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哈爾濱律師龐春生投訴,去年12月份,兩個警察帶著5名犯罪嫌疑人破門而入進到他家裏;他示出房產證後,仍遭犯罪嫌疑人暴打,住房也被霸佔至今。他因此多次報警,但警方始終不出警。

龐春生怒訴,法律在大陸有如擦屎紙。

他告訴大紀元記者,犯罪嫌疑人是原房主魏寶國及魏寶國媳婦、小舅子等5人。

2017年12月21日晚約6點,哈市太古派出所警察周維佳、郭雲鵬帶著犯罪嫌疑人魏寶國等5人,拿著菜刀、鐵具、斧頭破門而入進到龐春生家裏,警察沒出示任何法律手續。這時龐春生的媳婦與他僱用的2名工人回來了。龐春生拿出自家房產證出示給警察看。

但魏寶國當著大家的面打電話給當地派出所白所長。龐春生說:「我不認識白所長這個人。但是,魏寶國跟大家說,『白所長讓他(原房主魏寶國)住在這的。』警察就撤離了。我在5個小時裏掛了幾十次110求救,甚至說出人命了,都沒人出警。」

期間,疑犯一直辱罵他。龐春生說:「揚言要殺要剮,持菜刀行兇,砍我媳婦胳膊。之後我媳婦和我姐去派出所報案,警方也拒不出警。半夜,我趴在床上,歹徒從客廳進睡房,騎我身上毆打我,搶去我兩部手機和3千元,還要用開水燙我。」

龐春生被傷至兩根肋骨、三根腰椎骨骨折,腰部需用鐵夾板固定,在醫院住了近一個月,花了醫藥費一萬多人民幣。警方始終沒派人去案發現場。

他說:公安局認為魏寶國不構成犯罪,說是糾紛,就不管霸佔住房這件事;我被毆打住院這構成輕傷給立案了,「就立一個人,把他小舅子給通緝了,說他一個人打的。這個人躲起來了。」

龐姓哈爾濱律師於2017年12月遭前房主等人暴打,傷至兩根肋骨、三根腰椎骨骨折,腰部需用鐵夾板固定。(受害人提供)
龐姓哈爾濱律師於2017年12月遭前房主等人暴打,傷至兩根肋骨、三根腰椎骨骨折,腰部需用鐵夾板固定。(受害人提供)

「我的全部家當都在屋內,就被趕出來了。我愛人嚇得住院,(犯了)嚴重心臟病,我也動彈不了,現在都不能工作了,養傷,腦袋不太好使。」龐春生至今不敢回家,他說,「回去了說我破壞現場怎辦?公安局不出警、不保護我,怎麼回去?我準備告魏寶國。」

龐春生曾上市公安局,市、區紀檢委,北京公安部投訴,但至今沒人管。「公安局太黑暗了,就是對人權這麼踐踏,這還是法治國家嗎?這法律簡直是擦屁股紙。唉!這種事跟人說,好多人都不信。外界可能不了解大陸,真是警匪一家。」

2000年底,龐春生向房東魏寶國購買租住的房子,說好房價25萬人民幣。魏寶國收了5萬人民幣之後從此失蹤;期間,魏寶國欠銀行的貸款19萬,龐春生幫付了13萬。但房子產權未過戶,故餘款他就沒付。但他一直沒有搬離。

2011年,魏寶國出現,欲毀約,卻不肯退錢。龐春生說:「沒辦法逼著我們打官司,起訴他。訴訟期間法院把房子給查封了。2014年判決下來。2016年房證就辦成我愛人的名下,法院執行了。交給法院17萬。」

2017年12月中旬,龐春生欲搬進房子,打算裝修,沒多久,就發生了被暴打、被趕出房子的事。

他還說:「不像在國外律師很吃香,中國的律師都是聽命於公檢法的,權力被壓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