場在加拿大持續的危機,而且確實越來越糟 。」

一名不能透露姓名的消息來源說,加中之間的博弈正在進行中,中共政府在要求加拿大滿足他們的要求。消息來源預測:「芬太尼進入加拿大的情況會變得更糟」。

環球新聞報道稱,加拿大外交部沒對這糾紛作出解釋,他們去詢問中共政府駐加拿大大使館及駐溫哥華的領事館,都沒能得到答覆。加拿大對中共當局開始增加防範,可能是因為五眼(Five Eyes)成員國之間最近增加了有關中共涉嫌滲透外國政府、投資和間諜活動的信息分享。

聯邦保守黨外交評論議員奧圖爾(Erin O'Toole)的說法是:「中共政府在拖延調查和關閉位於中國大陸的(毒品)生產設施,這令人深感憂慮。 我們應該把這問題提升到最高水平。」

奧圖爾認為,這是一個生命攸關的問題,不應該有任何外交交換條件。

芬太尼充當「武器角色」

芬太尼可能帶來的暴利吸引了犯罪。2017年,卑詩省最高法院在一項裁決中稱,販毒者可以將價值7萬元的一公斤海洛英,與價值12,500元的芬太尼混合,變成100公斤價值700萬元的毒品。

芬太尼的特點是起效迅速,作用時間短,效力比海洛英強50倍,只要幾粒沙粒大小的毒品就可致命。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估計,僅2016年,就有6.4萬美國人死於毒品過量,其中2萬人因攝入芬太尼死亡。美國的芬太尼絕大部份源自中國。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2017年2月曾發佈一份題為「芬太尼:中國對美國的致命出口」的研究報告。有專家指出,芬太尼充當著「武器角色」,由於其殺傷力強,已經被作為「化學武器」來研究。

BBC在2016年10月的一篇報道中,披露了中國多家公司公開出口超強效毒品卡芬太尼(carfentanil),其效力是芬太尼的100倍。美國官員一直在敦促中共政府對芬太尼採取更強硬立場,但似乎並無成效。

現在,中共當局是答應了美國政府,要管制芬太尼。加拿大能否因此解決芬太尼危機,還需要走著看。

前渥太華警察總長、聯邦參議員懷特(Vern White)認為,如果中共不採取行動阻止芬太尼從中國流向加拿大,加拿大應採取懲罰性的貿易行動。進入了加拿大的芬太尼也會流入美國,加拿大需要考慮這可能性。

懷特說,他在美國的同事告訴他,他們擔心來自中國的芬太尼從加拿大卑詩省流入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