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20國集團峰會馬上就開始了,因為美中兩國領導人都參加這個會議,並且將舉行雙邊會晤,所以人們都給予了一定的關注。

特朗普再強調美國底線

昨天(11月26日),特朗普在接受《華爾街日報》的採訪中表示,他「極不可能」接受北京推遲提高關稅的要求,預計會推進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點擊下載影片

他說唯一可能的協議是,中國必須向來自美國的競爭者開放自己的市場。如果和習近平不能達成協議,將會對另外價值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稅率將是10%或25%。特朗普強調在貿易上,中方必須公平對待美國。

特朗普在「習特會」前夕說這番話,反映出美方對這次首腦會晤的重視。外界認為這也是向北京施壓,告訴北京,「公平對待美國」是美國的「底線」,如果不能滿足,下一步就將加徵關稅。

中方曝底線 期待「停火」

不過比較而言,中方對「習特會」的重視程度可能更高。在中共官員看來,「習特會」的關鍵成果就是說服美國推遲提高關稅,這也是「當務之急」。

中方還希望美國能放棄其它的關稅行動,並且取消已經對中國鋼鋁產品徵收的懲罰性關稅。不過《華爾街日報》引述特朗普的話表示,「美國不太可能同意」。

同一天,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也接受了《華爾街日報》的採訪,他表示期待美中首腦會晤推動雙方在經貿等領域的進展。其預期的會談成果是達成指導性的框架協議,但在美方關切的知識產權問題,包括強制技術轉讓方面中方將堅持一概否認的立場。

大家知道,崔天凱曾多次指責美國沒有貿易談判的誠意。外界認為他的這番話,反映了中共的真實想法,急切希望「習特會」達成「停火」協議。另外他的這個表態,可能意外地透露了中共的貿易戰「底牌」。

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指出,「崔天凱的回答其實透露了中方急切想要暫緩貿易戰,以及達成一錘子買賣的心態。」「他說的前後一致的意思,像是希望美國不再升級貿易衝突、不再繼續推動貿易議程,這顯然不現實。」

糾正中共不公平貿易 全球受益

朱明認為,短期看貿易戰,雙方一些特定部門可能受損。但長期看,可以糾正中共長期的不公平貿易做法,對全球都有好處。如果這個時間暫時停火,對中共來說當然最有利。

但是對美國而言,如果中國(中共)只是同意多購買點美國產品,而拒不改變它的重商保護主義,也不停止補貼超大規模的高科技企業,那就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結果」。

華爾街許多分析人士認為,貿易戰不會對美國經濟增速帶來很大衝擊。因為每年從中國進口的5000億美元商品,僅僅佔美國19萬億美元經濟總量的很小一部份。

相反倒可能促使中國境內的企業縮小生產和投資規模,消費者削減支出。據中共智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估計,如果貿易戰全面爆發,中國明年的GDP可能被拉低1.5個百分點。

前不久中共官方公佈的第三季度GDP增速是6.5%,是近十年的最低增速。中國經濟的惡化已經造成了大量的企業紛紛倒閉,民眾消費降級,經濟進入了寒冬期。如果按照王一鳴的估計,明年的GDP增速降到5%,中國經濟將出現甚麼狀況呢?大陸經濟學家高善文曾說過一句話,「可以洗洗睡了」。

習特會前 北京傳出「讓步」

在美方多次強調下,北京方面似乎意識到了「習特會」的重要性,這可能是美中雙方管控分歧突破臨界點和避免兩國滑向不可避免的「新冷戰」深淵的最佳時機。法廣引述海外中文媒體的消息表示,最近從北京傳出了「讓步」的說法。

文中表示,從官方到民間,中國希望結束美中貿易動盪的感受似乎很迫切,不僅顯現在外交領域,經濟領域更為突出。

其實中共內部對貿易戰的不同聲音時有傳出。前不久,在「第九屆財新峰會」上,中共入世談判代表龍永圖對中方應對貿易戰的策略進行批評。

法廣指出,龍永圖雖然退休,但他的意見觀點仍然具有影響力。隨後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也在同一論壇批評中共政府,「不能把計劃經濟遺留物當成體制優勢加以固守」。

中方需結構性改變

此前路透社報道說,面對中國近些年改革力道停滯不前,不少民營企業紛紛把美中貿易戰看作是中共政府的改革壓力來源,希望因此爭取到更自由的開放市場。文中指出儘管貿易戰沒有給中國民營企業帶來甚麼好處,但不少民營企業家仍然暗自支持特朗普向北京施壓。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認為,此時雙方暴露自己的「底線」,說明貿易戰對雙方來說都是背水一戰,都非常重視這次「習特會」。

橫河指出,「如果美國主要要求達不到的話,這場貿易反擊戰就白打了,而且戰後建起來維持70年的國際秩序就難以為繼。」如果中方不進行結構性調整改變,貿易戰可能過幾年會再來一次。

「儘管美國從來沒有提出中共需要在體制上,或者是在政治結構上做出改變,但這種經濟上的要求實際上直指的就是它的體制。」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