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女兒就讀香港的醫學院,尚未畢業,朋友便擔心女兒將來的出路,甚至已經憧憬未來能否進駐中環的甲級醫生大樓,能夠成為名醫,名利雙收。回想差不多18年前,太太經一位富貴朋友的介紹,到中環一間出名的醫生大廈,進行普通的婦科檢查。她銀包內有5,000多元,看完那位女醫生,做了一個普通的檢查,並無使用任何藥物,竟然要致電給我,帶錢過來找檢查費。起初以為有甚麼大事,要收如此高昂的費用,其後才得知,這只是那位名醫的普通收費,最後買單8,000多元,印象深刻!

另一位朋友的女兒,最近發現胰臟有小腫粒,到中環名醫大樓求診,他問我:「估不估到診症費幾錢1分鐘?」我說:「以現在月球醫生,星球醫生的收費,無膽估。」他說:「平均要$ 200元1分鐘,所以見醫生要長話短說,而女兒的手術費,就大概要40萬。」我說:「香港人唔係得閒死唔得閒病,而係冇錢就千祈唔好病!某些醫生,真的可以醫病人醫到他們傾家蕩產。」另一位朋友說:「現在的醫療體系,及個別的醫生,真的會謀財害命!叫你開刀,未必因應病情及病人的情況去考慮,只不過有刀要用,便可以收更高的醫療費。如果你買了保險,就更加可以配合他們的屠宰計劃,幫助他們成為月球人或星球人。」

上年我的表哥,患上胰臟癌,聽從一位有「前瞻」的醫療顧問,用百多萬元打兩支「聲稱」可以治療其病的特別針。可惜打了第一支,便已經不幸離世,另一支付了錢仍未打的針,卻不能退款給他的家人。對於一個患了不治之症,落難於生死邊緣的病人,還要費盡心思給他們不可能的希望,妄圖賺盡病人最後一分錢。這些「高人」將來不知有甚麼果報?但很奇怪,今次那位介紹我表哥打針的人,在表哥身後不久,他亦同樣突然逝世。似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今次巧合成立。

另一位朋友最近跌斷腿骨入了私家醫院,做完手術後,還要住院一段時期。我問這位有錢人,每天大概要多少醫療費用?他說:「萬零蚊一天啦,今次真的要休養,手術費加住院,預計要洗幾十萬,但可以專心睇馬。」看到他床上馬經及床頭電視播放的賽馬賠率,便講笑說:「比心機,馬會或者會為你代支醫療費。」這個世界有不少富豪,他們性命矜貴,自然不介意高昂的醫療費用,如此,便造就了一群醫術精湛的星球或月球醫生,特別為他們服務。有時心想,高昂的醫療費用,是否有違醫生救人治病的宗旨?生老病死是大眾必經的階段,如果人有病,本來是有醫生可以醫治,但病人冇錢,請不起有本事的醫生去醫,這樣,是病人的錯?社會的錯?醫生的錯?還是錢幣的錯?

而最近又有所謂「基因編輯嬰兒」面世,世上的醫護精英,他們靈魂心內的醫療守則及道德界限,究竟放在哪個角落?過去地球人的「醫者父母心」,在現今世界已買少見少,換來一個個月球人、星球人以至外星異形。大家不止玩弄別人,玩弄自己,更玩弄大道主宰。聰明精英沒有道德規範、信仰良心,將會為這社會帶來甚麼?所以心內非常敬佩有愛心、有醫德的醫護人員,如果行醫只為做外星人,相信最好為這些族群,重新進行基因編輯,儘早送他們一程,返回自己的星球。人間世,就留給有信仰良心的地球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