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稅務總局發通知稱支持民營經濟,通知要求稅務局既穩定社保繳費方式、又促進民企減稅降負。這種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除了戳破中共對民企的政策「畫皮」外,也再次揭開了中國社保系統的傷疤。而中共社保高層自爆現有體系不可持續的最新講話,更加重了中國人老無所養的擔心。

11月16日中共稅務總局發佈關於實施進一步支持和服務民營經濟發展的若干措施稱,要落實稅收優惠,對民企以前社保欠費一律不得自行組織開展集中清繳。

給民企減負?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只不過,就在稅務總局發佈最新通知之際,全國各地正掀起一場社保徵繳風暴。風暴源頭,是今年7、8月間中共推出的社保徵管改革,改革要求2019年1月1日起,社保費由稅務機構統一徵收。

「你不補繳社保,嚴厲打擊到你無處可逃。」黑龍江追繳社保的紅頭文件裏的措辭,一時之間成了無數民營企業的真實寫照。

全國各地稅務機關申請執行社保費的裁定文書,已經在裁判文書數據庫中大批量出現,不少企業涉及金額都達上百萬。地區包括安徽、河南、江蘇、湖北、四川等。

學術界認為社保徵管改革將增加企業稅費成本,降低個人可支配收入,進而加劇實體經濟困難甚至導致明年出現裁員潮。

據國泰君安研究團隊測算,社保改由稅務局徵收後,中國企業(主要是民企)和個人,每年至少要補繳2萬億元,其中企業分擔1.5萬億。

也就是說,即使各地稅務局真的不再自行追繳社保欠費,僅僅只是穩定社保繳費方式,中國企業每年都會至少增加1.5萬億元的負擔。給民企減稅降負,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實際上,稅務總局通知全文26條措施中,除了一條落實優惠的口號、一條穩定社保繳費方式的要求、以及一條「積極研究」給民企減稅的建議外,其它23條全是方便民企繳稅、而非減稅的內容。

中共最新稅務通知雖然不會給民企降低稅負,但卻揭開了中國的社保「黑洞」,即中共無論如何加重對民企和個人的壓搾,繳費收入也填不滿社保資金缺口的黑洞。

中共社保高層自爆:社保不可持續

11月18日中共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在財新峰會上自爆,現有社保體系不可持續。

中國社保體系嚴重依賴財政補貼。據中共財政部數據,2017年各級財政補貼社保1.2萬億元。過去5年中,社保基金收支雖有結餘,但當年結餘都遠少於同期的財政補貼,換言之,社保一直是虧空,依賴財政補貼來彌補。樓繼偉認為補貼還會較快增長。

在當前經濟下行的背景下,不但企業不堪社保重負,中共財力也日漸拮据,再無力將社保體系撐下去,例如2017年對養老保險的財政補貼就首次未完成預算。

然而中國的社保痼疾,病因本就是中共體制。

中國的社保難題,其實就是收支嚴重不對等:現在交社保的人,不但要給自己交,還要給以前沒有交社保但現在要領社保的人交(養老金隱形債務),並負擔中共龐大官僚系統待遇更高的社保開支(養老金雙軌制)。

結果,雖然中國的社保繳費率(40%)比多數發達國家都要高出一倍,但養老金黑洞越來越大,養老保險收入連現在的退休人群都養不活。老無所養,並非危言。

中國養老金「黑洞」成無解難題

中國社保問題主要體現在養老金上。97年改革後,中國養老保險由現收現付制,轉變為「統帳結合」(社會統籌與個人帳戶)的部份積累制。現收現付制,是用正在工作的一代人的繳費,來支付已經退休的一代人的養老金。

企業為職工繳納的養老金部份(繳費基數的20%)進入統籌帳戶,由政府用於發放當期養老金。個人繳納的部份(基數8%),計入個人帳戶,用作積累。

政府發放當期養老金的錢不夠,就直接挪用個人帳戶中的錢,形成了所謂的「空帳」。這個「空帳」實際上就是養老金隱形債務,後者指在轉制中,沒有繳納(或繳足)養老保險的職工將要按照新制度領取養老金,所形成的債務。

根據《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6》,2015年中國養老保險個人帳戶「空帳」已達4.7萬億元。

但相較於個人帳戶,社會統籌帳戶中的隱形債務,才怵目驚心。

據中國社科院2014年研究測算,2012年社會統籌帳戶隱形債務高達83.6萬億元,個人帳戶空帳2.6萬億。研究指,「如此龐大的隱形債務,並不會立即造成當期財務的嚴重赤字,但會逐漸反映在未來的財務帳戶上。」

近年來個人帳戶「空帳」及財政補貼的快速增長,就是龐大的隱形債務正在撕大養老保險的收支缺口。

數十萬億的養老金隱形債務,是中共無力填補的資金黑洞,人口老齡化更加速了危機爆發。一方面是養老保險嚴重入不敷出,普通民眾面臨老無所養的灰暗未來;另一方面,企業社保負擔越來越重,民企面臨亟需減負的嚴峻現實。

面對這近似無解的難題,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等體制內專家建議擴大社保資金來源,劃轉國資,做實養老保險個人帳戶。

中共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最近提出,中國社保繳費率肯定偏高,應大力推進國資充實社保。他表示,國務院2017年決定劃轉10%國有資本到社保,但還不夠;要把社保繳費率從現在的40%降到20%,需要劃轉15萬億、約30%國有資本。不過許善達承認,即使是劃轉10%都非常困難,「這樣一個改革難度是很大」。

加大社保繳費,企業無力負擔;劃轉國資充社保,改革難度又太大。在中共體制下,中國養老金「黑洞」是無解的難題。