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華盛頓和北京不能在本周阿根廷舉行的20國峰會上全面徹底地解決貿易衝突,那麼人民幣匯率可能繼續下滑,跌破1美元兌7元人民幣的紅線。

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周二(11月27日)報道說,不管是象徵性交易,還是握手協議,都不足以讓金融市場相信中美貿易衝突核心的主要結構性差異問題已經完全解決。所以如果美中不能徹底退出全面貿易衝突,即使短期休戰,G20會晤後也會讓投資者做多美元的多頭頭寸,同時看漲美元、看跌人民幣,人民幣匯率勢必承壓。

澳洲國民銀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的外匯策略師卡特里爾(Rodrigo Catril)表示,他預計美中雙方可能達成「空頭休戰」協定——美國同意暫時停止進一步的關稅行動,雙方同意在未來進行談判、以長期為基點彌合緊張局勢。

國際評級公司惠譽解決方案(Fitch Solutions)表示,雖然不排除中美兩國在G20峰會的會晤上達成「握手協議」,但兩國關係的「任何升溫都可能是短暫的」,因為世界兩大經濟體在關鍵問題上,包括知識產權盜竊、市場准入和對產業實施國家控制上仍相距甚遠。

考慮到最近美國官員的鷹派言論,以及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會晤前發佈了一份關於中共竊取知識產權301調查的最新報告,惠譽警告說,「(會晤)甚至可能都達不到臨時休戰的談判結果」。

澳洲金融集團麥格理(Macquarie)的外匯和匯率策略師Gareth Berry表示,一次峰會就能解決美方所有問題的預期還為時過早,而G20峰會期間的中美首腦雙邊會晤若不能達成協議,將推動美元匯率走得更高。

加州銀行資本市場(CIBC Capital Markets)的宏觀策略師貝內特(Patrick Bennett)則保持樂觀,他表示,「我期待特朗普達成交易——或者更多朝前進,而不是往後退。」

貝內特表示,「總統特朗普已經表達了他的觀點,認為中方在書面回應中有所保留,但我認為最終他們會願意給予更大的市場准入。」

11月16日,特朗普指,北京向美方提交的書面回應,內容包括142項承諾項目,但缺少對四或五項重要要求的回應,所以他不能接受。

《華爾街日報》11月26日刊登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的專訪,透露了中共的貿易戰底牌:希望能在特習會上達成停火協議,其預期的會談成果是達成指導性的框架協議,但在美方關切的知識產權等結構性問題,包括強制技術轉讓方面中方將堅持一概否認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